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致命火光


打开文本图片集

3月1日

昨天,林登菲尔德迎来了他的死亡判决,尽管他自己并不知情。这件事要从大学时候说起。那时,我经受了他对我一次又一次的戏侮和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占上风的总是他,赢的也总是他;被打败的那个人则永远是我,沮丧的也永远是我。在所有的运动项目及别的比赛里,每次都是他战胜我。就这样,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们俩成了死对头。(剩余222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