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7年05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电子价:¥1.6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卷首语丨烟雨赋
从冰天雪地的黑龙江,到四季长夏的海岛,转而又去拥有十万大山的贵州。这马不停蹄的跨年生活虽说极富动感,但毕竟鞍马劳顿,终不免疲劳之感。這一次,是赴江西广丰的铜钹山,吉人天相,竟有小雨陪伴,疲劳顿消也,不亦乐乎。 通常,乐长远足者却不喜欢雨天,...
原创精品丨妻妾成群的王家大院
一 淋了一身的冷雨,走近了广丰十都村的王家大院。看这豪宅,一身北方气度,老大一堆。而那些斗拱飞檐花窗,又融了些个“徽派”和“浙派”,南方的风味。我越看越觉得找不到“北”了。 回眸来时的村中小路,全是小鹅卵石拼的。窄窄的,弯弯的,弯过去就没事...
原创精品丨送钱
今年暑假,既喜又忧。喜的是,工作二十年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忧的是,贷款20万元,对于一个单职工家庭,上有老下有小的,可谓是一个天文数字。 昨晚在电话中,母亲先问了我儿子的情况,当我说“改了不少,小升初除英语外,语文、数学都是90多分”时,她...
原创精品丨广丰的老房子
去江西有些像寻根。 明初,朱元璋血洗湖南之后,我的先祖贺耕九被当政者从江西迁往湖南。到我出生的时候,贺耕九早已由一个人变成一个村子的名字。那时村子里有不少老房子。如今老房子已荡然无存。新砌的房子大都两层楼,直起身子像是要往哪里去。瞧它们的穿...
原创精品丨把心里那盏油灯点亮
在雨声里,水碓声并不清晰。我先是看到了它的样子,静静躺卧在南方冬天依然青绿的田野中,石桥下,芦苇岸边。溪流卷起巨大的水轮,带动碓木和碓锥一起一落,捣在青石臼里,发出“咿——呀——咚——”的声音,混合在细密急促的雨声里,像古琴声在贝多芬《田园...
原创精品丨母亲醉酒
在办公室里整理好年底考核的材料,我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西斜的晚阳透过窗户送进暖暖的光芒,这正是母亲平时做晚饭的时候,因为太阳落山了,父亲就要回来了,该吃晚饭了。 心,猛地疼起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正想着,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是堂弟打...
原创精品丨王家大院:庭院深深,深几许?
微雨的天,车窗外的山,氤氲开来,恰似一幅久远的水墨画。 雨下得有点大了,从村子里穿过,石子铺就的路闪闪发光,如同长满了小小的眼睛。在这样的石子路上行走,会有一种像在童话里行走的感觉,仿佛时时就会有某种奇迹出现似的。路旁都是古院落,斑驳的旧墙...
原创精品丨池塘
当我第一次来到九仙湖畔的金岩寨农庄时,被其景致惊呆了:蓝天白云落入池塘中,有一种天地倒置的恍惚感。 池塘里,鱼跃波漾,既可享受垂钓的乐趣,观赏茂林修竹,又可欣赏赤岩千仞绝壁的峭峻之美。高峻的赤岩满布神秘的洞穴,那洞穴,如一双双幽深的眼睛。当...
广丰笔会专辑丨闲话文昌帝君
他在世间行走,有时候是有肉身的,有时候没有。有肉身时,他显化人间,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随缘分事王事侯,救国辅政,教化人民;没有肉身时,他是神,是仙,是灵,到处神游巡视,是上天派下来专门掌管生死大权,访善恶之人并惩恶扬善。后来因为他多世是文儒...
广丰笔会专辑丨鬼故事
白花娘 以前,富人为添年增寿,常常捐资做一些善事,比如修桥、铺路、建路亭、办义学、开免费粥馆等等,尤其喜欢修建路亭。 弯弯曲曲崎岖不平的路上有了亭子,行路的、挑担的、抬轿的、卖唱的、算命的、念经的、捉鬼的、要饭的、耍猴的、玩把戏的、推独轮车...
广丰笔会专辑丨草木人生白花岩
1 如果下雨,我一定是广场上众人中最先感知到第一个雨点的人。 上饶广丰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亲近我敏感而干燥的肌肤,让我立刻融化在南方細腻温润的空气中。 透过车窗,我看到田野里绿油油的植物,油菜?小白菜?在快速行进中来不及辨识,却看得到菜叶上被虫...
广丰笔会专辑丨雾霾的一天
苏州的清晨,以往湛蓝的天空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在浅灰与深灰中徘徊的灰色。 “这是怎么回事?”我坐在前往学校的车上,心里想。收音机里,传来了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话:“苏州多云转晴,有雾霾。” “不会吧!”好像从记事起,就没听说苏州有什么雾...
广丰笔会专辑丨千世光阴,一夕梦回
1200年前,白鹿洞坪地上,满腹经纶的王贞白端坐在风雨斑驳的唐诗里,一脸沉静。那时的唐朝,遠处狼烟四起,兵戈铮响。一阵风起,暮春的细雨洇过砚纸,一颗少年雄心伴着琅琅书声,沿着烽烟的方向飞翔:“读书不觉已春深,一寸光阴一寸金;不是道人来引笑,...
广丰笔会专辑丨给散文“减减肥”
前不久,我去了一趟江西,采访“2016年度中国散文排行榜”的颁奖典礼。在这个由《海外文摘》杂志社、《散文选刊·下半月》杂志社与上饶市广丰区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颁奖典礼上,颁布了一个年度散文排行。其中,贾平凹的《狐石》、韩静霆的《托尔...
广丰笔会专辑丨玉韫山辉
“玉韫山辉”是一座老房子,人去房空二百年,世事尘烟熏黑了雕梁画栋,幽幽的青苔爬满了天井里的石缝。说它是一座空房是因为这房的主人不但没有留下任何故事,就连她的姓与名都不曾有人记得,只知道她的身份“妾”,一个立于人旁的侍女。 而乾隆年间的纸商王...
广丰笔会专辑丨鸡年往事
《韩诗外传》称鸡为“五德之禽”,说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知更不失时,天明报晓,是信德。所以,开年第一天,老百姓以红纸剪鸡做窗花,把这天定为“吉日(鸡日)”。 我见过母鸡抱窝,20...
广丰笔会专辑丨九仙湖成“仙”记
我到九仙湖时,正是冬季,数九隆冬,烟雨迷蒙。 然而,就在这烟雨迷蒙之中,我领略了九仙湖的另一种美。 九仙湖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东北部的铜钹山风景区内,因处于九仙山之下而得名,有“江南天池”、“天然氧吧”之美誉。 九仙湖景区面积6.1平方公...
广丰笔会专辑丨广丰行吟
红军岩 那座山丘原本叫赤岩,并不高大,更没名气。因了二十一名红军战士的壮举,驰名至今。 我肃穆地伫立在腊月的蒙蒙细雨里,聆听着撼人心魄的故事,眼前浮现出八十五年前的壮烈场景:受命保卫苏维埃政府的红军战士,遭遇敌人的围追阻击,被逼绝境,宁死不...
广丰笔会专辑丨广丰的温度和气度
一 一脚踏在广丰的土地上,便觉得热浪扑面。不管是广丰天气的热浪,还是广丰人的热情,都让我这个西北人觉得暖心暖胃。 住在酒店的当晚,我们去了广丰的夜市。晚上一行人逛街,找特色小吃,大街灯火辉煌,小吃店大多是炒米粉和烧烤店,打烊得多。看时间十一...
广丰笔会专辑丨道是无缘亦有缘
我和你其实是有缘分的。 我还是懵懂少年时,你便化成一蓬枯荷和一只水鸟,从美术课本中以特立独行的姿态走到我的面前。你穿越数百年的时光,携一身油墨的清香,突然闯进我的视野。而我,却不知你来自何处,身栖何方。 我面前那幅名叫《荷花水鸟图》的画,却...
广丰笔会专辑丨木头人的话
小时候,妈妈对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寸光阴一寸金”,要我们珍惜时间,好好读书。 没想到,说这话的人,这次在广丰见着了,那是木头人。 人说,这个人是个木头人,是形容这人木讷。这次在上饶广丰,见到的是真正的木头人,不过他复活了,又一次对我...
广丰笔会专辑丨云雾广丰
廣丰,我已是第二次亲吻她了。 站在水墨风情大写意的古宅深院,灰墙黛瓦、飞檐翘角,鹅卵石在脚下蜿蜒,所有的物件无不彰显上百年的和谐与安详。十都王家大院雄伟而气派,院内的108间房屋,廊、堂、厅、室,布局合理,错落有致,木质结构榫卯衔接,不用一...
广丰笔会专辑丨十都画卷中
在嵩峰乡一位干部的引领下,我们进入有名的十都大屋,当地老百姓叫王家大院。 真是名不虚传,这座古宅规模之大,形态之壮观,气势之雄伟,着实令人感叹不已。古宅粉墙黛瓦,飞檐翘角,古朴典雅,肃穆幽远。占地40多亩,建筑面积6780平方米,有房108...
广丰笔会专辑丨光阴
丰溪的河床在暮色的笼罩之下只余一个模糊的轮廓,但我依然能够感觉河水的丰沛。丰溪是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的母亲河,她从福建省武夷山北麓仙霞岭蜿蜒而来,全长117公里,在广丰区境内87公里。一座城市的文明进程和文化蕴涵,因一条溪流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广丰笔会专辑丨
江西广丰铜钹山景区,最高海拔1534.6米,山顶上生长着松树、杉树、茅草、黄花以及多种珍贵山药材,资源特别丰富,晴天时,能一览闽浙赣三省。其中,白花岩海拔679米,远远望去,宛如一朵美丽的白花飘落在人间,被誉为“东南第一峰”。 丁酉年春,我...
广丰笔会专辑丨铜钹山的神韵
一 山有神,水有韵。国家森林公园——铜钹山,步步灵润,方寸有心。铜钹山的山,群山环抱,层峦起伏,森林茂密,沟谷深邃,溪流潺湲,天然一幅云通道人山水。 景区以茶园、竹海、湖泊、峡谷瀑布为主体,以佛教文化为内涵,形成茶、竹、禅三位一体,山、水、...
广丰笔会专辑丨质朴的广丰
虽然我也曾是全国散文年会的常客,《散文选刊·下半月》杂志的作者,但参加广丰笔会却颇有陪太子读书的意味。因了爱人杨桂平是获奖者,我才有幸陪她到了广丰。 我们到广丰时已是晚上七点多了。晚宴就在宾馆,吃的什么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感觉菜烧...
广丰笔会专辑丨重游六石岩
正月初二,我们阔别三十年的86届三(1)班同学在母校嵩峰中学举行了盛大的聚会。下午,我们不约而同地重游六石岩。 一路上,小车如鲫,游人如织,扶老携幼,络绎不绝。短短几分钟的行程,硬是走了一个多小时。 山下,翠竹如墨,摇曳多姿;松柏青翠,如迎...
生活随笔丨初恋的空白
那个傍晚,是我离别村庄最后的一晚,也是与香香离别前最后一次见面。明天鸡叫时候,我要赶到一个地方集中上车,去很远的军营,好几年不能回家。穿上军装的那天,香香满脸的喜悦,也一脸的泪珠。我有好多话要对香香说,香香说也有好多话要对我说,还要送我样东...
生活随笔丨奶奶的大脚
在我刚懂事的时候,便发现了奶奶的与众不同,和她年纪相仿的老太太都颠着一双小脚,走路颤颤巍巍,而奶奶却是平平展展一双大脚,走起路来轻快稳当,呼呼生风。 记忆中,每次回老家,总能看到奶奶的一双大脚家里地里、房前屋后忙碌。一会儿割了一笼猪草,一会...
生活随笔丨开满茶花的脚
母亲的脚是我见过的最丑的脚。 母亲的脚原本不丑,可出生在那个“裹小脚”的旧时代,还是小姑娘的母亲,就被迫开始裹脚。那时,正长身体的母亲疼痛难忍,不愿意裹脚。外婆总是这样吓唬母亲:“不把脚裹小,长大了就嫁不出去。”所以,女孩子都要过“裹脚关”...
生活随笔丨我为何总是怀念我的学生时代
放假第三天晚上十点多了,一男家长气呼呼地给我打来电话,开口就质问我:“校长,孩子要上十四天的培训班,学校还布置这么多作业,怎么做?” 顿时,我被家长问蒙了,我忙和家长解释:“你先等等,我了解一下情况再给你打过去。” 挂断电话,忙找到分管的同...
生活随笔丨三哥与我
“哥哥,您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大学,不要辜负了爸爸妈妈的期望。要不,将来你也会和村里那些人一样,在无休止的繁重体力劳动中,甚至在与邻里、与家人毫无意义的吵闹中耗费你的生命。” 十五岁的我,坐在中学的教室里,趴在课桌上,心情沉重地给我的三...
生活随笔丨汤婆子
绝没有歧视的意味。 汤婆子,很多人以为,说的是一个女人,是个粘吝缴绕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俗不可耐。其实,汤婆子不是女人,但与女人有关。这也难怪,字圣仓颉在没娶媳妇之前,和兄弟姊妹不吵不闹的,像风平浪静的洞庭湖,一家人波澜不兴、和和睦睦,但娶...
生活随笔丨爹和娘的爱情
娘走了。 屋外正下着雪。雪花从云缝深处下落,等飘到半空中,好像又不愿落下,犹豫着,悠悠然,又有点无可奈何落到实处。雪花飘落的情景,多像娘飘落的心境。生活如果让娘所累,那娘的心已慢慢化成雪,融入到大地里再无踪影。我想,娘这一走便再了无牵挂。 ...
生活随笔丨婆婆小吃
豆瓣酱 还没有封冻,婆婆会把黄豆放在锅里煮熟。煮熟后的豆粒放在一个泥盆子里发酵,不几天煮熟的豆粒会吐出一些粘丝,豆粒慢慢地变颜色。时间不长,豆粒全部变黑,婆婆说可以放到太阳底下晾晒了。这时我会联想到蠕动的蚕宝宝,仿佛这些黑黑的豆粒也会动,要...
生活随笔丨师恩,从未淡忘
1985年秋季,我考入大竹县观音中学念高中。 开学第一天,暑热渐退,天气宜人。铃声刚毕,一位男老师手里拿着书,信步走上讲台。他三十七八岁,中等身材,脸膛红润,眉宇宽广,穿着朴素。他用风趣的语言作了自我介绍,并在黑板上工整地写下他的姓名,回过...
生活随笔丨树殇
中秋節的当日下午,我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双亲,一阵寒暄之后,便提到了昨日晚十二时天公突然发作的那一场大风。父亲说老庄子门前的那棵大白杨树被昨夜的那场大风连根拔起,高大宽阔的身躯斜躺在了地面上。我的心不由得为之一怔!大树是吴家姑妈十三岁时先人...
生活随笔丨山里人
当文元指着二十米开外的一位有点驼背,头发花白,穿细碎红花格子上衣的老人,说那就是南瓜娘时,我在头脑里翻江倒海,也没有搜索到四十年前老人的影像,恰如我已经淡忘了大寺下坑底这个被高山和绿树包围的小山村。 那年,我初中刚念一个学期,过完年,新学期...
生活随笔丨我当临时代课教师的岁月
1983年7月,我高考落榜,蹲在家里,羞于见人,整天闭门不出,不是睡懒觉就是闷头看书,当然,看的已不是高中课本了。 村主任王守西来到我家,他说,寺沟村小的一位老师去师范进修,缺一个代课教师,你去不去?我正闲着,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王主任说,...
生活随笔丨我的村小
村小,是我人生意义上真正的起点,结缘村小,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至今忘不了的,仍然是村小的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那一年,师范毕业后,我被分配到村小任教。秋风阵阵,秋雨绵绵,踩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我赶着去报到。快到村小时,我停下脚步,...
生活随笔丨
清明时节雨纷纷。 今天又是清明节了,但见那马路边、山坡上、田地里,一群群一簇簇的人,手捧着鲜花,胳臂上挎着篮子,篮子里装着满登登的东西,都在飞快地走着,走着……去看望那些已升入天堂躺在地里的先人们。也许在那边,老先人们也是在眼巴巴地等待着自...
生活随笔丨姐娘
表哥电话来告诉我,我的姨妈立春,被长期的疾病折磨,如今已到了一息尚存的地步。我赶紧去看望姨妈,可怜她原本壮硕的身子,如今萎缩干瘦得像一条搁在沙滩上的鱼干。儿孙昼夜的陪伴,依然不能让她安心地走,她在等一个人,那个令她又爱又恨了几十年的人。 那...
生活随笔丨那一抹温暖的岁月
我出生在瓜果丰收的秋天。听父亲说,我出生的时候,正赶上村里分粮食,因为我的到来,家里多分了180斤豆子,200斤玉米。父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意融融,摸着我的头,好像我是家里的功臣。另外,我们家还按人口、按工分分了些胡萝卜、地瓜、白菜,总之...
生活随笔丨陈轴子
“轴”是我们北方人的方言,就是死心眼的意思。今天我说的陈轴子,此人早已作古,我在他手下干了十多年,算领教了他那个“轴”劲,但“轴”得有时让人舒心,让人钦佩。 1977年我在留府中学毕业后,被招聘到景县后留名府公社(现在是乡政府)当半脱产协助...
生活随笔丨冬日里的暖流
窗外的雨下得愈来愈大,寒冷的西北风裹着雨滴摔到车玻璃上啪啪作响。 天阴沉着脸,天地间灰蒙蒙的,路两边的树蜷缩着身体在寒风里瑟瑟发抖,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很少,偶有一辆车从旁边驶过,伴随飞溅雨水声音的远去,天地间又恢复了安静。 我们要去一个叫史集...
生活随笔丨“65—4B”的辫子
他叫赵培林,是我的大哥。 大哥生于1948年11月,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也是赵氏大家族的第一个曾孙。大哥从小乖巧伶俐,加之长得帅气,嘴巴又甜,深得长辈欢喜。大哥脑子聪明,又刻苦好学。1965年他参加盐城市物理、化学竞赛,分别获得二等奖和三等...
生活随笔丨读娘
我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是这样的窘态:口中含着娘的乳头,一只手护着另一个,一脸生怕别人抢去的表情。两只眼直直地盯着娘的面孔。娘低着头迎合着我的目光,脸上荡漾着只有娘才有的慈祥。 对幼小的我来说,在人人都为养家糊口奔波的年代,岁月的甘甜首先是...
生活随笔丨唠叨
唠叨的“唠”,字面意思就是嘴在操劳,说起来没完没了;“叨”似乎就是俗语“刀子嘴,豆腐心”。词性似乎略带贬义,但的确又是礼赞母亲不可或缺的褒义词,是厚德载物的伟大母亲的代名词。 小时候,奶奶、外婆唠叨父母、叔叔、舅舅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而母亲...
生活随笔丨火车
每个深夜,总会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火车鸣笛声。穿过黑夜的寂静,仿佛就响在耳边。每次听到这悠长的笛声,总会想到那些曾与火车相伴的日子。 印象中,第一次坐火车,是在三十多年前。那时我还是个小学生,对于火车充满了向往。当听说爸妈要带我坐火车去旅游,我...
静观山水丨微雨西来
前几天,老父亲来电话,告诉我乡里正在撤村并村,老家所在的胜利村已正式并入西来村。老父亲在胜利村当村长和村支书近三十年,话语里充满了对老村的不舍与留恋,也流露出对撤村的不满。我嘴里附和并安慰着父亲,内心却被一种莫名的欣慰冲击着。 我当自己是西...
静观山水丨
今年正月去老家左一村小姑家拜岁,表弟告诉我一个惊人消息:杭绍台高铁要在鹧鸪山下麻车里地方打洞,那里有个山厂(看山人住房),厂后还有一座坟。 “啊!那是我家祖山,后来入社为生产队所有,再后来又分回来。”我疑惑道,“不是说高铁在小岙那边打洞么!...
静观山水丨人去月还圆
中秋节这天,我老早就赶到爸爸那里。 一进屋,就看见爸爸正站在桌子前,一手拿着妈妈的遗像,一手攥着洁白的毛巾,正在颤颤巍巍地擦着,眼睛里密密麻麻的血丝,已经滴落到几盘刚刚摆好的水果上。霎时,我的心好像被一只蜜蜂深深地蜇了一下,疼得潸然泪下。 ...
精短美人丨
在所有的家具中,床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也是我们一辈子亲密接触最多的。 床,是我們人生旅途的起点。当我们即将降临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母亲在床上呻吟着,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来。当听到我们第一声嘹亮的啼哭,幸福的笑容终于在她们疲惫的脸上舒展开来...
精短美人丨秋天的静物
在秋天静谧的大地上散步,你便有了新奇的发现:一只挥着羽翼的蝴蝶跌落残花上,翅膀扇动得越来越慢,最后僵硬地停止颤动,似卷曲的叶片耗尽最后的生机;一枚小如豌豆的红果悬挂于枝丫,它闪着暗淡的光泽,在树荫巨大的阴影下,呈现细小的安静。 一片飘摇的叶...
精短美人丨那张是假币
初中毕业那年,我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必须要找份工作贴补家用。 那时候,各个单位都裁员,要是哪里有一个招工的机会,就要和几十人去争。我只能在小地方找,也许是爸爸妈妈的在天之灵保佑了我,后来,我被一家很小的灯具商店录用了。爸妈去世之后,我一直和...
精短美人丨苦楝
故乡管苦楝叫作楝枣子,虽然被叫作枣却不能吃,我不懂事的时候曾经吃过,的确很苦。秋季来临,苦楝树就会结满果实。象牙白色的苦楝子垂垂挂挂布满枝头,随风摇晃,在彼时光秃秃的树林中格外的耀眼。当然,苦楝也开花,只是那一朵朵紫白色小花被盛夏浓绿遮挡住...
精短美人丨差一点错过成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多年前,有位业余摄影家给商洛计生金融系统宣传干部讲课,破旧的手提袋里装了近百幅照片,两个半小时的课,他没有讲摄影理论,而是一张一张讲他带来的近百幅关于商洛山的照片,讲这些照片里的故事,在座的都被他声情并茂的演讲吸引了。...
精短美人丨柳哨
小时候,春天里玩得最开心的,还是做柳哨、吹柳哨。 要说制作柳哨的方法也确实不太复杂。揪住一根柔软的柳条,用力一拽,它便乖乖地被从树上弄下来。但并不是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制作成功。制作柳哨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把枝干从外皮中抽拉出来,用力大了,皮儿便...
精短美人丨点灯年代
我的童年,是在长春郊区农村度过的。 每当夜幕降临,那盏煤油灯就摆放在鍋台上,冒出金黄色的火焰,照着奶奶做晚饭忙碌的身影,像皮影戏一样生动有趣。我坐在灶前烧火,一边欣赏,一边遐想,觉得油灯跳动的火焰无比神奇。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围着那盏煤油...
精短美人丨思念南方
那个晚上,天上有很多星星,有一颗星很亮,很美。夜深了,这颗星落进我的梦里。 我要去北方。临别,我看到了你忧郁的眼睛,听到了你微颤的声音:“我等你。” 我离开南方,去了北方。 到扬州。很多人都说扬州女子漂亮呵,而我却闭上双眼,思念南方,我记忆...
订阅全年
散文选刊·下半月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19.2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选刊·下半月

杂志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散文选刊·下半月

文章价格:¥1.6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