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送别


打开文本图片集

十八年前,在我故乡的那个小县城,在那个脏乱的小小汽车站里,确切地说,在汽车站出口处的那个平淡无奇的斜坡上,我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页被永远地掀过去了。

当年的那个小车站在一处洼地里,车出站后要爬一个三十多米长的斜坡。其实那坡并不怎么陡,成年人骑自行车加把劲儿也就冲上去了。但是,对于那种载满乘客的老式解放车,要爬上那个斜坡,非得一脚油门踩到底不可。(剩余143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