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世界

散文诗世界 (2021年09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诗世界》(月刊)创刊于1992年,是我国唯一一本专登散文诗作品的大型纯文学刊物。由中外散文诗学会主办,...     展开
原价:¥2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丨人和人性
我最喜欢别人将我看成傻瓜。这样与人相处起来就方便多了。我不劝任何人任何事。 其实,每一个人对自己的作为只是假糊涂而已。对待一个恶人退让,结果使他得寸进尺。对待一个傻子夸奖,结果使他得意忘形。 世界上最公平的美事在于:聪明人洋洋自得。糊涂人也...
散文诗经典丨吉祥物
小布娃娃,吉祥的小木偶,在我的窗边踢打着,随风的意愿。雨水淋湿了她的裙子,她的脸和她苍白的手。她甚至掉了一条腿。但她的戒指还在,因此,她的神力也在。冬天,她用穿着绿鞋子的小腳踢打着窗玻璃,高高兴兴地跳着舞;因为冷,她想边跳边烘暖她的心,她那...
散文诗经典丨匕首
抽屉里有一把匕首。 它是上世纪末在托雷多铸造的;路易斯·梅良·拉菲努尔把它送给了我父亲,我父亲又把它从乌拉圭带了回来。它曾一度落入埃瓦里斯托·卡里戈手中。 谁见到这把匕首,都必定要把玩一番;似乎他们早已在寻觅它...
名家有约丨亚里士多德与从淤泥里诞生的鳗鱼
在一些情况下,我們必须选择要相信什么。鳗鱼就会让我们面临这种情况。 如果我们选择相信亚里士多德,那么所有鳗鱼都是从淤泥里诞生的。它们就这样出现了,从水底的淤泥中“无中生有”地出现了。也就是说,它们不遵循通常的繁殖规则,不是由其他鳗鱼制造出来...
名家有约丨仁庄纪事 九章
收旧货的敞篷车 暂且把它看做是一面不和谐风景,一首常年晃荡在小区的硬朗的诗。它,向世界示众,也可说是无期限地公示着家产。 除了芜杂的废品,便是苟活于城郊结合部,那十四平方米出租房门缝里的叹息。 起句,是那套破旧迷彩服的男人,城管特许他做残疾...
名家有约丨屠龙术 节选
779 传统远非现成之物。 780 哪个诗人不想抄袭一棵树? 781 鱼上了树:这意味着大水或想象力。 782 庸人没有痛苦的能力。 783 天才与屠夫具有相似的不得体。 784 金圣叹教我一个词组:“疟疾文字”。意谓寒热交替,一会儿热杀,...
风雅集丨野长城 组章
箭 扣 万里长城蜿蜒一种传说。箭扣长城,也扣在时间的弦上。万里蜿蜒的险峻,令人胆寒。 这历史的弓,谁来拉动?也许一不小心,拉弓人的手一松,箭就会毫无厘头,射入一个黑色而幽深的胡同。撒几张网,一天就过去了。打几条鱼,一生就过去了。有人想笑,就...
风雅集丨出没于玉米林的男孩 外一篇
我画了一片玉米林,一片正在成长的玉米林,横不成排,竖不成行,而一条白闪闪的小河,就流淌在它们的中间。我通宵达旦,用尽力气,尽量不让每一片叶子显得雷同。 我画了背景,天空、远山和村庄,这些都不可缺少。我没有画树,那也是不可缺少的,我没画它们,...
风雅集丨心语 四章
我不再害怕死亡 我不再害怕死人,摸着冰冷的脉搏,顶多一股寒风从心底卷起;我害怕活人在巨大的喧哗里装睡,忽然弹簧般一跃而起。 我不再害怕大人,大不了仰视,抑或作揖,然后大路朝天,各走一邊;我害怕小人,不知道他何时从心的刀鞘抽出寒光,猝不及防。...
风雅集丨摆渡人趁着月色归家 三章
莲之问 一到夏天,陶辛就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今日,采莲姑娘的心事与爱情无关。 蓮藕左右一个小镇的悲欢,藕丝牵动一户人家的神经,莲蓬盛放一方水土的信念。莲花呢?菩萨宝座和人间尤物的距离只在一念之间。 曾经有一个调皮...
风雅集丨卓尼散记 二章
周末的雨 天空鱼肚白,风不太给力,雨水喂养云杉和桦木干涸的日子。 谷雅川栈道上青春游走,烛影深深的夜晚,记忆中有佳人驻足。 历久弥新的洮河,拍打着拥抱取暖的鹅卵石,石头大声说话,水草哑口无言,黄昏安静,不经意间,死去的那柱水柳还在飞絮。 卓...
风雅集丨面对布达拉宫 外一章
布达拉宫不是整个的西藏,但布达拉宫是整个西藏的浓缩。 在拉萨,会有一种力量带你走近它。让你能读懂这里的自然和文化。 玛布日山上,那著名的宫堡式建筑群是藏族古建筑艺术的精华,广场上走过的小僧人会给你诠释什么是路长、什么是心远。闭上眼睛,就可以...
风雅集丨在肥东爱情隧道,所悟 组章
1 南来北往。我们惊于空旷,惊于舍弃,惊于青春。 苦难温煮热血,偌大的中国,亲密的爱情从一条铁路开始。每一个站台都是起点,每一叠思念都被一根轨道,拉向星空。 七十年代,青春是盛开的。铁路重逢盛开的青春,在新中国的大地上,蔓延出铁轨的图案。穿...
风雅集丨我与虹
1 盘坐在木犁之上,冥想虹的鲜亮和弯月的体态,身体里沉睡多年的种子醒来,不打招呼,开始发芽。 见春风就长的胡须,仿佛牯牛,沿田埂路从这头啃黄毛草到那头,啃回来时,草青了嫩了,田水也有涟漪。 胡须摆了摆目光,虹扭了扭细腰。天有点不安,缓慢地俯...
风雅集丨康藏侧写
1 冰雪已经老态龙钟,花白的发,以及豁豁牙牙的肌肤,都现出将死之象。 我走出居室,满庭里繁花似锦,蜂儿意乱情迷。它有孩童一般的朝气。我们久别重逢,像一对恋人,诉说思念之后牵手走来。 万物铺陈隐喻,去培植一粒种子的期望。我燃一炉桑烟,渲染一幅...
风雅集丨昙 花
被誉为月下美人的常绿灌木昙花,总能使人联想到那种花形的妩媚和开花的短暂。虽然平时并不怎么引人注目。 然而一旦开花露出它的美丽风姿,那种高贵的典雅和灵气,是很难从人们的记忆深处轻易抹去的。 夜色茫茫,平时一直低调的昙花这天终于开始了内心的躁动...
诗浪潮丨掠过枯萎的事物 外四首
列车掠过许多枯萎的事物 此时,春天还隐藏在枯草 及各种光秃的杂树的内部 列车经过它们时,你看不到 它们有什么反应,它们依旧 沉浸在之前所做的事情里面 一些念头,在枯萎之中继续突围 你的到来与离去,它们并不关心 你只是一个过客 是它们身外的另...
诗浪潮丨酒醉后的兰州 三首
酒醉后的兰州 酒精的舟筏,两个人 互相劝慰对方,长长的食道 流淌着生命中慷慨的养分 眼泪必不可少,但是,已不能 流于面庞之上 黑夜的巨手下 瘦削的肩胛,疼痛 与棉花互为折磨 大兰州的黄河纯生,把我们的胆汁 泼洒到甘雍之地的一小块的 位置,小...
诗浪潮丨敦煌梦 外一首
石窟在落日下禅定 有人意图把所有的壁画 偷偷搬出一一展开 借天边的晚霞镀金 让菩萨的笑 飛天的舞 倒影在宕泉河里流动 可惜少了一轮唐朝的明月 闭上朝圣的眼 仿佛听到开凿的叮当声 以及勾勒线条的画笔声 从石头里 从历史的那端传来 犹如一个叫...
诗浪潮丨红高粱 外三首
我曾经藏匿在一片青纱帐里 亲吻过你红扑扑的脸庞 吮吸着一穗籽粒青涩的灌浆 与那些卷曲着身姿的小草一样 我有过青黄不接的人生 任由春风吹起埋汰岁月的黄土 记忆里 土地一般深沉的父亲 领着一群穷亲戚 用胸中的大海 浇灌土坡上渴慕成疾的稼禾 饥饿...
诗浪潮丨片羽或微澜 组诗
仲夏晨,湖边听鸟鸣 必须以孤芳之心。必须 打开原罪之身 穿越翠郁林荫的白衣少女走出古陶之美 如果旅世是一场修行 那么 青苇是净身,鸟鸣是指引 一晨帖 隐匿在茂密苇丛中,鸟鸣清灵的 辩驳,恰巧吻合了 我对黑夜和沉默之词的挑剔 清晨时刻湖面的性...
诗浪潮丨消 逝 外三首
这片土地 种过你爱吃的玉米和黄豆 如今麻雀鲜少光顾 庭院深深 锁不住潮湿的青苔 茶几上的灰尘把时间铺成一段厚重的岁月 痛苦结出一层厚厚的茧 再蜕化成一只丑陋的飞蛾 你走了很久以后 这屋子的 笤帚、簸箕、水壶 所有与你有关的事物 都陷入了沉睡...
诗浪潮丨脚手架上 外二首
每天都在爬 肋骨般的脚手架 拧紧生活的螺丝,浇注 城市的欲望 锤子和钉子,总为一些 不平事喋喋不休。 打着拼搏的大旗,总想为 家人的日子多捞点油水 飘落的汗珠,在钢管上 开出的花朵叮当作响 项上的安全帽与太阳 比肩光芒 眼前的砖瓦石块 是撂...
诗浪潮丨迟疑 三首
对,请倒回去 倒回去,对,就停在那里 他手里的匕首 还没有捅向她的胸口 谁可以战胜时间?监控器? 好!那么,请倒回去 我不想做追凶者了 我要走进那间简陃的教室 教一群男孩,女孩 咿呀学语 迟 疑 一只蚊子盯在左手臂上 拍,还是不拍? 谁都...
诗浪潮丨曲 谱 三首
栖鸟曲 煽动翅膀,翅已留恋了沙滩 摇动海草,海草眷顾了宝岛 而铺宿好床榻 候来的是勺嘴鹬,傍携群舞 夕阳成就时钟 海面天成银镜。反射寰宇 钟声报道:自然。 穹的鸟们正镜头,映衬。栖息人间 方圆居 把鸟画圆将海画方 将岛画稳成把滩草画的扁缺 ...
诗浪潮丨盆 景 外一首
骨头里植入钢丝,沟壑处敷上胶水 将鬼斧神工置于盆中 匍匐在一片空旷里 犹如一座座孤岛,漫不经心 记忆里,你瘦瘦的丫枝上缠满长青藤 蓬勃的树冠 從根部散发光芒 努力开花、结果,反复温柔 我曾仰着脸,没在它们中间说过悄悄话 盆太小 我的根在其间...
诗浪潮丨夏的一次构想 外一首
夏日的浓郁已触及天空 山泽中 幼鸟开始学习飞行 我应该坐于檐下 学习云的静止 或者用剩余的金色沙子 学习无限 在雷雨落入山谷之前 放下剪枝刀 放下豎起的丝网 林中的管理房退入草丛 门楣上 凌霄花是一场意外 清晰的夏日 从未有过这样清晰的夏日...
诗浪潮丨遇见豹子 二首
遇见豹子 ——致阿来 我们点亮篝火,照亮原野,一只豹子 栖息在松柏上,欲纵身一跃! 豹子就是一首诗,绿莹莹的目光,欣长黝黑的肌肉, 生风的四爪。 豹子洞悉一切:那承载人类几百年历史的无声泪水, 摧毁破坏无数家园的狂风,还有猎物靠近时鲜血流淌...
散文坊丨赛鹤岭的雾
我不认为赛鹤岭属于任何人,尽管这座深山里很多孩子已经占山为王多年。它只属于我。不单单是因为雾的缘故,我用我的诗句霸占了它。 夏天的的早晨,赛鹤岭升起浓醇的薄雾,无论雨天还是清空,求学的孩子都在薄雾的恐惧中起床,抹了一把脸吃过土豆稀饭,孤零零...
散文坊丨羚城书简
阿芬,你说你喜欢我生活的地方,空气干净,天空湛蓝。于是我常常把羚城最美的风景,发给你看,包括雪。 一场又一场雪,从冬下到春,从春下到夏。有时花儿已经开了,草地已经绿了,一场大雪铺天盖地而來,遮住羚城春天的脸。遮不住的,是一树一树花儿的绽放,...
散文坊丨走了许多年
所有的道路,都通向村庄。 千真万确,不管是从县乡公路还是从国道行走,都会抵达目标,一点不会有错。 沿国道回村,是最近几年的事。如果骑自行车,得动身早一些,出城,朝东,身体散发出微微的热汗时,正好爬上了靠近小城的东山,也就进入国道,这时节,日...
校园行丨漂泊者之歌 组章
天地一行人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青青陵上柏》 从小便练习告别,爱上司空见惯的白色,印象里,哭丧是多么热闹的事,只有木头陷入沉默的黑。我曾把三更勾腰绕棺当作游戏,听“老阴阳”念经打瞌睡,羡慕他做完法事后鸭肥鸡重。倒是七日后,随...
校园行丨武夷印象 组章
玉女峰 就这样静静地站立着,把自己站立成凝固的雕像。为了那段旷世奇缘,你凝望着、祈盼着,从鸿蒙初辟直到地老天荒。 日升月落,雾霭茫茫,谁还在聆听你深情的倾诉?九曲清溪,碧水悠悠,流不尽凄美缠绵的古老情殇。千载幽独,万年寂寞,心中的爱恋近在咫...
校园行丨时间知道 组诗
布谷鸟 回到小镇,通常只要它们一叫 我很快就会从睡梦中醒来 ——这些从不迟到的布谷鸟们 它们在林中修建夏日,练习空旷 又一次将年轻的五月举得饱满 让晨光平整,风云也各怀心事 比起闹钟,这时间饥荒的宣告 我更愿意让它们顺从日光来访我 侵占我如...
校园行丨流 水 外四首
门前的阳光 呈金黄的颜色 从西面斜射下来 稍灰的影子也斜着向东 这时我们更容易理解时光的流水 扬子江从门前倾斜着 向东逶迤穿过繁华 英雄们在时光里穿行 流水成为最后的见证 大浪淘沙 卷起千堆雪的光阴 听金戈铁马 看秋水与长天 ,落霞与孤鹜 ...
校园行丨数过天空的那朵流云 外一首
斑斓色的彩虹渡过天空, 飘然的云朵偷入鼾睡的我。 仲夏之夜,梦的发生与结束, 幻如炊烟般缥缈虚无。 牧羊人挥起长鞭喊号子, 羊群仓皇。像跳舞那样。 躲避。躲避不及的咩咩惨叫, 卷成棉花糖的小羊愤怒飞去。 牧羊人牵着长绳悠然漫步。 我从一个梦...
校园行丨吊丧记
我的一位远房堂兄,由于贩毒,被枪决于四川盐源。听说这个消息时,我正在宁蒗县城正北面一间小吃店里吃一碗炒饭。一位本族的小兄弟恰巧也在此吃东西,他边弓着腰给我续茶水,边随囗给我说了这个消息。看他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并不惊愕。我问他这是什么时候的...
校园行丨蝉鸣声声
清晨,走在小区的林荫小道上,听到树上的蝉一个劲地唱着“知了,知了……”,我驻足倾听这精灵的天籁之声,响彻在童年的蝉声跃入我的耳际。 儿时,那一声声“知了、知了”,让我整个夏天充滿欢乐和追逐。一到六七月的盛夏时节,卸甲河边的树林里的蝉声此起彼...
校园行丨老照片里的故事
龙泉,是我生活了四十多年的红色老县城。 闲暇之日,我喜欢宅家整理老照片。在那些渐行渐远的岁月里,追忆往事,寻找曾经熟悉的容颜…… 小时候的春节是最有幸福感的。我记忆最深的是全家在春节期间要做的一件最隆重的事——去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福”。 ...
名师堂丨恒山药材 组章
艾 蒿 端午。 恒山悬崖峭壁塄头地畔,布满绒毛的艾蒿茎枝疯长,剑叶葳蕤,氤氲着绿色香气。 呦呦鸣叫的鹿,闻香辨色,从曹操《短歌行》中抬起头,跑来,嚼食在野之苹香,抬头鸣叫,呦呦之声呼应恒山出岫的流岚。流岚舒卷。 恒山人采艾,挂门楣,插窗棂,...
名师堂丨神奇的雨滴 外二章
夏天的风来的急、来的猛,携来骤雨,把它狠狠地摔在窗玻璃上,让晶莹的雨滴与明澈的玻璃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大雨滂沱,敲打着窗棂,水珠飞溅绽出千姿百态的花。 水珠缀在窗玻璃上,给玻璃笼上了一层雾气。哪儿是窗里,哪儿是窗外,不辨了方向。 一片绿色映...
名师堂丨深 夜 外一章
夜幕降临,漫天的雪花飘落下来。 夜一直延伸到天际,雪花的到来模糊了世界,眼前的白在黑夜中翻飞。 树木枝杈的脊背都擎住了雪的胴体,那雪的白虽深拥着世界,可还是沉浸在夜的黑。 我那额头上的白发伏在青丝中,显得那么鲜活、刺眼。 深夜里,岁月的脚步...
名师堂丨周庄的背影 组诗
银子浜 月光微醺,夜色深沉 涟漪在念经,星空 在银子浜里起皱 “银子浜里的沉银还在吗?” 在周庄,这种打听显得多余 几百年前那个深夜,离别 仓促而无奈,沈萬三 终于醒悟,周庄不姓沈 高屋矗立,曾经深藏 数不尽银两、荣耀 夜风越来越大,河水 ...
名师堂丨暮年之境 四首
看 见 回家的途中,我看见公交车站上的两个老人 紧牵着彼此干瘪的手 他们的另一只手提着一塑料袋的药 此时,落日的余晖正洒在了车站 也洒在了两个老人身上 還有我的身上,不曾落下 公交车终于来了,我看见他们 边回头、边叮咛地将对方搀扶进了车厢 ...
名师堂丨虚掩之门 三首
喊桃花 面对桃花 我惊羡地 忍不住一声嗨 桃花仿佛吃得一吓 打一个激灵 羞涩 涨红了满朵 种 竹 我在家院载下一棵青竹 想从竹那里 生出一节一节傲骨 每当深夜灯火下我展卷阅读时 闻听到更多的 是风拔竹的神韵 虚掩之门 风儿轻轻一...
名师堂丨花溪三杯酒 组诗
把 酒 月亮还在天空,我在人间 随影,四十余载 有时我会将它装进匣子 南北闯荡 更多时候,顺酒香的弥散 三步一植,五步一耕 转了几道弯,有人走散 有人,故意踉跄一闪 昙花一现,继而又恢复了人形 我很庆幸,至今还如稚童般贪婪 保持,仰望姿势 ...
名师堂丨天 空 外二首
我常常习惯于仰望 对一片天空肃然起敬 将目光置于高处 只是为了不让眼中的热泪 溢出眼眶 低垂的天空 被一只鹰慢慢拖起 高抬头颅 仰望一片深陷的蓝 还有厚埋辽阔的云朵 孤独的鹰 在天空的最高处 正在发起一场蓄谋已久的俯冲 整个大地开始陷入慌乱...
名师堂丨那么寂静 外四首
不远处,站着两匹马 它们身侧,树木次第生长 淹没的,是古战场?是遥远的国度? 两匹马那么寂静,它们用寂静 压抑着脖间翻动的鬃毛 和四蹄边汹涌的青草 它们低着头,把嘶鸣埋进慵懒时光 尽力摁住,那奔跑的风云和野心 余家湾即景 余家湾,三只鹰 像...
名师堂丨一小时以外的叙事 组诗
一只蛾,不断敲窗 一只蛾,不断敲窗 它不知我正在看一出悲剧 它只会扇翅膀 不会怜悯发黄的泪 它知道我正读到欢愉的部分 它扇走了部分月光 也不知“残酷”在慢慢现身 睡意渐起 纸上悲欢,一双翅膀驮不走 敲窗干啥,改不了 故事情节,也改不了梦的情...
名师堂丨遇见秋
遇见秋,是一个哲学的必然。 遇见秋,是趟过油腻腻的炎炎夏日,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期盼;遇见秋,是人约黄昏后,那一回眸的惊喜;遇见秋,更是历尽劫波相逢一笑的释然。任黄叶飘飞,北雁南去,一轮缺月下,我自落花人独立,安静,且傲然。 遇见秋,应在一个...
单行道丨城市涌起的高楼
现在的孩子,比三四十年前的我们 高多了 站在八樓,看到城市近几年涌起的高楼 比原来建筑高出一倍多 我惊喜于发现 世上这类似于“量子纠缠”的共性 毫无关联的事物 在同一光阴中,总能保持相同的 生长节奏...
单行道丨一只蝈蝈的自述
我是那一座当地人唤作“燕儿山”山上的一只蝈蝈。好奇怪,“燕儿山”是没有燕儿的。我就是在这儿享受着自己的一生因果。 春天里的三月,我在田间地头新生了。新生的我对眼前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我觉得眼前的世界是可爱的,当然了,我也是可爱的。 到了六月,...
单行道丨她
在五金店隔壁的她 长得最好看 不是西施,也使吴王勾践 动凡心 不是貂蝉,也使三国忙 一阵子 每个月我都报名回来一次 看桃花庵也看她 住在大北街的单身汉 常常令河水上涨 文化街同样也有眼睛通红 不管天下没下雨。她的门前 玫瑰花比花园还多 在外...
单行道丨一路向西
大师的佛语,已经没有什么隐秘 一只黑颈鹤,它的亮翅,早已破译了一切 驼铃之上,兽蹄之下 万物皆景点,过往的荒芜 卸下了岁月,沉重的铠甲 你饮黄河之水,我舀湟水之鱼 清晨煮沸黄昏,千年岩壁 還古道瘦月,一惊骇亮相、一破壁术 “唐蕃古道”,一路...
单行道丨早晨明亮
早晨明亮。空气新鲜 小小的风也可以自带微凉 在车上 母亲坐于我一侧 这让我心有所安 她还戴着春寒时候我给她买的那顶帽子 一路向西 天趋于雨前的满腹心事 一车的人,明明是各怀心事 却都说着 云淡风轻的题外话。比如 我此行的目的 是陪母亲去省立...
单行道丨冬天的旷野
季节策划了一场盛大的告别仪式 于是所有该走的都走了 阳光扯着云朵的衣襟,频频回首 最后消失在天的尽头 所有的鸟虫都哭泣着 直到没有了力气 树叶绕着枝头转啊转 一转身,留下决绝的背影 山寒,水瘦 一地枯黄也渐渐失了颜色 如电影落幕后的清寂 总...
单行道丨水的焦虑与渴望
望水的目光,定格在帆与涛的江面 回首来路,我在山之崖,树之根、草之尖 峡谷的逶迤苍茫 让我在匆忙间焦虑 生死未卜的前行,从沟壑到平原 是否如愿 等待那些叫河与川的名字 成为我的收容 山的狭窄,让我学会激荡的挑战 平原的宽广,让我經历汹涌的博...
单行道丨湄水之岸
暮春时节,你来吧 我着一袭袈裟 在湄水之岸,等你 昨夜,已替你念过了 三千遍菩提 我寻一片佛门净土 在通往永生的圣殿,等你 不怕打破,往生之路的静寂 流淌的时光里 我一次次敲响木鱼 舍下繁华,舍下苍凉和悲戚 就是为了,等你 山寺的飛鸟叽叽 ...
单行道丨南漪湖
把郞川河的每一滴水都当作漢字 密密麻麻地写进誓词 浪花签上自己的姓名 (把南漪湖提在手里。今夜 乘车赶往郑州) 把河南大地装不下的雨水 都倾倒给南漪湖 吞进肚子。南漪湖的纯平之心 一百年初心不改 南漪湖的水面,像最美的申请书...
单行道丨那道风景
三十年前 荒山野岭碧草漫透 貪婪伸向草原深处 掠夺得体无完肤 狂沙飞卷,遮天蔽日 放弃魔咒,有佛光加持 无数棵树苗插入荒漠 风雨喂养有幸活下来 碗口粗细 林涛阵阵,碧海及天 大自然就是这么奇怪 汗水化作灵秀 没有多余的语言 灵犀的只会意一笑...
单行道丨读 诗
静坐 读着两位逝者的遗著 一个因病骤死 一个卧轨暴亡 兩个人的光芒 像太阳底下青葱的麦苗 散发出阳光的味道 习惯了没有思想的生活 炫耀起丰盛的血肉之躯 和一副脑满肠肥的皮囊 流浪的日子 未能学会吃堑长智 岁月的精彩 就这样匆匆溜走...
单行道丨一片月光,染过故乡
顺着城市纵横交错的管网 躲回故乡泥土怀中 中年的水井 邻居家的屋檐,已苍老许多 鐵柄上锈迹,像回忆的淤青 每摇一圈辘轳 咯吱咯吱的喊声 就朝童年靠近一步 我,多像那只木桶 在触水的瞬间 迫不及待用腮呼吸 咕咚咕咚,念叨乡愁 甘甜,被井绳提上...
单行道丨六 月
琼。像是在诉说着一个漫长 而数折波澜的往年旧事 在一座小城。 它自由行走。穿梭在 意识交结的微风与光影 无处捕捉、现身。 不可撤销的印记。回想倩影, 是没有沾上一息落尘般 涓滴和启示着:另一个九月。 那是欢笑与苦泪的日子 你欢喜沉默,保持慢...
单行道丨秋分,牵手辽河
平分秋色,在辽河两岸 那棵山楂树也到中年 红果绿叶 色彩强烈对撞到极限 试着阅读一棵树 读懂一个人 少浪费几圈年轮 多深扎几寸树根 同坐在老街的相声里 喝一壶闲茶 同步到辽河的温馨中 目送秋水西流 不求回报的爱情 是心灵成长的必经之路 没有...
书间道丨《马桥词典》中的解构和重构
伴随着市场化和现代化的浪潮,90年代的文学具有了前所未有的多元化形态,身体、商业、利益、个体等成为时代的关键词。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民间意识形态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对在80年代依然牢固的主流意识形态造成了极大的冲决,因而造成了政治化叙事的基...
书间道丨黑 鸟
江非在他的诗歌《一个秋风漫漫退去的季节》中这样写道:“被灵魂和记忆唤醒/我又回到了我的出发之地/像一片傲慢的灰尘/又落回了飘起的谷地”。 读到此处,忽然间觉得这位诗人有着与众不同的傲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傲慢代表了某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某种目...
会员风采丨每一件器具都是树的一种想法
白纸自然地铺开一片辽阔,一片土地的辽阔,也亦一片田园的辽阔。面对这片辽阔,笔是一柄耕作的器具。它在这里播种下墨香,让无边的想象在这里生成幅员辽阔的长卷,叫闪光的思想于此处丰富出时代崭新的画图。而那一方蓄满浓墨的石砚,则如一方蓄满滋润之源的池...
会员风采丨你比月亮更遥远 外一首
所有的话托付月亮 铜锈之上,最怕你还记得我年轻的样子 十几个春天磨碎,我老成腐朽的木头 无数瀑布坠落,朦胧的白夹带雾气 文字失去意义。它只能给我虚无的安慰 我要的是炽热,哪怕来自发霉的火柴 在屋檐下抓住一条瀑布 一条鱼仰望,从三月的雨水逆流...
会员风采丨黑天鹅 三首
大蛇 远离人群,一条大蛇把王国搬进了山谷 孤独地守卫着空空的城 它的头上将长出黑色的王冠 长出胸鳍,并诞下一堆石头 它与一只千年乌龟为伴。乌龟将在夜里 为它讲述一些千年前的往事 这是一条被流放的大蛇 潜行在荒芜中,它见证了每一棵植物的枯荣 ...
会员风采丨风中有经幡的圣言 外一首
深夜,无底洞 小春秋浓缩在魔盒里 喇嘛低眉 一群人喝酒,唱挽歌 十只手捆绑在一起 關节的语言啪啪作响 欢快的狐狸 趴在你的躯体上 与此同时,流水解封 一些可以歌颂的事物 煮沸,冷却 再拿到案板上切割 她们探出头庆祝 帝国的神话 没有人再怀疑...
会员风采丨不眠的烛光
一场大雨,两条看不见尾巴的长龙 这是三湘大地,與一位老人告别的方式 关于他和这片土地及稻谷的关系 所有热爱他们的人,都知道 尘世间来不及飘香的稻禾,与我一样 在悲怆中垂首,为一种不悔的坚持和伟大 今夜,不眠的烛光,在手机屏上轻轻摇晃 我看见...
会员风采丨行吟者 外一首
雨的行吟,是从天空降落的那一刻开始 在我的童年里汇成一条哗啦啦的小溪 诗人刘年的行吟,是从一辆摩托车开始 一个人将戈壁、沙漠、草原,跑成一条不可阻挡的河 而我的行吟,注定是有些地方不能抵达 注定是途径之地,都将为我下起一场绵绵细雨 听 雨 ...
会员风采丨紫外线的划痕
去教室的路中 只有一条小河保持着喧嚣 阳光的影子躲在草尖 投射向教学楼楼顶那个闪动的男人 我能想象他脚下汗水浸湿的影子 在烈日下无处躲避身形 紫外线在可见光的掩护下 藏起电钻的哀嚎 即使波长足够渺小 此刻也能在那方寸的皮肤上留下印記 夏季的...
会员风采丨我开始
杜拉斯曾说过: “一颗星的爆发, 发生在1亿7千4百万年前” 川流不息的每一天, 都会生产一万五千吨的流量 我也曾经 追逐过一片来历不明的树叶 现实何曾偏执 我开始欣赏东路西营的蔷薇 盛满枫糖色的河影 我开始观察不引人注目的抽芽 试着给予温...
会员风采丨我打那林间走来 外一首
我打那林外走来 多姿的秒针圈画落蕊,无比娇柔 我打那林间走过 猛虎的躯壳在寂静处趴伏 ——亲吻泥土 数年后 再打那林中走出 生物性的界定淌出间隙,拦住蔷薇 ——免入虎口 我把爱情交由山峰命名 我把愛情交由山峰命名 彼岸的神威,在山巅统治 山...
会员风采丨在此间
此间是袖珍瓦房,是寡欲天堂 是二十七平方的摆设,受尽宠爱 此间是我,正襟危坐,眉眼出窍 不见墙屋四壁,门窗紧锁 此间是雪中野马,沙漠骆駝 此间是原上牦牛,汀边白鹭 此间是我二十二岁的叛逆 是三千二百公里的执着 此间是天空之镜不为人知的部分 ...
会员风采丨王春慧:湄水之岸
暮春时节,你来吧 我着一袭袈裟 在湄水之岸,等你 昨夜,已替你念过了 三千遍菩提 我寻一片佛门净土 在通往永生的圣殿,等你 不怕打破,往生之路的靜寂 流淌的时光里 我一次次敲响木鱼 舍下繁华,舍下苍凉和悲戚 就是为了,等你 山寺的飞鸟叽叽 ...
互动吧丨神奇小知识
猫狗最怕吸尘器 猫能听见的声音频率,远比人类还要高出许多。人耳的上限大约是2000兹,狗狗却有5000赫兹,猫咪甚至达到65000赫兹。所以某些人耳无法察觉的高频噪声,对猫狗而言,却是如同鬼哭狼嚎一般地撕心裂肺。像吸尘器、吹风机这类我们习以...
话题丨无知的乐趣
同一个普通城里人在乡下散步——也许,特别是在四月份或五月份——而不对他的无知的领域像海洋那样宽阔感到惊讶是不可能的。成千上万的男女活著然后死去,一辈子也不知道山毛榉和榆树之间有什么区别,不知道乌鸦和画眉的啼鸣有什么不同。很可能,在一座现代化...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诗世界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8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诗世界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