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们的大脑


打开文本图片集

这天我刚到办公室,经理伊凡·彼得洛维奇就把我叫过去,商讨人事变动问题。他说:“昨天,我和集团的一些高管闲聊,有人说有一家直属企业的经理退休了,他们问我,想不想推荐自己的副手去接替这个位置。我想这是好事嘛,所以找你来商量一下,看让谁去合适。让库列金去,怎么样?”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库列金绝不能去,这是毋庸置疑的。(剩余86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