十月 (2016年06期)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中国著名综合性文学双月刊,8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文学杂志。以不断推出新人佳作为特色﹐注重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可读性﹐长于叙事文学,兼及其它文体作品,曾以文学方式触及中国的深层生活,深受读者欢迎。
电子价:¥5.90  原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卷首语
一对儿家庭背景有云泥之别的年轻人,如何消弭差距,去经营他们的爱情?成长环境迥乎不同的两代知识分子,是否能够克服历史语境的障碍,沟通彼此坦陈心声?当被商品所裹挟,被如潮般的碎片化信息分割、淹没,人们是否仍能 窥测自己的内心深处?《归息》为我们...
中篇小说丨归息
“心之忧矣,於我归息。” ——《诗经·曹风·蜉蝣》 我从不相信梦,可梦总是让我困惑。我曾在毫无预感的情况下梦见和管苧热烈接吻,没想到第二天就梦想成真了。恋爱中的人们梦见接吻完全可以认为是潜意识的投射,可诡异的是,我在梦里...
中篇小说丨一树荒原
山风越来越像一只眼睛,噙着湿润的东西,随时会淌下来。吉木尔甲迎着风,伸手到头顶晃晃,像是给那只眼睛抹泪。太阳跃出地面后,他佝了背,甲虫一般缓缓把自己搬运到靠村路的石墙边,一边翕动鼻翼,一边念叨着太阳快把自己晃瞎了,那样就只能像狗一样靠鼻子过...
中篇小说丨抄表记
陈 胖 我的梦里,出现一扇扇门。我推着推着,眼泪就下来了。不能迷失在街巷里,我还年轻,刚刚有一份工作,可以摆脱家族,有能力独立生存。窄小弄堂弯成一条蛇,缠绕到我脚上、脖子上,我想摆脱,却又一次走入迷宫。 带我的师傅有好几个。他们都抽烟。比起...
中篇小说丨包工头余从众之死
包工头余从众是个农民。余从众1968年出生在湖北省武昌县余家大湾。武昌县后划归武汉市管辖,现在叫武汉市江夏区,但余家大湾紧邻嘉鱼,离武汉市很远,这是个富不起来的乡村。这里的农民靠种田为生,住的还是土砖瓦房,而余从众家的土砖房已很破烂了。 余...
短篇小说丨火车站广场一笑
1 我姥爷家姓谢。我小姨名叫谢海棠。早在小姨两岁的时候,我姥姥就去世了,小姨跟着我姥爷长大。 小姨长得小巧,皮肤白,眼睛细。除此之外,小姨和别人还有些不一样,比如,她爱哭,一直到年老了,还动不动就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她镶着一颗金牙,说话时...
短篇小说丨界碑
1 小学四年级之后,我们村没有五年级,我只好到北边的直隶村去念书,跟我一起去的,还有我们村的黑五和二海。每天早上,天还黑蒙蒙的,二海在胡同里喊我一声,我来不及吃饭,抓一个窝窝头,便匆忙跑了出去,我们两个再到村西去找黑五,到他家门口,喊一声,...
短篇小说丨蓝色脑膜炎
1 自打墙角那树泡桐开花起,雨天便统治了这一带。潮湿的雾水终日在河面萦绕。也许更远的陌生之地没有雨。她能想到最远的地方就是二十里地远的尖庄镇。那里有汽车通往更远的地方:县城或者省城。但这些超出她想象之外。眼下,她只能将想象定格在尖庄。那里有...
短篇小说丨永远的大青骡
直到写完,我也不知道这个平淡无奇的故事是讲人和生灵的关系还是人与人的关系,我甚至不敢肯定,这是一个故事的结尾,还是开始。 ——作者笔记 那年夏天中学放假,我从旗里回到乡下,家里人说徐有福昨天去世了。我心里沉了一下,撂下行李就往他家去了。 徐...
小说新干线丨行走在城乡之间
我先认识格尼,然后读她的小说。第一次读,便诧异于她的文字和人,风格迥然。记得那篇作品叫《上山》,发在《山花》杂志,行文大刀阔斧,很有些莽汉的味道;而格尼却是个文静女子,披一头长发,人也如长发般安静,即使朋友聚会,也不怎么说话,喜欢亮了眼倾听...
小说新干线丨小说带我去远方
老家在内蒙古和黑龙江交界的地方,视野辽阔,看得最远的那座山,骑自行车要八九个小时才能到达。那是我在家乡到达的最远的地方。后来穿过大半个中国,来到更远的川东北区域城市,但住在城里看不见远方。久居以后,生我养我的故土则成为远方,我总是禁不住遥想...
小说新干线丨啃春
马兰店人遇到不合群的,会概括成一个字:特。这个字放在明处,基本是玩笑话。说你怎么那么特呢,意思是和常人两样,无谓好坏。但是,出现在背地里,就不大好。说那人很特,是包含着反感的,不讨人喜欢的。就像屯前那片茫茫雪原,极其白,纯,平坦,统一,中间...
小说新干线丨末日黄花
1 那张桌子,我们叫“菊花台”,这和颜小菊有关。 桌子摆在红灯笼餐馆门口,只要没客人,颜小菊就坐在那里。她低垂着头,手里一直干活儿,剥蒜,择菜,剪干辣椒。哪怕我们忙得脚不沾地,她也干这些活儿。她还是很不好意思,不管谁看她,还是她看谁,脸都要...
思想者说丨唐诗的读法
南宋辛弃疾《西江月·遣兴》词中句:“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该词句化用的是《孟子·尽心下》中著名的说法:“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孟子表达出一种“今人”面对“当下”时超拔前人,不完全以前人怎么说为标准的实践态...
散文丨在秋天的分水岭上
1 办公桌上一页一页撕掉的这本台历像树木落叶,告诉我,秋分了。 二十四节气中,秋分是第十六个节气。之前: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之后: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
散文丨香杉瓦舍六号浦
一 我的故乡袁浦,又叫钱塘沙上,大唐年间,沙泥堆积,元末明初,露出头来,是由千百个钱塘小洲连成的一个美丽群落。 水鸟将此地作了憩息天堂,飞起落下,原生的鱼虾鳖蟹,随这浪遏沙洲,坦露平沙,水去时,带腿的急速跑窜开去,鱼虾不及避,上了岸,慌了神...
散文丨东瓯三记
温州古名东瓯,《山海经·海内南经》说“瓯居海中”。这片被《山海经》收录的古老土地,最先浮出海平面的,就是大罗山。 我沿着卧龙路到山中去。 罗峰村 罗峰村是大罗山巅的石头村,有500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个出产岩石和石匠闻名的村庄。五美...
散文丨无与伦比的世界
一 2011年6月,上午,米林县派镇,天气良好。蓝天的边缘浮着几朵心不在焉的云。一辆中型面包车像一只甲壳虫,在雅鲁藏布江边努力地向前。这是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入口,里面,是一个在全球生物圈广受关注的神奇世界。 完全没有人意识到这个看似普通的上午...
散文丨无与伦比的世界
一 2011年6月,上午,米林县派镇,天气良好。蓝天的边缘浮着几朵心不在焉的云。一辆中型面包车像一只甲壳虫,在雅鲁藏布江边努力地向前。这是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入口,里面,是一个在全球生物圈广受关注的神奇世界。 完全没有人意识到这个看似普通的上午...
诗歌丨不朽者
吉狄马加 序诗: 黑夜里我是北斗七星, 白天又回到了部族的土地。 幸运让我抓住了燃烧的松明, 你看我把生和死都已照亮。 1 我握住了语言的盐, 犹如触电。 2 群山的合唱不是一切。 一把竹质的口弦, 在黑暗中低吟。 3 我没有抓住传统, 在...
诗歌丨像谈论爱一样
像谈论爱一样 我们谈论死亡吧 像谈论爱一样 这是十月的一天 我们吃甜瓜吃刺莓果 蝴蝶身上有暗淡的金色 珍珠鸟的羽毛闪烁着光芒 我们彼此温存 想象尖叫声中的死亡 无穷的黑夜接替白昼 落日走进了最温暖的一块石头 世界长满了浅黄色的苔藓 荒凉之城...
诗歌丨我的黑骏马要回家
等待日出的草原 草原收起最后一盏灯 神祗把门缓缓打开 世界沉浸于巨大的寂静中 马匹的内心只剩一颗露珠 地平线上轮廓黝暗 几个纵马少年 一如黑鸟的影子在旧时光上掠过 人世的围栏长满记忆的青苔 马群在这边 我在那边 白帐篷升起了笫一缕炊烟 羊咩...
诗歌丨梅岭诗会
浈 江 大 解 浈江太平稳,你想让它波涛翻滚, 那简直是做梦。 你就是一刀劈了它,也不可能奔腾。 你以为它睡着了,实际上, 它在流动。 就不能快一点吗? 在蜗牛到家以前,是否可以, 让一片树叶提前漂入黄昏? 浈江有它自己的性格,它认为, 快...
订阅全年
十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3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您的当前余额:234.01

确定购买 十月2016年06期

杂志价格 ¥5.90

余额不足

您的当前余额:0.01

您的余额不足,现在去充值?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