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7年11期)

类型:半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是中国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享有良好声誉的著名期刊。目前月发行量800万册,居亚洲和中国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四位。自创刊至今,共发行近15亿册,发行量连续14年位居中国第一,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电子价:¥2.00  原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目录
文苑丨流浪的警长
美国西部开发初期,各城镇暴徒横行,秩序紊乱,警长是否称职对居民的安全和幸福关系重大。有一个警长在他管辖的镇上组织训练民众,强化治安,临事勇敢果决,当机立断。他生活呆板,表情严肃,重法轻情,嫉恶如仇,终于使辖区内有了公道与和平。 镇上的居民在...
文苑丨初吻
每当人们建议我做某件事的时候,我都看不出这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我是说,随便做什么,比如看戏、滑雪、喝咖啡、吃冰激凌、逛公园。人们总是强调初次做成某件事的经验宝贵,但依我看这不值一提,是浪费时间。真搞不懂,如果能清楚地想象出宫殿的模样,为什么还...
文苑丨母亲眼里的红豆
我有一个短篇小说叫《白雪的墓园》。有人读了,说我写得挺温暖,我说这篇小说其实多么凄切啊。 1986年1月,我父亲去世。他是在凌晨去世的,前一天白天他看上去情况挺好,所以晚上我和姐夫在医院的抢救室守着他,让妈妈去姐姐家休息。凌晨时我看父亲不行...
文苑丨雨(节选)
雨: “什么是傍晚?” 晴日: “夜晚居室的门。” 晴日: “什么是影子?” 雨: “身体的另一个身体。” 晴日: “什么是泥土?” 雨: “万物共同的居所。” 晴日: “什么是水?” 雨: “植物童年的床。” 晴日: “什么是雷电?” 雨...
文苑丨豆汁儿
“豆汁”下面一定要加一个“儿”字,就好像说鸡蛋的时候“鸡子”下面一定要加一个“儿”字。若没有这个轻读的语尾,听者就会不明白你的語意而生误解。 胡金铨先生在谈老舍的一本书上,一开头就说:“不能喝豆汁儿的人算不得真正的北平人。”这话一点儿也不错...
文苑丨谜一样的老师
他站上讲台的第一件事,是用慧黠的眼睛把台下的同学扫一遍。直到每一个人都安静下来,他才略带调皮地笑着说:“现在我们开始上历史课。首先,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想让我照历史课本上写的讲,还是要听我讲真正的历史?” 台下都是刚刚上了台中一中的高一新...
文苑丨竞选总统期间的私人生活
自圣马丁广场群众大会以后,我的生活便不属于个人了。直到1990年6月第二轮选举之后我离开秘鲁,才重新享受私生活的快乐,这是我渴望已久的(甚至可以说,英国吸引我的地方是那里谁也不干涉谁的生活,人人都像幽灵一样)。自那次大会以后,我在巴兰科街上...
文苑丨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我一直坐在海边的石头上, 我爱看,绿色波浪喷溅起的水花, 仿佛我的泪水,苦咸。 有过多少春天和冬天,而我 为何记住的只有一个春天。 当夜晚变得温暖,冰雪消融, 我走出家门去看月亮, 一个陌生人轻声地问我, 我们...
文苑丨一道菜主义
在北京西边找吃的,天宁寺是绕不过去的一个点。从西客站往东,无论是潮皇食府、顺峰金阁、倪氏海鲜还是长江俱乐部,都自称“餐饮航母”,原料新鲜,厨艺精湛……当然,价格也足够吓人——无论兜里有多少钱都花得出去——这显然不是我的风格。 我这么说,并不...
文苑丨倚身在暮色里
【编者按】诗,可诵可唱可读,抄诗也是许多人的爱好。从2017年第1期开始,我们推出这档新设的栏目“诗帖”,每期精选一至二首佳作由作家、文化名人、读者或編者手抄刊载,这栏目不是书法展览,但字须能看得过去。你知道的,最重要的是参与和互动。如果你...
人物丨爱情里的愚蠢问题
“我很困惑,她爱的是我的钱,还是我的人?” 真是一个令人羡慕而又让人觉得愚蠢的问题。 但仔细想想,生活中确实有不少爱情都毁于这个疑问。 这个情感罗生门的问题,让我想起了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一个曾经把初恋献给金钱的女作家,...
人物丨贵族没落之后
上世纪90年代初,5月的一个傍晚,木心穿行在自己居住的纽约皇后区杰克逊高地。作为老师,他正赶去为一众旅美的中国艺术家讲授世界文学史。那天阳光极好,木心的心情应当也不错,因为他进门便发了一声感慨:“一路走来,觉得什么都可原谅,但不知原谅什么。...
人物丨鲁迅的样子
一 许广平在《鲁迅回忆录:手稿本》中,用了将近三大段文字描述鲁迅的外貌。她说鲁迅是个平凡的人,走在街上,无论面貌、身形还是衣着,都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假如有人淡淡地扫一眼,得到的印象是,旧时代里一个迂腐、寒碜的人,一个刚从乡下来到城市的人,...
人物丨当查理·卓别林遇上海伦·凯勒
1918年冬天,海伦·凯勒访问了查理·卓别林的工作室,当时卓别林正在拍摄电影《田园诗》。 在凯勒的回忆里,卓别林“害羞,有些胆怯,他可爱的谦虚为看似普通的场面增添了趣味”。他们共进晚餐,随行的还有凯勒的老师安妮·...
人物丨文人与快餐
美食家们就该理所应当地拒绝快餐吗?且不论圈中某位资深老饕曾经霸气地说过“雪顶咖啡就是好喝”这样的标语式口号,如果你读过梁实秋写的那篇《麦当劳》,你一定不敢如此轻易地下结论。姑娘们不屑一顾的“巨无霸”,在梁老师笔下,是那么饱含深情:“内容特别...
人物丨张作霖的“不可及之处”
张作霖起自草莽,常常骂人,但是他对倚重的王永江、杨宇霆从来不说一句粗话。有人告诉胡适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张作霖和杨宇霆为一件事争论起来,张生气了,说了“妈的”两个字,杨站起来说:“你骂谁?”张马上作揖赔罪,说:“这是咱的口头话,一个不留心...
人物丨斯蒂芬·金的婚姻
斯蒂芬·金是美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恐怖小說作家、畅销书作家,他每部作品的版税都逾千万美元,32岁时就成为亿万富翁,几乎每部作品都被改编成影视剧。 和部分作家混乱的私生活不同,他的婚姻特别幸福。有关他妻子最著名的段子是:她把那部令他声名...
人物丨丘吉尔往事
丘吉尔的父亲是英国勋爵,母亲是美国犹太人。后来父母各自在外面有了婚外情以致离婚,他母亲再婚时嫁了一个比丘吉尔还小的丈夫。丘吉尔先后上过3所学校,其中包括贵族学校。他在学校的成绩和表现之差,使他未能从任何一所学校顺利毕业。青年时期的丘吉尔报考...
社会丨一个人时你在做什么
我注意到,许多人在独处的时候从来不笑。 ——乔治·奥威尔 人大概或多或少都有点虚伪,所以朋友圈的内容随便看看就好。 穿着打扮无可挑剔的年轻女孩,可能住在凌乱不堪的出租屋里,鞋也不脱就倒在床上;那个以热爱美食和喝酒著称的美人,每天都...
社会丨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男孩满脸胡楂地坐在我对面,低垂着头。 他25岁,从医院出来,拿着一摞片子。他说,在医院里转了一圈才知道,如今人们的患病年龄都下移了,高血压、心脏病、各种癌症,年轻人都会得。 其实他没得啥大病,却一下子觉得死亡离自己那么近,瘪了气一样。 我曾...
社会丨密密的芒刺
1 十二岁的孩子,出生时母亲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已经去世。他也被感染,与奶奶、父亲、继母生活,别的小朋友见到他就躲开。 吃饭时,他吃的菜由爸爸夹在碗里。吃火锅的时候,他吃了一会儿,往前凑了下身子看了一下锅,又坐下了。他爸说:“你吃什么?...
社会丨小说究竟能做什么
小说究竟能做什么?恐怕不是我所理解的在社会生活里小说的作用,而是小说本身还能有怎么样的作为,或者说还有什么样的能量。我来讲两个故事,我试图用这两个故事来说明我对小说能力的矛盾态度。 第一个故事是,今年3月份去巴黎,我上了飞机,舱门关了,可是...
社会丨天性与教育
央视前主持人阿忆讲过一件事。唐山大地震的时候,北京也有震感,很多人都从家里搬出来,在大街上搭起了帐篷。阿忆当时12岁,天天在帐篷间钻来钻去,跟一帮孩子疯玩。阿忆长大之后才知道,那一场地震造成24万人死亡。他开始对小时候的狂欢感到愧疚,他认为...
社会丨有没有一种价值观让我们安身立命
这两天微信朋友圈被清华毕业生因无力买学区房而离开北京的文章刷屏了。起初我觉得这就是一个牢骚帖,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读书人尤其是年轻的读书人因无力把握命运而无奈感叹。没想到这个话题竟引起了一波全民性的焦虑和恐慌,一夜之间我们都变成了西西弗斯,耗尽...
人生丨走北荒
我有一个舅舅,是母亲的表弟。在他们那一辈里,他是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的一个。按理说,最小的孩子理应得到家里的照顾,可是,他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北荒。 所谓的走北荒,就是从我们家乡那样一个末等小站坐上火车,往北,再往北。到了哈尔滨,再往北,具体到...
人生丨漫漫上班路
北京的地铁很挤,挤出了很多小故事。 有一次,三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被人群裹挟着挤进了车厢。他们面面相觑几秒钟后,劫后余生般地大笑起来。 有一次,车门打开时,我看见一个男人提着裤子落荒而逃。在早高峰的拥挤推搡中,他的裤腰带不知什么时候被挤掉了。 ...
人生丨我的世界
这是一个沙盒类的电子游戏,中文译名为“我的世界”。正如名字一样,这个游戏没有什么特定的任务要求,唯一的功能就是玩家自己来建立一个世界。 没有精美的画面,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游戏一开始只有一个名为“史蒂夫”的马赛克小人,在他面前同样是马赛克的...
人生丨年轻时的爱和放弃
一 元稹的《莺莺传》里,张生游历到蒲州,借住在普救寺,遇见崔莺莺,垂涎她的美貌,展开没皮没脸的追求。红娘要他明媒正娶,张生说:“数日来,行忘止,食忘饱,恐不能逾旦暮。若因媒氏而娶,纳采问名,则三数月间,索我于枯鱼之肆矣。” 他的意思是他急火...
人生丨白酒有什么好喝的
我少时便不爱白酒。 啤酒清冽,爽口解渴;黄酒醇甜,温润沉厚。白酒有什么好喝的呢? 我故乡的规矩,乡间宴会,每桌发一瓶白酒。女眷不喝爷们儿喝。江南汉子,酒量再大,也不敢愣喝。小杯小盏,倒了白酒,滋溜一口,皱眉眯眼,满脸痛并快乐着的表情,彼此照...
生活丨短暂地脱离自己
《格列佛游记》的第一页,对格列佛的身世背景做了一个简单的交代。17世纪末,14岁的格列佛从诺丁汉郡去剑桥的伊曼纽尔学院上学。3年后,他离开学校,在伦敦著名的外科医生贝茨先生手下当了4年的学徒。与此同时,他还自学航海及数学等学科,因为“对那些...
文明丨那个被威士忌干掉的爱尔兰人
因为一张讣告,已去世的爱尔兰人Chris Connors成了“网红”。 生前,他就不是一般人。多年前,Chris被診断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肌肉会逐渐无力、萎缩,运动神经元受损。被确诊后,他非但没有悲伤绝望,反而调侃“这是霍金同款病”...
文明丨人工智能2.0与人类命运
“人工智能(AI)”2017年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加快培育壮大新兴产业,全面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加快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制药、第五代移动通信等技术研发和转化,做大做强产業集群。” 在大洋彼岸,《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
文明丨回到石库门
很多年前,上海市中心的一座老戏院要拆了。那座戏院叫瑞金剧场。得到消息,大家都拥去拍照片,我也去了。人们心绪复杂,说不清是为了凭吊还是要留一个念想。有个戴鸭舌帽的老人还捡了一块砖头放进包里。不是说这座戏院有多重要,而是因为每一座建筑都渗透着这...
文明丨一张照片结束一场战争
好莱坞著名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曾困惑于虚假照片折射出的道德困境,为此,他拍摄了电影《父辈的旗帜》。故事起因于一张震撼人心的战争照片:四名美军战士将一面弹痕累累的星条旗插上硫磺岛的一处高地。熟悉太平洋战争的读者都知道,美军与日寇曾...
文明丨“口的文化”与“耳的文化”
我的一个中国朋友K陪一个日本人N在中国游玩了几天,回来一见到我就说:“哎呀,累死了!”我问他理由,K回答:“我带着N旅行,却始终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真是很累!” 我和日本人N也是很好的朋友,N也出人意料地说很累,说K的话太多,要边听他说话...
文明丨汉语之魅
没有哪个民族的诗词能够一口气穿越几千年,让无数后人心有同感。譬如一千年前范仲淹的浩叹:“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長。”用词简单明了,却如展开一卷国画,如抚一张古琴,非我族群难晓其优、其幽、其悠。 童年时读到蒙学诗里的《山村咏怀》...
文明丨盛世的后遗症
清朝的康、雍、乾三朝,人称盛世。盛世的顶峰,就是乾隆朝。乾隆老儿活得最长,统治时间最长,干的事也真不少。当然,自我感觉也最好,自称“十全老人”,其实就是封自己为“十全”皇帝。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当然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人,皇帝也不例...
文明丨末日心态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据说,慈禧最后一道遗诏说以后大清国不许女主干政。你看她是知道的呀,但是只要她不到死的那一刻,就不把这句话吐出来。 还有一些人在临死的时候,会有好的人性展现。比如著名的路易十六,那个被“咔嚓”一刀砍掉脑袋的法国国王。临死...
文明丨语言的力量
大唐玄宗年间,书生崔怀宝在踏青时邂逅宫廷第一弹筝高手薛琼琼,心生爱意,作词一首,托人献给美女。美女瞬间被打动,毅然与崔怀宝私奔了。这首词写的是:“平生愿,愿作乐中筝。得近玉人纤手子,砑罗裙上放娇声,便死也为荣。”有些类似当代王洛宾那首《在那...
文明丨三色灯与柳叶刀
如果细心观察,我们很容易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几乎每个理发店门前都竖着一个旋转灯柱。好奇的我上周末剪头发时就顺口问了一下店长,店长任性地回答:“别人家有,我家也不能少啊!” 不应该啊!秉承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事物原理的追问精神,我回到家就查了...
悦读丨言论
等你双手都沾满油污,你的鼻子就会开始发痒。 ——黑手墨菲定律 我看得很清楚,现在的音乐界已经不需要我这样的作曲家了。 ——作曲家谷建芬“金盆洗手”时说的一句伤感而清醒的话 1.个性化定制。2.智能生产。 ——有人解读德国“工业4.0”的两个...
悦读丨漫画与幽默
算得准 问:有些算命的为什么算得很准? 答:人要是矫情起来,别人说什么都觉得在说自己。 茧 今天回家时,我牵着妈妈的手在大街上走。摸着她手上厚厚的茧,我一阵心酸。我问妈妈:“你手上的茧怎么来的?”我妈淡淡地回答:“打麻将磨的。” 歌 凭什么...
悦读丨被遗弃的地方
記者Kieron Connolly从众多摄影师在世界各地拍摄的人类废弃建筑照片中甄选出150张,编进他的新书《Abandoned Places(被遗弃的地方)》。通过照片,人们还能一窥这些地方当年的繁荣和喧嚣。...
悦读丨创意漫画
在Tango的創作里,你会看到生活其实有无数种可能,每一个角落都藏着欢乐和惊喜。而活着,真的是一件很有趣、很好玩的事情。...
点滴丨举左手,举右手
督学去学校检查,发现每个班级的老师都表现优秀,但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位班主任。因为在他的课堂上,孩子们都踊跃举手回答问题,不管老师提问哪位学生,孩子们总是回答得非常正确。 一起陪伴检查的校长向督學保证,孩子们不可能提前知道答案。其实校长自己也...
点滴丨公理
“现在世上无公理可言!”老鼠吱吱乱叫,奇迹般地从伶鼬的利爪中逃生。 “这不公平的世道何时了!”伶鼬气愤地喊道。它刚刚避开猫,躲藏到狭窄的树洞里。 “在独断专横之下,简直无法活命!”猫喵喵叫了一阵,跳上高高的栅栏,惶惶不安地朝下盯著正在狂吠的...
点滴丨给人留饭
吾乡有一位邱姓木匠,因手艺精湛,口碑好,在十里八村给人做工,深受欢迎。 但邱木匠性子执拗:做好家具不上漆,要留给专做油漆的匠人;做好两扇大门,不上漆也不装门钉,剩下的活儿留给油漆工和专门安装门钉的小工。 這些活儿对一个优秀的木匠来说,只是举...
点滴丨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节选)
很多年前,华东师大的施蛰存老先生招考研究生时出了一道题目:“什么是唐诗?”这是一个有意味的问题。唐诗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汉语中有很多美好的词语,比如长江、黄河、黄山、长城等。我们提起唐诗,就有一种齿颊生香的感觉。唐诗只是风花雪月吗?只是文学遗...
点滴丨我八年没有出门了
1945年12月,在西南联大任教八年的原北大历史系教授郑天挺一回到北平,就去看望陈垣老先生。 第二天早上,陈老回访。郑天挺送他出门并同走了一段路,陈老环顾街巷,怆然叹曰:“我八年没有出门了!”郑天挺闻之黯然。抗战期间,陈老藏身敌城,闭户著书...
点滴丨哲思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好像是第一次。他们到处看着,眼睛有神。他们的惊讶像宝石。 一个彻底诚实的人是从不面对选择的,那条路永远会清楚无二地呈现在你面前。这和你的憧憬无关,就像你是一棵苹果树,你憧憬结橘子,但你还是诚实地结出苹果一样。 高贵感...
点滴丨幽默
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玫瑰之名》讲了这么一个故事:中世纪的意大利,有座修道院,院里藏了一本禁书。有很多青年僧侣冒着生命危险去偷看这本书,又有一个老古板,把每个看过这本书的人都毒死了。该老古板说道,这本禁书毒害人的心灵,动摇人的信仰,破坏教...
点滴丨各自爱
有些关系隶属于情境,一旦过去,不再被环绕它的谈论激活,抽掉语言的组织液,它便很快像干燥的头皮屑一样脱落。一段感情脱水之后,會成为不朽的干花,还是掸一掸就掉的头皮屑,慢慢就会知道。而谁能掂量这轻重?当然是时间。唯有时间了解爱,也唯有时间才能证...
点滴丨书籍与阅读
1.书籍得以流传,有赖阅读,而非收藏。 2.在灾難中抑或灾难后,书籍都是最好的陪伴。 3.不读书的人,古稀之年再回首,他所经历的只有属于自己的那一辈子;而读书的人,他将经历五千年的光阴,因为阅读是一种反向的永生。 4.书籍的创作初衷并非思考...
点滴丨无题
岳王庙里,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塑像并不是铁铸的。 有人初到杭州,去岳王庙祭拜,发现岳飞、岳云、张宪的像是用泥塑的,而秦桧的跪像却是铁铸的,当下不解:泥范岳王、铁铸秦桧,难道想让奸臣不朽吗?这显然是不了解情况——他低估了人们对秦桧的愤怒之情。 ...
点滴丨文学面对的是永恒
我讲一个小故事。我19岁到23岁在大学里读中文系,我的老师在课堂上讲《红楼梦》写得多么棒,但我第一章都没看完就扔在一边了。大学毕业后,自己要讲课,怕学生问起来出洋相,我又拿出来看,看到第三十回,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终于有一天——这时我已经过4...
点滴丨白痴的故事
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中,很有些匪夷所思的情节,而居然能传诵久远。看来,除了说明中国人在传统生活中根本不懂得男女爱情,还说明我们有时蠢笨得可以。 男女同窗共室三年,只因女的扮了男装,所以不知其是女子。这故事并不是妙在三年之久不知同窗是异性,而是...
点滴丨智趣
请看图一,你能一次性看到几个黑点?那些灰色圆点存在吗? 这张图片叫“尼奥的消失错覺”,是以法国科学家雅克·尼奥(Jacques Ninio)的名字命名的。尼奥在巴黎的法国科技研发中心工作,他的专业是视知觉。事实上,图中灰线的交叉处...
互动丨唐诗与中国文化精神(节选)
很多年前,华东师大的施蛰存老先生招考研究生时出了一道题目:“什么是唐诗?”这是一个有意味的问题。唐诗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汉语中有很多美好的词语,比如长江、黄河、黄山、长城等。我们提起唐诗,就有一种齿颊生香的感觉。唐诗只是风花雪月吗?只是文学遗...
订阅全年
读者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文章

读者

文章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购买文章

读者

文章价格:¥2.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