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绿鸵鸟行动

十年时间,钟小麦长高了,壮实了,微微驼背的习惯没改。他穿一身制服,西服式翻领,硬挺的肩章,到得最晚,说是刚送完信赶过来。那身制服比军装颜色深,和警察制服一样挺拔,穿在钟小麦身上,让他有了脱胎换骨的味道。那是孔莉自初中毕业后,第一次见到钟小麦。

来了三十多位同学,孔莉和钟小麦没坐一桌。熟稔的感觉乍然而生,是在钟小麦过来敬酒的那一刻。(剩余10521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打赌
    广州文艺 2008年09期

    广州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