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24年04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每个人理应赞美一次大地
我庆幸我见过大地,比如今的儿童幸运。大地有田但不全是田亩,还有荒野、沙砾与河流,花草、树木和动物是大地最早的居民。落日好像点燃了一万个柴火垛,月光洒在铺着细沙的河滩,风里有柳树的苦味、河水的腥味、野兔的粪便味和狐狸的骚味。大地上野花盛开,颜...
品行丨探秘“月亮之都”
“城在山中,山在城中”的宜春,之所以被誉为中国的“月亮之都”,得益于其境内的明月山。此山方圆62平方公里,由12座海拔千米左右的山峰组成,山势逶迤,层峦叠嶂。茂林深丛,怪石嶙峋,千态万状,别有奥趣,风骨魁奇而韫异气。主峰高达1700多米,整...
品行丨漫步颐和园
一个秋日,我们又一次走进颐和园。 走的是东门,仁寿殿门前的龙、凤和麒麟,依然守卫在那里。几株古老的金桂树正在开花,香气满园。这种香味甚是特别,异于丁香,也异于金叶女贞,一口吸来,直击你的肺腑深处。遂想起有一年的十月,我与内子到中国作家协会杭...
品行丨徒步高黎贡山
“在这个星球的北回归线上,唯有云南的高山峡谷延绵不绝。雪山长冬,热谷永夏。无论何时前来,你都能在这知道四季的壮丽,和那些活在恒春里,快意斑斓的云南人。”《孤独星球》里的这句话像一瓶浓缩果汁,什么时候提起来,记忆里都涌上一股回甘。 当北方的城...
品行丨烟雨柳江
有的江,粗犷奔腾;有的江,温婉如柳。后者,譬如柳江。 柳江之“柳”,并非柳树。柳江古镇原名明月镇,始建于南宋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柳江古镇”之得名,源于此地柳姓和姜姓两户人家,他们共同出资新建了古镇的石板长街,百姓为了歌颂纪念他们的...
品味丨一碟辣酱
有一年,在香港教書。 港人非常尊师,开学第一周校长在自己家里请了一桌席,有十位教授赴宴,我也在内。这种席,每周一次,务必使校长在学期中能和每位教员谈谈。我因为是客,所以列在首批客人名单里。 这种好事因为在台湾从未发生过,我十分兴头地去赴宴。...
品味丨打年糕
江南年糕这一美食在江浙一带已流传两千多年,且俨然成为春节的时令食品。每年进入腊月,掸新、打年糕、做米酒、贴春联、吃年夜饭、放鞭炮、走亲戚等接踵而至,日子里天天渲染着浓郁的过年气氛。对江南地区的农村人来说,打年糕是过年前必做的一件大事,几乎家...
品味丨过年萝卜
时光的脚步匆匆前行,春节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在乡间,在人们的生活口语里,春节称做“过年”。在这天,人们从农历旧年跨进农历新年。这是我们这个民族,我们这块国土上最隆重的节日。每每这时候,年少时在故乡过年的情景就会涌上心来。年岁愈大,儿时的记忆...
品味丨古人如何花式吃豆腐
过年了,很多地方都有制作年豆腐的习俗。 说起吃豆腐的花样,古人可是非常有心得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清代神魔传奇小说《镜花缘》中,小说中的主人公林之洋、唐敖、多九公等游历到一个叫作淑士国的国度,并在这个国度的酒馆里吃到了各式各样的豆腐菜:豆腐...
品味丨饮食姿态
现在,已经见不到几十年前闽南老家的乡民吃饭的姿态了:左手用三个手指头托着一个大鸡角碗,无名指和小指头往里兜一个小花碗。大碗里盛的是番薯,或是番薯干,都是煮汤,好一点的是番薯稀饭,小碗里盛的是咸笃笃的豆豉酱瓜。他们通常不在家里吃饭,而是找个墙...
品言丨忘记有一盆花
蕭红在《呼兰河传》中描绘她家后园的情形:“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花就开一个花,愿意结一个瓜就结一个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瓜...
品言丨每片叶子都有自己的声音
树叶是可以当哨子吹的,只是我一直没听人正儿八经地吹过。 有一天,我尝试着将随手摘下的一片树叶对折了一下,然后放在唇边嘬气轻吹,竟吹出了好听的声音。这是一片新叶,嫩薄清亮,吹出来的声音竟然有点稚嫩的清新的意味。 那天之后,我走在路上,常常会摘...
品言丨人到无求品自高
以前有很多人问过我,我最喜欢哪些历史人物?如果让我选,我最想当哪个历史人物? 其实中国历史最舒服的人就是乾隆皇帝,一生下来就是皇帝,也没皇位争夺问题,也没做过什么杀人放火的大事,一生舒舒服服当个太平皇帝,还为中国建立很大的版图,荣华富贵至死...
品言丨如果觉得有意义,那就是意义
一 我每天早上遛狗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个“疯子”。 他穿得很单薄,手里总是拿着一个纯净水的塑料瓶,瓶口扎了眼,这样水就可以喷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喷水浇路边的灌木。 他也没有什么别的行为,就是给小树浇水。 有一次我出门晚了,看到他已经在江边走了...
品言丨中年归向求知
木心先生有一篇文章叫《晚来欲雪》,其中第六节说:“初临瑞士,感覺牛奶和冰激凌空前好喝、好吃,后来只觉得牛奶是牛奶、冰激凌是冰激凌。问问最近刚到瑞士的人,回答是牛奶和冰激凌非常好喝、好吃。”然后木心先生就转到了下一段——“爱情?”再什么也没说...
品艺丨鹤的舞蹈
我相信自己与鹤是有缘的。60年代末从杭州到北大荒下乡时,我报名的那个农场,就叫做鹤立河农场,隶属鹤岗市。想来在很久以前,三江平原湿地上,一定曾经自由地生活着许多许多白鹤灰鹤,那地方因鹤得名。 但我到达鹤立河农场的连队时,几乎已经见不到鹤的踪...
品艺丨散文是聊天艺术
散文是聊天艺术。何谓聊天?就是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说话方式,万事天做主,什么事都先跟天说,人顺便听到。 把地上的事往天上聊,也是所有文学艺术所追求的最高表达。从地上开始,朝天上言说,余音让地上的人隐约听见。文学艺术的初始都是...
品艺丨再谈读书
读书不见得是一种高尚的事,现在也早过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时代了,但不可否认当下还有一批爱读书的人。我是个爱书的人,但却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往往买的多读的少——现在买的也少了,上个月有个读书日,在网上淘了几本书,到现在一本也没有看完...
品艺丨最难写的是书评
关于做书评的态度可分为对人对事两方面讨论。 对人方面 第一要義就是用真姓名。用了真姓名,就表示你肯负责任;用了真姓名,使你为了名誉攸关,许多卑鄙下流的话都不至出于口;用了真姓名,能使你慎于批评,一言一语必求精当。 如果是一篇恭维人的书评,也...
品相丨迟行
一条路上,间隔不远,一株盛放的木棉花,使我停下来,抬头看了好几次。 树干直挺耸立,树枝平平伸展出去,像手臂,承载着一朵一朵赭黄橘红的花。仰头看,整株木棉像一支盛大的烛台,满满一树花朵,艳红鲜黄,像明亮灿烂的烛光火焰,一齐点燃,在阳光下跳跃闪...
品相丨春风慈惠 枯木不染
毕竟,大自然有其固有的节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礼记·月令》中说,“孟春之月,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虽则于塞北而言,真正意义上的春天尚有万里之遥,恨未雪融、更待冰消,风依旧料料峭峭,寒衣在身,犹然嫌薄;大地亦呈...
品相丨夜归者的礼物
在父亲的壮年时代,他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到全国各地的天文台调试他亲自设计的天文望远镜,观察随着时间推移星辰排布的微妙变化。调试工作通常十分漫长,父亲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因此,工作结束后,他会迫不及待地告知归程。 通常,父亲会打电话到离我家最近...
品相丨他乡过春节
2011年的春节,我是在澳大利亚悉尼度过的。 我和儿子一家到唐人街观看舞狮子。随着欢快的锣鼓声,几头雄狮在街头舞得精神抖擞,舞得多姿多彩。一头又一头喜气洋洋的雄狮,高昂着头,威武健硕,弹跳腾挪,引来众多游人驻足观赏。狮子不时跳进街面的店里,...
品相丨寻找黑夜
兒时,我们经常在漆黑一团的夜里打夜仗,手里拿着弹弓,从村东打到村西。无论怎么黑的夜里,我根本就不用看脚下,只需用心捕捉对方。在城里生活久了,我丧失了对黑夜的适应能力。在城里即便走在午夜三点的街头,仍然亮如白昼。城市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永昼...
品情丨回家二百八十里
三哥说,姑父一直想回到老家,回到他的出生地和归宿地。三哥说,姑父到死都想。三哥说,姑父死的时候,他在台湾创作采风。听到父亲的死讯,他提前从台湾赶了回来,见着的是平静的父亲。 四哥说,姑父到死,都挂念着老家,挂念着老家的亲人。四哥说,姑父死前...
品情丨以爱之名
我从小就喜欢孩子,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男孩还是女孩、长得好不好看、乖不乖都无所谓,是孩子我就喜欢。 听说,喜欢孩子的女人不是富有爱心,就是母爱泛滥,这个说法恐怕有些肤浅,也有些绝对。拿我来说,喜欢孩子是一种本能,更是一种自我满足。成年人之间...
品情丨母亲与猫
大约是在2000年秋日的一个周末,我从西安回周至老家看望母亲。以往只要母亲知道我回家,就会早早在村口的桥头上等我,但这次我进了村东头,也没看见村西头桥头上那熟悉的身影。我疾步走进院门,只见母亲坐在屋前的石墩上,怀里抱着那只大花猫,一动不动。...
品情丨想念
活着的人不停地走着,不计较白天或黑夜,累了歇会儿,缓过来了再走,也不知啥时是尽头。可真正走了的人便有了自己特定的时日,如开三、过七、忌日之类。娘走了,把日子堆了起来,堆满了十个年头。这几年所谓的回家就是到娘的坟头。 十年前,临近中秋,兄弟姐...
品情丨“卑微”的父亲
那天回家,父亲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在他眼前晃了晃,让他赶紧藏起来,别让母亲发现。他斜看一眼,拒绝了。在我的好心劝说下,他才打开那空荡荡的钱包,把百元大钞放进去。想到父亲这回终于不用憋屈地向母亲讨要五元钱了,我心里暗暗得意...
品物丨旧书
吴庆祥十二岁学徒,学的是古书铺的徒。 古书铺和古董店很像,“半年不卖货,卖货吃半年”。吴庆祥的说法是,卖货吃半年的“货”,说的是大买卖。大买卖当然不好做,可卖个石印帖啦,卖个寿山石料啦,总是有的,进进出出,总是个买卖。 进进出出的,各种人都...
品物丨故乡手记
结香 有些植物的名字真是好听。比如,结香。 木叶脱尽,山岭冷寂。乌桕树在寒风中颤栗。我特地说到乌桕树,是因为它在这山里特别高大。在秋天,它全身彤红,像是一位涨红了脸的汉子,吭哧吭哧,把整个山谷都抬了起来。 青翠的竹叶,算是冬天山里最富有生机...
品物丨不在意版本品相
藏書山积,世有藏书不读者,读书水流,而无读书不藏者,故曰买书藏书是读书人无尽的话题。老生常谈,古人谈,陈词滥调,今人也谈。 淘书之趣,旧书摊上有故事。其间的勾画题记,可窥原主人的学识。若夹杂一二发票之类纸条,尚可猜得其流传之序。淘书之趣,在...
品物丨插秧
陕南多梯田。一道蓄水保土的石坎,就是一级台阶。老农从山脚上山,成熟的庄稼从半山腰下山,只有泥土不用抬脚动步,一门心思孕育五谷。农家日子的富态,尽在黄土地的富态里,尽在庄稼人早出晚归的耕作里。旱地多分布在阳坡的山山峁峁,水田则依山势横臥在沟旁...
品物丨空白笔记本
到一家非常精致、讲究品味的书店买书,顺道绕到文具部去,发现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 在这家书局里的书售价都在一百到两百元之间,可是一本普通的笔记簿售价都在两百元以上,稍微精致一点的则都在五百元以上。由于我平常都使用廉价的笔记本来记事,使我对现今...
品史丨再尝“道旁苦李”
“看人家的娃都很有出息,人家的娃总比自家的乖巧懂事,以至于人家的什么都是好的……”以前父亲每每讲起这个故事,我总不免啧啧几下,一副极为羡慕感叹的样子。而我因着从小听了这样的故事,受着这样的教育,似乎也变得“聪明”起来,甚至自以为是了。 多年...
品史丨贵适志乎
我想,要是那年楚怀王不听所谓的谗言,继续重用屈原,老屈就不会写《离骚》了,问天问地,蹈江自杀。世间就多了一个称职的三闾大夫,少了一个千古称颂的诗人。 我再想,要是那年高力士不在唐玄宗跟前嚼舌根子,让李太白继续写“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
品史丨古代怎么判未成年人犯罪
乾隆四十三年,四川盐亭县。这天,两名九岁的小男孩——刘縻子和李子相,一同在河坝放羊。中午休息时,刘縻子向李子相讨要了午餐葫豆,李子相并未吝啬,把自己的葫豆分给了刘縻子。 刘縻子食毕却再次向李子相讨要,李子相不给,刘縻子竟恼羞成怒开始辱骂、殴...
品史丨领先一千年的宋人审美
我常常疑心,宋是历史上一个积贫积弱的朝代,且在各朝中疆域最小,更在北宋后偏安一隅。而她的美学,为何却可以领先世界一千年? 宋史专家邓小南在三联中读的《宋朝美学十讲》讲到,宋代是一个“生于忧患,长与忧患”的国家。那时的人们,对于自己国家的薄弱...
品史丨如何做到名传天下
在古代一个交通不是十分发达的社会里面,想要自己的的名字天下皆知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因为在古代的城市和城市之间的距离是非常远的,且也没有便捷的现代交通工具,一般只能靠徒步、马车、骑马、坐船出行,遇到恶劣的天气那更是寸步难行,所以一个人在自己的...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部分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