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排行榜
封面聚焦
  • 河南农民捐菜助山西
    近日,山西遭遇连续降雨和洪涝灾害。全国人民心系山西,几个月前经历了暴雨灾害和全国驰援的河南人也不例外。10月11日,河南新乡卫辉农民李保民捐出自家种的1万多斤萝卜白菜。他说:“受灾的心情我感同身受,这点菜不算什么!” 网友热议 ①  “朴实的老乡,真挚的情谊,山西加油!” ②“河南也刚受过灾,有些地方的庄稼基本颗粒無收,农民还捐出物资,真中!” ③“一方有难,八方

    新城需要TOD
    成都龙潭寺东站TOD项目意境图 城市之所以具有无穷魅力,在于人与人之间无限联结的可能。其中,交通作为主动脉缩短了城与城之间的距离,聚焦到一座城,它也如毛细血管一样将人城紧密串联。 对生活在郊区的人来讲,轨道交通是最佳的出行方式。“轨道交通的科学布局对新城建设的成功至关重要。”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陆化普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新增城际铁路和市域(郊)铁路

    新城需要TOD
    建设升级 各宜其宜
    上海青浦新城青浦博物馆 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背景下,应如何重新认知郊区新城?产城融合、职住平衡、生态宜居、交通便利的郊区新城怎么建设?近日,就郊区新城相关问题,《瞭望东方周刊》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研究室主任刘云中。 郊区与新城相辅相成 《瞭望东方周刊》:城市郊区如何定义?新城又如何定义? 刘云中: 我国在城市规划的实践中通常将郊区理解为市区除

    建设升级 各宜其宜
    遏制“两高”项目上马冲动
    遏制地方“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冲动,正成为当前节能和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当务之急。 所谓“两高”项目,指的是高耗能、高排放项目,主要包括钢铁、煤炭、铸造、水泥、电解铝等。 日前,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简称方案)提出,坚决管控高耗能高排放项目。 “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的根本在于对‘两高’项目审批保持高压态势,同时提高违反审批程序、超越审批权限等行

    遏制“两高”项目上马冲动
    恒大的“至暗时刻”
    恒大集团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由于背负的债务已超过其偿还能力,近几个月来该公司不得不奋力挣扎。 理财公司爆雷、商票无法兑现、楼盘停工、员工离职……这家巨无霸房企陷入了风雨飘摇,似乎随时都会坍塌。 1.97万亿元,这是恒大集团公告中写明的债务金额。 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很忙:一天之内连走深圳、广州、北京三地,连夜召开专题会、签署军令状大会,发布公开信,安抚投资者……

    恒大的“至暗时刻”
  • 洋记者们的灵魂拷问:讲真话VS“黑”中国
    《上海日报》专栏作家安柏然。 “我完全被震撼了!” 當新西兰小伙子安迪·博勒姆第一次来到中国,之前的想象很多被推翻了,“与东南亚其他城市相比,南宁是一个充满活力、美丽干净的城市,这与我想象中脏乱、落后和危险的中国,完全是两码事。” 2009年夏天,安迪从越南河内坐上通往中国的大巴车。“对当时的我来说,中国是一个特别陌生、难以接近的地方。”在中越边境海关,当看到值守的中国边防军人时,安迪

    谁能延续默克尔的成功?
    自2005年默克尔首次当选总理这16年来,德国大选(联邦议会选举)第一次出现“没有赢家”的选举日。默克尔联合政府的副手、社民党领导人肖尔茨率领本党拿下206个议会席位,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领衔的联盟党紧随其后,获得196个席位,左翼的绿党和右翼的自由民主党分别获得118席和92席。 本届德国议会规模为史上最大,共735席,组阁门槛为368席。因而,联盟党的失败并不明显,仍有领衔绿党、自由民主党

    谁能延续默克尔的成功?
    疫苗接种,无人是孤岛
    2021年6月5日,新疆克州,市民在体育馆接种新冠疫苗 打不打疫苗?表面上,这是个关乎个人意愿的问题。 但病毒传播从来无视个体差异,它的目标,始终是群体。言外之意,对抗病毒的个体免疫力,也不是一座座孤岛。 当下,疫苗与免疫,关乎着人类集体的健康和安全,成为了普通人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打疫苗的人 6月初,打完第二针新冠疫苗,钱佳很难松一口气,她想起了那首歌谣:天要下多少

    疫苗接种,无人是孤岛
    该给县城的3万房价泼冷水吗?
    杭州市桐廬县 县城,在这个“拼”字崛起的时代,最常被解读为9块9包邮的下沉之地。 它一方面是商界急于攻略的城池,孕育着悄然生长的千万上市之梦,一方面是节奏缓慢的世外桃源,衔接与安放着千千万万中国人的过去和未来。 如今,等到漂泊的“异乡人”再次回到故土,曾经熟悉的土地上,混杂着欲望和方言的楼房,与就像无法治愈的癌细胞一样扩散的过万房价,一起拔地而起。 再细数,仅以中国房价行情

    该给县城的3万房价泼冷水吗?
    为什么说教培行业不应该被团灭?
    在小区里遇到一位邻居,女儿和我家孩子一样小升初,难免谈起日前公布的“双减”政策(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减轻校外培训负担),我开玩笑地问:“你家里是孩子轻松了,还是家长轻松了?” 她叹了口气说:“孩子是轻松了,我们怎么会轻松?那是更烦人了!”因为他们夫妻俩都要上班,老人又都在外地,身体还不好,都帮不上忙,工作日白天又不放心就这么把孩子扔在家里,以往倒是可以丢给校外的托班,但现在教培行业

    为什么说教培行业不应该被团灭?
编辑推荐
最新上架 更多
最新特价 更多
休闲读本 更多
文学文摘 更多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