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18年01期)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小品文选刊》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是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4.00   促销价:¥4.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沉默是一种表达
沉默,是一个人气质和品格的深刻体现,是一种包容着丰富智慧的美德。沉默是一种含蓄的語言,是一种深层意义和高层方式的表达。荀子说过:“天不言而人推高焉,地不言而人推厚焉,四时不语而百姓期焉,夫此有常以至其诚者也。”当今一位作家说得也很精彩:“太...
品情丨草戒
这世间,青梅竹马的爱情已经不多。但他们是。 村子很小,他与她,房前房后。小时候过家家,他扮丈夫,她扮妻子,他回家晚了,她掐着他的耳朵训斥。他不恼,学着他爹的样子,问,饭好了吗?又将用草梗编成的戒指送她,说,败家娘们,你的戒指!惹得一旁的大人...
品情丨母亲的花布袋
在我家柜子的角落里,时常会存放着一些洗得干干净净、叠得四四方方的布袋子,有些粗糙、有些扎眼、有些突兀,还有些温情脉脉,这些袋子有一个质朴的名字———花布袋。 闲暇时,我有一项必修功课———整理这些个染上杂七杂八的袋袋,抚摸着母亲的这些“传家...
品情丨五万元欠款的秘密
玛丽娅的丈夫克劳德突然因病去世了,她的生活一下子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從前,克劳德不让玛丽娅干一点活儿,还经常买好吃的东西给她吃,买漂亮的衣服给她穿,玛丽娅过着贵妇人一样的生活,镇上的人都说她是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现在玛丽娅失去了克劳德,什么...
品情丨谢谢你允我回报
探视之后,离开重症监护室,走出医院,我去到附近的商厦。 我想给他买块表。 在国产品牌的一家专柜选中一款机械表:表盘略厚重,银色,圆形表盘,罗马数字显,金属表链———我确定他喜欢,别问为什么,他没说过,但我就是知道。 价位适中,算不上昂贵,否...
品情丨如纸飘散的恋情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玉洁能够在茫茫人海中迂回曲折地找到雨林,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爱。 虽然,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选择了放弃,但和她四目相对时,他的心跳还是骤然加剧起来。她说:“林,你还好吗?”象以往一样,她语调柔柔的。她看他时,目光清澈、...
品情丨有一种感动我忘了,你还记得
求而不得,得而不惜,这是人最大的悲哀 我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了舒婷的《致橡树》,没想到,二十多年前我教过的一个学生为我点赞。这是我从教以来的第一届学生,他在微信中说:“叶老师,回想起高一的时候,您经常给我们朗诵诗歌,满满的回忆。感谢人生有您!...
品史丨古人的智慧
1、忙里偷闲:“偷懒”也是智慧? 黄庭坚是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和书法家。他仕途不顺,被人诋毁,先后被贬黜至偏远的黔州与宜州。前途堪忧,黄庭坚却毫不在意;住所破败不堪,依旧坦然接受。他在政治风暴中几经沉浮,始终以洒脱平静的心态面对荣辱得失...
品史丨一个南京人眼里的西湖
作为一名南京人,说起杭州的西湖,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酸溜溜。南京属吴,杭州属越,吴越春秋吴越争霸,自古好争好斗,早就结下梁子。争过来斗过去,好像一直是浙江人占便宜,越人总是胜利的一方。当然,最早的吴越之争,与南京和杭州也没多大关系,那是苏州人和...
品史丨弘一大师的风花雪月
一直对李叔同先生怀有浓厚的兴趣,不止是他在书法、绘画、音乐、戏剧方面的才华横溢,更因为他风花雪月的情事。他有深爱的日本妻子和孩子,而他又绝尘而去,皈依佛门,走的清绝而超脱,这不是一般俗中人所能做到的。 他1880年出生于天津的官宦兼盐商之家...
品世丨病房记
人类在疾病苦难灾害面前的悲悯是一致的,同频的。没有民族、肤色、国别之分。人类的苦难是一致的。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每一个人都不是孤立的岛屿。我无意放大个人家庭的疾病痛苦。我以个体的体验代表一部分群体的病痛。谈话室不断通过扩音器叫喊家属的名字,...
品世丨成长的痕迹
也许事情总是不一定能如人意的。可是,我总是在想,只要给我一段美好的回忆也就够了。哪怕只有一天,一个晚上,也就应该知足了。 很多愿望,我想要的,上苍都给了我,很快或者很慢地,我都一一地接到了。而我对青春的美的渴望,虽然好象一直没有得到,可是走...
品世丨村井
井是村庄的灵魂和眼睛,老村因为有井,才得以穿越数百年的历史长河一路蹒跚至今。 相传井是伯益发明的。伯益是大禹治水时的助手,他在长期的治水过程中发现了地下水的一些规律,从而凿地为井,在河流之外为我们的祖先找到了生命之源,让他们可以到远离河流的...
品世丨假如再做一次女孩
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假如”,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重新设计。当你从小女孩终于长成一个女人的时候,遗憾会让我们越发珍惜生命。 假如我重新做一次女孩,我希望自己能长得胖一点,当然个头儿还是像现在这样。太瘦的女孩看上去像个精灵,人都以为你聪明得不得了...
品世丨匹夫匹妇
一 老两口在这个菜场卖了好几年菜。 他们肩并肩站在摊位后,手上择着菜或剥各种时令豆子,他们摊上的菜特别干净,水灵,一小束,一小捆,一小把,不论芹菜或香椿,都摆放得赏心悦目,相较其他菜摊显得简直有些文艺——— 菜场是吵吵嚷嚷,充溢生机且有些粗...
品事丨当记忆流逝
荷兰阿姆斯特丹郊外的一个小镇霍格威,面积只有10个足球场大。镇上各种公共设施———广场、超市、理发店、电影院、酒吧、咖啡厅……一应俱全。一些年迈的人在这里自在地生活。 这里是全球首家“失智照护小镇”,环境舒适,芳草茵茵,医生和照护人员装扮成...
品事丨高不可攀的寂寞
有些寂寞,实在高不可攀。 看墨西哥女画家佛里达的一生,与爱情和病痛做斗争的一生,虽然太多行为看上去叛逆,但实在因为太寂寞———谁能理解她的疼痛与孤独,唯有那支画笔吧。 喜欢看她的自画像,那样冷艳,那样寂寥,那样不顾一切的狂妄……饱满的色彩与...
品事丨开镰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在母亲心目中,没有什么农事比开镰收割稻子更重要了。 夜,是时间投在山村大地上的影子,偶尔的犬吠,一如村庄的梦呓。月光刚刚飘过老屋天井上空的檐头,鸡一啼,母亲就醒了,她窸窸窣窣地起床,厨房的灶窟里就有了哔嚗的声响。似乎...
品事丨蜜蜂
我妈有一绝招,把人家的职业与称谓挂钩。这样,永远不用费心记人家的姓名,也不怕搞错。 挖煤的,她管人家叫煤老板;烧砖的,叫人家砖老板;养獭兔的,则是獭老板……獭老板无可奈何,只得装作没听到。隔壁那几家种地的,则统统都是地老板。至于养蜂的,当然...
品事丨撕日历的日子
又是年终的时候了,我写字台上的台历一侧高高隆起,而另一侧却薄如蝉翼,再轻轻翻几下,365天就在生活中沉沉谢幕了。 厚厚的那一侧是已逝的时光,由于有些日子上记着一些人的地址和电話,以及偶来的一些所思所感,所以它比原来的厚度还厚,仿佛说明着已去...
品事丨一生如诗
人生不满百,总有几个时刻与诗结缘。 第一时刻,是我们小时候唱儿歌。“你拍一,我拍一。”清脆明亮,天真自由,儿歌是诗意的开始。 如同很多中国小孩,女儿很小就能背杜牧的《清明》。有一天,她问我:“妈妈,什么是词?”我说:“你看这首《清明》,我们...
品文丨告别白鸽
老舅到家里来,话题总是离不开他退休后的生活。当他说起养的那一群鸽子时,我禁不住问:“有白色的吗?纯白的?” 老舅当即明白我的话意,不无遗憾地说:“有倒是有……只有一对。”随之又转换成愉悦的口吻,“白鸽马上就要下蛋了,到时候我把小白鸽给你捉来...
品文丨流言
流言总是带着阴沉之气。这阴沉气有时是东西厢房的黄衣草气味,有时是樟脑丸气味,还有时是肉砧板上的气味。它不是那种板烟和雪茄的气味,也不是六六粉和敌敌畏的气味。它不是那种阳刚凛冽的气味,而是带有些阴柔委婉的,是女人家的气味。是闺阁和厨房的混淆的...
品文丨秋雨
午后一阵秋雨密密匝匝地自天空飘洒而下,窗外因了这阵秋雨,空气中氤氲着层层水汽,整个世界似乎迷蒙在秋雨的温润之中。 忙碌而枯闷的工作状态,也因了这场秋雨的到来,稍事得以放松和舒展。 推窗探雨赏景,一片幽绿随之铺眼而来,心情便在这天籁般的雨滴声...
品文丨雪的记忆
雪,对于我,有着说不清的情缘。最早还得从孩提记事说起。 至今我都说不清那是为什么,在甘肃定西农村,不管春秋还是冬夏,大人都是一个劲的忙,春播秋收,夏锄冬碾,除过雨天雪天才可以在家,但也不一定有时间陪着孩子睡睡懒觉,更别说看电视。即使当时能买...
品文丨冬天
天冷了,堂屋里上了槅子。槅子,是春暖時卸下来的,一直在厢屋里放着。现在,搬出来,刷洗干净了,换了新的粉连纸,雪白的纸。上了槅子,显得严紧,安适,好像生活中多了一层保护。家人闲坐,灯火可亲。 床上拆了帐子,铺了稻草。洗帐子要捡一个晴朗的好天,...
品文丨阅读,这就是幸福
阅读即悦读,无他。 我这样爱上阅读的:被内容说服,而不受任何干扰。不用仓促地读、带着任务地读,因时间无穷尽:当下读、以后读、明天读、一直读。书不会飞走,倘若真的飞走了,我也会跑去抓住它。 往事随风。不过于我而言,阅读仍有疑问:“写作,难道不...
品物丨草结霜
草并不知道,秋天,它们要披上白霜的铠甲。 草出生之后被称为青草,它们身穿绿衫在天涯奔跑。草给黑色红色和黄色的泥土打上绿印,绿是植物的命,是无处不在的生长。天下没有黑草,就像没有绿色的煤炭。只有绿才可以打通阳光的能量通道。绿把阳光变成蛋白质,...
品物丨绣眼与芙蓉
我曾经养过两只鸟:一只绣眼,一只芙蓉。 绣眼体型很小,通体披着翠绿的羽毛,嫩黄的胸脯,红色的小嘴,它黑色的眼睛被一圈白色包围着,像戴着一副秀气的眼镜,“绣眼”之名便由此而得。绣眼是江南的鸣鸟,据说无法人工哺育,一般都是被人从野地捕来笼养。它...
品物丨记忆中的老宅
轻轻的推开虚掩的木门,院儿里静得出奇。两株高大的枣树花儿开的正浓,整个院子里到处都是浓郁的馨香,院子一侧的栅栏里,几只老母鸡悠闲地啄食着瓦罐儿里的米糠,不时的抬起头来“咕咕”的叫着。奶奶手里拄着拐杖,站在枣花树下开心的笑着! 我兴冲冲的冲着...
品物丨春望草深
草是春天最早生长的植物,是大地上的精灵。 草,小孩儿般,睡醒了,揉揉眼,蹬蹬腿,伸个懒腰,探出了头。一夜之间,发芽,冒尖,露了青,生了色,疯了长。风一吹,草就动,雨洗春来,大地生动了,一片、一片,又一片。 草色青青,春光皎皎,野草遍地。伸手...
品物丨片片红叶情
听过一首思乡的歌曲,好像是《家乡枫叶红》,温婉吟唱着游子的乡情,诉说着对故土的爱与赤诚......走近清澈小溪旁的枫,摘取一片红叶,看上面流动的一缕阳光,如金镂轻轻拂过。一回头,一只獾、松鼠等小动物映入眼眸,牠们踮着细碎的步子,于林中穿梭....
品言丨读书:最美好的生命举止
你问到了“读书”对现代人尤其年轻人的意义,这正是我想说的。 在我看来,阅读,不仅是一项生活内容,还是一种生活方式。一个人的知识构成、价值判断、审美习惯,多来自于阅读。我是上世纪60年代末生人,我的青春期没有互联网,我是在读书中长大的,它帮我...
品言丨金刚钻与瓷器活
有句老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大意就是没能力就别逞能,老话大多是有道理的,而且常常是别人对你说的。经常就有人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了。”通常我都是微微一笑,心想: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金刚钻呢? “金刚钻”只是个...
品言丨丰富的安静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 當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们每一个人都被锁定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如同螺丝钉被拧在一个不变的位置上。那时候,我刚离开学校,被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
品言丨每一棵草都会开花
去乡下,跟母亲一起到地里去,惊奇地发现,一种叫牛耳朵的草,开了细小的黄花。那些小小的花,羞澀地藏在叶间,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我说,怎么草也开花?母亲笑着扫过一眼来,淡淡说,每一棵草,都会开花的。愣住,细想,还真是这样。蒲公英开花是众所周知的...
品言丨生活的意义
朋友是个电影迷,却从来只喜欢看外国电影。每周六晚,中央台的“佳片有约”,他雷打不动地看了很多年。为此,他还培养出了女儿,从小一直跟他看电影,也成了一个电影迷。然而,这一两年,他不看了,明明知道有好电影,明明自己也有闲时间,却无论如何也提不起...
品言丨生命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有一年夏天,我到苏格兰西北海滨一个叫做爱约夏的地方去游历。那一带地方风景仿佛像日本内海,却更曲折多变化。海湾伸入群山间成为无数绿水映着青山的湖。湖和山都老是那样恬静幽闲而且带着荒凉景象,几里路中不容易碰见一个村落,处处都是山、谷、树林和草坪...
品言丨流浪是对另一种生活的执着
刘庸说:“因为年轻,所以流浪。” 所以,便抛弃全世界,独自游走在城市的边缘,寻找那份向往的憧憬。 某时某刻,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过往的人群从身边擦身而过,然后就会用指甲轻轻敲打着椅子。这似乎像是一种过程,或许更像是一种悲望。匆匆走过的背...
品艺丨聆听草原的脉动
我开车穿过骏马嘶鸣的草场,绕过墨蓝色的呼伦湖,来到呼伦贝尔草原深处的新巴尔虎右旗原生态草原。天地浑然,苍穹无边。金黄的牧草在淡淡的霜雪中脉动,有一个好消息和阳光一起来临———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说,保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
品艺丨清夜听虫鸣
张潮《幽梦影》曰:“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方不虚此生也。”在蟋蟀的浅唱低吟中,故园清秋如一位曼妙女子,涉水而来,步步生莲,眉目含情。 清凉夜晚,墙角下、草丛中、瓦砾里,许多杂糅的声音,远远近近地钻入耳中。有蟋蟀的、金铃子的...
品艺丨晒月亮
常熟有一座山,叫做虞山。虞山有一座寺,叫做兴福寺。兴福寺有一把年纪了,大约一千五百岁。寺内山坡上有一片竹林。山坡上有竹森不稀罕,稀罕的是竹林里面有一条曲径,竹林里面有一条小径也不稀罕,稀罕的是这条小径被一个唐人写进了诗歌。稀罕的是这首诗歌到...
品艺丨看水在石上渗开
这些年,喜欢画画或写书法。原来是为了把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但是,当笔在接触到纸的那一刹那,却有另一种感动荡漾开来。当水滴在砚台上的时候,石质的纹理和质感都发生了变化,仿佛又回忆起它们未被雕琢成砚以前在溪河水边与水厮磨的岁月。那水在石上渗开,...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自订阅时开始,您将获得一年内此刊在网站更新的全部期数,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最新一期

全年订购价格: ¥48.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