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黑夜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打开文本图片集

兒时,我们经常在漆黑一团的夜里打夜仗,手里拿着弹弓,从村东打到村西。无论怎么黑的夜里,我根本就不用看脚下,只需用心捕捉对方。在城里生活久了,我丧失了对黑夜的适应能力。在城里即便走在午夜三点的街头,仍然亮如白昼。城市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永昼,夜消失了。每次回乡,我都不禁探出头,看看这乡村的夜空,结实得无边无际啊,被它吞没和包裹着的感觉是多么地温馨。(剩余670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