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半个父亲疼

这些年,感觉时间在不停提速,尤其是对父亲。从牙齿到骨骼,他所有坚硬的部分,都迅速钝化、脆弱。走在路上,每遇见老人,我总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有时,还会从他身后追到身前……我总觉得,他是我父亲。

父亲老成所有老人的样子——干瘦,呆滞,不苟言笑。但年轻时,他棱角分明,一顶光头,哪怕十里外咳嗽一声,我也辨得出来。(剩余145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