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赛鹤岭的雾

我不认为赛鹤岭属于任何人,尽管这座深山里很多孩子已经占山为王多年。它只属于我。不单单是因为雾的缘故,我用我的诗句霸占了它。

夏天的的早晨,赛鹤岭升起浓醇的薄雾,无论雨天还是清空,求学的孩子都在薄雾的恐惧中起床,抹了一把脸吃过土豆稀饭,孤零零地拖着花布书包去上学。缥缈的雾挡住了村路,甚至所有的周围只能看见自己模糊不清的手与脚,其他东西几乎不存在。(剩余88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