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替父亲拾骨(三首)

替父亲拾骨

我首先担心多雨的天气

午后的阳光像地火,往往招来阵雨

如果是暴雨,他们将无法开挖

三个工人都是平政镇北河村人氏

赤膊单肩扛金缸的才是师傅,姓窦

1986年出生,家里有两个孩子

谈到工钱时,他羞涩地憨笑

“每人三百

红包不算”

另两个工人也很壮实

他们管窦师傅叫哥

山高路险,窦师傅滑倒了两(剩余236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赌徒
    广州文艺 2009年10期

    广州文艺

  • 浮萍
    广州文艺 2010年12期

    广州文艺

  • 女犊
    广州文艺 2013年11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