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暮年之殇

喝完粥,吃了药,母亲重新回到床上。时间是早晨六点半。

从半敞的白色烤漆门里,我看见母亲面向墙壁,侧身躺在床的左边。床右边空出来的一大块,堆放着她的尿布、印花上衣和抓痒爬。平板放在离她眼睛不到两尺的地方,正在播放电视剧《夏家三千金》——这是现在唯一能长久抓住母亲的东西,她已经看了无数遍,每次看,都像是第一次。(剩余593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