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飞天 (2022年05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为主,兼及报告文学和文学评论。立足西北,面向全国。有众多的文学名家和新人在这里亮相,每年有大量作品...     展开
原价:¥11.00   促销价:¥6.6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中篇小说丨地衣渡
李小坪,宜都人。作品刊发于《北京文学》《飞天》《天津文学》《星火》《散文选刊》《长江丛刊》《都市》《椰城》《牡丹》《长江文艺评论》等刊物。曾获《长江丛刊》文学奖。 1 宋偶得又来到了中光街上废弃的厂区里。 这个厂区,曾是60年代红极一时的三...
中篇小说丨金色
杜亮亮,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电力班学员。作品见于《江南》《飞天》《文学港》《红豆》等杂志,曾获《飞天》《鹿鸣》等杂志文学奖。出版长篇小说《未曾牵手》,散文集《北风吹过江南》,小说集《高复班》等。 一 罗娜动身的那个清晨,大山震怒。...
短篇小说丨明天是个好天气
赵勤,女,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东莞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有小说在《十月》《上海文学》《飞天》《西湖》《清明》《西部》《青年作家》等杂志发表,出版散文集《重返阿瓦提》。短篇小说《教堂蓝》获东莞荷花文学奖。散文《观音山下》...
短篇小说丨高光时刻
雪归,本名杨秀珍,青海省海东市平安区人,中国作协会员。作品见于《清明》《朔方》《芳草》《西藏文学》《飞天》《山东文学》《青海湖》等刊,入选《作品与争鸣》等多种选本,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暗蚀》《无脚鸟》《在我之上》《这世界》,散文随笔集《云端或...
短篇小说丨手足
熊焱,1980年生,贵州瓮安人。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陈子昂诗歌奖、四川文学奖、尹珍诗歌奖、《黄河》文学奖、海子诗歌奖等奖项。著有诗集《时间终于让我明白》《爱无尽》《闪电的回音》,长篇小说《血路》。现居成都。 你哥来了! 罗小宇在办公室加班的...
散文随笔丨花语流年
风过蔷薇 初夏时节的绿野小城,任凭蔷薇信手涂鸦。无论是雕栏玉砌、幽庭深院,还是公园广场、街边巷角、阳台窗户,广阔与方寸之间,都可见明丽热烈、娇艳欲滴的蔷薇花盛世缠绵。“不搖香已乱,无风花自飞”,每每路过,衣袂留香。这还不够,打开微信朋友圈,...
散文随笔丨旧时芳踪
奶奶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四月的阳光很是芬芳,照在她的脸上。风一吹,阳光似乎索索抖动几下,她脸上那块光斑也像一朵花儿,沉醉了。 我们守在奶奶身边。她再也不会点着我们的鼻子,用瘪瘪的嘴说:“小鬼!”奶奶生前又懒又馋,再也不会和我们争东西吃了。...
散文随笔丨文殊院中的静思
也许是岁数大了,在外地出差忙完工作后,我总喜欢去当地的古寺静静地坐上一会儿。我对佛学并无研究,只是喜欢古寺中的那份清净。尤其在夕阳西下时,只要时间允许,我都会去寺中听暮鼓梵音。似乎在那一刻,自己的内心能得到片刻的安静。 生活在成人的内心总是...
散文随笔丨寂静的柳树
一 我老家依偎在中卫黄河南岸的一个静静的黄河湾里。进了村庄,满眼都是柳树,乍一看,人仿佛寄居在柳树林里的鸟儿,悠然过往树间。村庄以西一片连一片的柳树林,更是密密匝匝,堵得风都吹不过来,急得旋在河面上打转儿。 黄河湾为什么有这么多柳树?村里人...
魅力乡村丨庄稼一样长在地里的庄稼人(散文)
1 “柏杨村,地处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民乐乡,海拔2600米,属二阴冷凉半干旱地区,主产豌豆、油菜籽、胡麻、小麦、中药材、羊肚菌、马铃薯等,有明朝洪武年间烽火台遗址,保留少量原始天然林。” 动笔时,我再次查阅了柏杨村的相关资料。和西北千山万壑...
诗歌丨简单
谁不喜欢善意的流水 一只绵羊喝水 它低下头的样子 让我想起了母亲在身边的日子 戈壁滩那么大 朝哪个方向走都是好的 走着,走着 消磨掉了半生 最好的路順着风 所有的时辰都是好时辰 我跟在一只羊的身后 像一直跟着母亲...
诗歌丨两只蚂蚁在巴丹吉林相遇
一只蚂蚁,和 另一只蚂蚁在沙漠相遇 它们伸出触角拥抱、交谈 两只蚂蚁的沙漠 是两倍的盛大、孤獨和喜悦 看流云是流云 它托举着人间的灯盏 看黄沙是黄沙 它饱含着慈悲的河流 面染的风霜不要洗 也不要交换经书,诉说来路 一只蚂蚁和另一只蚂蚁在沙漠...
诗歌丨沙峰上的一只靴子
再扔高一点也许会更好 一只靴子倾斜的角度 是风沙悬着的心 它快要哭出来了 即将变成一粒绝望的沙子 不停地下落 掩埋和被掩埋 都有着一张疲惫的面孔 越来越低 万物都是沙子 每一粒沙子 都隐藏着崩溃的瞬間...
诗歌丨离开
走出巴丹吉林时 请倒空鞋子里的沙子 不要带一粒沙子去异乡 让沙子能继续做一粒沙子 原谅的过程是不断地被原谅 必须把心掏出来 必须长歌痛饮 把酒和一辈子后悔的事咽下去 一粒沙子 从来不说出孤单 黑夜来了 也不会轻易动用灯盏 坐在黑暗中 其实也...
诗歌丨一只骆驼离开驼群
不再需要苜蓿和白糖 不再需要愛抚和负重 孩子们也足够多了,子子孙孙 变成一支新的队伍和更新的队伍 剩下的时间它要独自走 往陌生的地方走 往黄昏处走,往落日处走 它带着空扁扁的峰袋走 带着残破的牙床走 带着反刍的记忆走 一直走 直到以新的面孔...
诗歌丨我们在山间唱歌
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只膝蓋红肿的老山羊 坐进了石头的缝隙 不要再朗诵诗歌了 古人一定是听见了 石头上的帐篷里熬着奶茶 不要再谈起那个风雪夜 世间唯有美 和苦难无法转述 我们只在山间唱歌 为低下头的阿妈 为背过身去的雪...
诗歌丨故乡
车经过雅布赖时 体内的河流慢了下来 屋顶的炊烟 在空中站了站,又站了站 掏空了盐 每一个湖泊都敞开心扉 白杨树和母亲 在暮色里站成一枚疼痛的词 面对故乡 我为空空的双手而滿怀愧疚 面对故人 我不是流泪了 是一股风拐进了我的眼睛...
诗歌丨一个我,和无数的我
怎样才能知道 谁是良人 来访者携带着雨水、蜜汁和月光 一颗星子暗淡,另一颗星子亮起 谁向谁借命 遗落的光从谁的眼睛里跌出来走远 深秋,一封书信从远方寄来 这迟到的箴言和背叛者 说出前半生的坎坷和后半生更多的坎坷 我不信他 我有我的打算 我最...
诗歌丨次曲神湖
次曲收走了她唯一的儿子。母亲 哭了三天三夜 眼睛哭瞎了,也没能把儿子哭回来 盲母每天都去哭。久而久之 打动了次曲神湖 一次,盲母在次曲神湖边睡着了 突然做了一個梦。梦里 有人给了她一捆柴禾 她顺手拿了一根,当拐杖 等她醒来,发现那根木棍是银...
诗歌丨写给勒阿的孩子们
勒阿的水,从勒阿流出去 才能流成江河大海 勒阿人 返回勒阿就得把江河大海带回来 勒阿的山,赶都赶不走 它们与勒阿唇齿相依 勒阿人,一定要 給山神煨好桑、插好箭 勒阿的土,每抓一把都是青稞 不种青稞,勒阿人拿什么来煨桑祭神 勒阿的故事,虽然陈...
诗歌丨勒阿人没有墓志铭
一代人换一代人。勒阿人的历史 是口耳相传的 活著的一生,交给佛 死了,就把自己交给火 有贤者降生,他们是无名氏 愚者,他们也是 都来自一位母亲。母亲仍是无名氏 往生的人,没能像帝王将相那样 活在史书里 只活在,一代又一代勒阿人的心里 时间久...
诗歌丨吃苹果的老人
他的臼齿又掉了三颗。时间的利刃 削苹果一樣,削他 他嚼苹果,好像嚼着铁 即便这样 他仍嚼着,跟一颗咬碎的苹果较劲 或者,他并不想嚼一颗红彤彤的苹果 他只是嚼着,生活的铁...
诗歌丨果耶小镇
八歲那年,我随父母经过果耶 第一次见到白龙江 我忍不住喊出声来:快看,大海,大海! 后来,我多次经过果耶 那时候爷爷总是带着我走 我还是孙子。我的世界就果耶那么大 再后来,爷爷谢世 剩父母带着我从果耶来来回回地走 果耶仍叫果耶,爷爷像龙江水...
诗歌丨在勒阿写诗
在勒阿写诗,我是轻松的 可以不用过多炫技 只要母亲能看懂,就可以了 我不写青稞地。青稞地白白地荒着 那些杂草像我的情绪 盘根错节在诗句中 不写牛羊,山坡上已无牛羊 现在我还把它们入诗 我的诗就显得空洞、乏味、做作 被排擠的旧寺,脱下的藏服,...
诗歌丨年卜热桑神山
一场天火,落在年卜热桑神山 火势凶猛异常 整整烧了一个月,人们才把火扑灭 年卜热桑神山是火中炼过的 一位来自卓尼的 行脚僧,化缘至此 见神山里奔跑着一对金羊 僧伽去年卜热桑神山做客 席间,又看到一张 金桌。那金桌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海 日出,...
诗歌丨扎色神山
丢魂的人,去扎色神山喊魂 才能把魂喊回来 没有魂的人,活着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有人求財,有人求子,有人求平安 也有人求死的时候 再不要受活罪 祭神山的时候,有个小孩随口说了句: 扎色神山不算高,人心其实比天高 扎色神山是勒阿最高的山 但勒阿...
诗歌丨口弦
竹子做的口弦,有流水的声音 少女們弹爱情,妇女们弹生活 男人们留下来,做口弦 口弦好弹,情话难说 你再不说,未婚的女子 就都一个个要嫁人啦 你有老虎的胆 你有鹦鹉的舌 你有蜜蜂的嘴 可你到底有没有一颗真诚善良的心 悲伤的人把悲伤留在口弦上 ...
诗歌丨静物
卧室的遮光布静静地垂着 像一帘幽深的瀑布 它是窗户的刘海 有时被拉开,有时合起 醒来时正好会听到鸟鸣 叽叽喳喳的麻雀 是窗的常客,它们常在早晨 或者午休之后,成为另一个主角 罗平正在降雨呢 罗平将连续数日降雨 麻雀不会来了 雨聲是水死后的传...
诗歌丨爱着一道门
一滴水便可尽情地把世界 倒映和摇晃,一泣沙子 从地下巨大的岩床上生出 一朵油菜花,也是一片全息之海 经常以飘浮的东西为导向 比如天空的云,云之上的星辰 比如风中的落叶,以及水中 来历不明的漂浮物 把表情折叠起来,并不能掩饰 表情里的不堪。拳...
诗歌丨质数的蝉
偶尔去相石阶森林公园 雄蝉们超过90分贝的合唱 让我明白,不是所有宏大的聲音 都源自肺腑 调好一个十三或十七年的闹钟 蝉醒,所有的心事 都不再是秘密。它们在集体主义的嘶鸣中 告诉身处的世界 那份无比喧嚣的孤独 在蝉的质数的年份,天敌们最先失...
诗歌丨高山上的花
或许人们更愿意 在晴天爬上马街的高山 哈租彝家有山头连绵的后花园 或许杜鹃花更愿意 在春天開遍逶迤的山岭 在离天最近的也方倾其所有 或许是因为更喜欢沙岩的颗粒 它们才与夜晚的繁星为邻 它们才与人间的灯火为壑 或许那天空中匆匆的云霞 也曾有片...
诗歌丨春祭,或刺
对门而坐,只隔着歹墨海子 生与死有十八亩油菜花开的距离 坟后的小水塘早年就蒸发了 只空留名字 通向春祭的路上 一簇十大功劳吐着花穗 像生前您头顶的毛邊帽沿 有一种呼喊,像叶缘上的长刺 在爆竹声中撕心裂肺 假牙与白瓷口缸,闭口不应 揪一把小叔...
诗歌丨麻雀之歌
季节如沙漏 秋风中银杏树的叶子 沙子一般流走 光秃秃的枝丫 正是从土地里翻转出来的根系 事物似乎都有惊人的对称 企图阻止什么向时间的一侧坍塌 麻雀是一群淘气的精靈 枝头嬉戏,宛如风中的叶子 它们每啄食一个日子 便照亮一次歌喉 给空洞的时光填...
诗歌丨我拥有满地的落叶
我倔强地守在长安城的明天 隱身在烟雨蒙蒙的今天 怀念相思已深的昨天 四四方方的城墙适合相思 当我登上大雁塔,我还能拥有什么 芙蓉园的月光压迫着我的呼吸 有那么一刻,我的心跳渐渐慢了下来 不能拥有你,我还有月亮 没有月亮,我还有长安城 没有长...
诗歌丨思念
夏天的燥热消失在微弱的蝉鸣里 秋雨也许懂得落叶的深情 我想追回熱恋的温度 追回深情和汹涌 不强求落叶黄金般的梦境 每一片是否积攒了思念 我已经接受了在北方 在长安城的文景路上 慢慢地思念,慢慢地变老...
诗歌丨写一首诗
我给银杏树写一首诗 希望可以得到她金黄色的馈赠 我给开满枝头的桂花写一首诗 她把香气送给了我 我给笑得灿烂的石榴写一首诗 她非要让我把她带回家 回家的路上 我抚摸朝着阳光方向生长的青苔 摘一朵草丛中盛开的蘑菇 和洒水车一起循环一首歌 回忆就...
诗歌丨那一刻
你在风中把我的一缕发丝绕到耳后 我当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 只是现在,在我仅有的回忆中 你眼神中的焰火 就像落日的余烬燃烧在山峦的缺口 那一刻,我觉得十月的空气 因为青苔与桂花的甜香 而使得北方也會如此黏稠温润...
诗歌丨沿着冬天的文景路
我怀念那时夜色下的微醺 酒杯摇晃你泡沫般的誓言 但我情愿沉溺晚风的悠扬 时光过于沉重,再也无法扇动 蝴蝶的翅膀,它们只适合在春天起舞 在百花中抖落花粉 沿着一枚银杏叶的脉络 我找不到你的方向 有什么燃烧或者熄灭在落日的邊缘 我的思念和爱每天...
诗歌丨没有唐诗的长安
残荷怎么会听懂烟火里的对白 我却可以听见你低声的吟唱 只有爱才是真切的 仿佛等原谅,被救赎 东郊的幸福林,西郊的诗经里 南郊的大雁塔,北郊的大明宮 长安城的一切都是借口 而挂在芙蓉园树上的灯盏 不再抱紧大唐的盛世和繁华 它们好像离尘的焰火 ...
诗歌丨和一池残荷对话
空气中有糖炒栗子的甜蜜 也有淡黄色枇杷花落的清香 雨刮器不停地摩挲车玻璃 一些念想剛涌现又被摁下心头 我用尽了词语,面对多雨的长安城 也找不到合适的抒情 我只能竖起耳朵听雨水的声音 和竹林对话,和落叶对话 和屋檐下一只孤独的猫对话 和一池残...
诗歌丨观云
在海北,你能看到云的白 比漫步的羊群更具体 每到一个崖豁,它们就会密集起来 用不断变厚的踌躇,堵上时光 隐秘的缺口 不必再说山体的高大了 我要你看看,马匹怎样带走了河流 山路怎样丢失了鸟鸣 空闊的草场上,两只哀怨的羊 怎样约定—— 成为彼此...
诗歌丨沙柳河
沙柳河的鱼,是平静的箭簇 它们越过一湾一湾的预言 把命运交给清浅月色 水鸟没有赶来,轻盈的羽翅 被定格在镜框里,再远的飞翔 也抵不过一支芦苇的想象 我在观鱼台的走廊上,感到这样的平静 慢慢刺穿我。內心鱼鸟翻动 要我交出闪电。大河隐没时,月已...
诗歌丨波澜
天鹅是湖的波澜 牦牛是草场的波澜 五匹白马走来,成为歌谣和风的波澜 但是山的起伏、绵延 并不能构成肉眼的准确判断 消失的羊群,是遥远的大湖之岸 但是这湖水,一直是静止的吗 这蓝色,一直是晴朗的吗 这枯黄的草,一直是不语的吗 身旁的圍栏和电线...
诗歌丨杨伯
你难以揣测,一口棺材的重量 它压着霍尔湾,上滩和申番 让一棵庄稼举出生命的艰难 你不会感到,它的空 装进了整个春天,还装不满 一个残疾者剜心的扯牵 现在,它就摆放在院落里 粗壮的油漆桶,犹如横置的车轮 撑起光影斑驳的宿命 在大河欠,許多不可...
诗歌丨中庄
一个大院子,被铁轨劈开 时间就成了两半 有老人等候在封锁的道口 孩子们挥着手远去 这是西宁城东的村落 如今不长麦子,小商品市场繁荣了 幾十年。庄稼人在霓虹中 悄悄改换身份 这是中庄,妻子的中庄 冬夜里用大雪为北山暖脚的中庄 我们串亲戚,回娘...
诗歌丨门源的银碗
四周银山,浩门河要走多少弯路 才能让出这份平坦 我们在寒冷中相遇,因此靠得很緊 西风轻敲门扉,要我们 倾尽故事,讲出细节并留下偶然 我猜测——此时月亮已越过祁连山头 有可能变蓝了,有可能变成了 瘦瘦的手环 但我遇见的,是更小的星星 ——那些...
诗歌丨黄昏穿过天峻县城
夜幕,未名小河渐冷 九尾湟鱼奋力突围。石碐 似风中悬崖 隔断夕阳与岸 阻止任何逆行的可能 人群在木桥上俯视 討论水中苍茫 渗透旷野风浪 鱼磨青石:前路是一把刀子 劈开拥堵的泡沫 有人刨开砾石,催促鱼影通过 光影四散 恍如天峻消隐的灯火...
诗歌丨德令哈
德令哈是遗留在原野的骨笛 笛孔空荡,等待着旅人唇齿留下一段响声 巨大的石山,万物缄默不语 于德令哈而言,我在十月抵达 我路过那里,脸被晒伤,离开时 鷹隼在高空持续进行着翅羽的洗礼 我不停追问着高原电车的站台 德令哈何时遇见了第一叶金色...
诗歌丨日月山
高车的车轮斜倚在石堆 我知道美好的日子又一次来临 人们以舞蹈在大地上慶祝一场收获 以精湛的手艺制作金银器皿 日月同辉,他们如林间的蘑菇一样新鲜 一片云升起在日月山 他们肩并肩躺在这片土地上 月亮清纯,他们又为了迎接新的开始 站在了日月山的坳...
诗歌丨巴音河
夜已降临,这座城市只有巴音河在诉说 我缓缓走近,停下观望 灯光正在我的身上,落叶匍匐在路 我背过身听着他的故事 初秋的德令哈,夜晚依然很冷 森林沉郁而暗淡 雨水沖刷的石头泛起白光 吉安娜,幸福的巴音河在光泉 养育了无数精灵 吉安娜,你是否会...
诗歌丨柴达木
夏天的盐和冬天的雪一樣白 赤狐奔逃如同流星划过苍穹 柴达木沉睡在旧的海洋,一如古老的船体 斑头雁远远眺望着一颗山作的宝石 白唇鹿折下鹿角 它们都被遗忘在了梦里 风宽阔地吹过无人过问的大船 一如布满老茧的手 抚开夜空中摇摇晃晃的星星...
诗歌丨都兰
把惆怅还回历史的河流吧 挖掘并不是收获 珍视青稞头颅的摇晃吧 金黄一样会来到秋季的原野 无人继承的吐谷浑,涌现出 一个又一个艰难的黄昏 风把云都吹散,藏原羚静止不动 一棵戴着王冠的樹站在遗址里 赤麻鸭成群飞过 在都兰,雄浑突兀的城 只留下了...
诗歌丨乌尔塔
白光汹涌,乌尔塔时时升腾起赞歌 苍鹰掠过山峰,翅膀上沾染一丝寂寥的湿润 登临者裹袄前行,他内心明灭的梦 与时光中漂流的云朵一般,卷舒沉浮 凄然飘零,胡秃鹫箭一般俯冲而下 山下托素湖弥漫着暗香 荡着一环环温柔的涟漪 无论雪峰、云朵、湖水以及顺...
诗歌丨天空低了
天空低了 低于山峰,低于土丘 低于蟻穴 一个人用高度开始触摸天空 一个人用直白开始渲染云朵 一个人的所有 开始相撞 那些由白变黑的云 积攒了多少苍茫 在碰到山峰时 喷涌而出 后来我爬上了那座山峰 把自己重新交代了一番 天空彷佛更低了一些...
诗歌丨大地
赤脚走在大地,时间在 一眼枯竭的井里发芽 我依旧喜欢在秋天 用深蓝色的布袋,采集種子 天空丢弃了的,我将 一一捡起,抛撒在无人照料的田地 和蒲公英一样,信仰风的力量 在人间,我已习惯了 在一片荒芜之地 播种春天,习惯用蓝色的布袋 收买天空...
诗歌丨失语症
有太多的话想说,大风从未停歇 喉咙里遗留童年的病灶 失语症在每一个春天复发 我答应过你与人为善,照顧好亲人 和坚硬的东西保持距离 常在河边钓鱼,学习隐忍之术 像大地一样,保持沉默 这个安静的春天,我尽量控制自己 不要在一棵杏花树下哭出声来...
诗歌丨深秋
我们互相拉着手,拉布拉多犬 在前面探路 只有麻雀在歌唱,只有風在吟诵 这蔚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 都足以安慰我的孤寂 满地的枫叶让人心生欢喜 又极易产生悲伤 我们不停地闯进春天 被困于秋叶 每一个破碎的脚印 都在用热闹的疼填满人间的空...
诗歌丨石头记
我把石头从河流搬回家 昨夜,它属于上游的梅子村 一个被瓜棚围绕的山地 星辰隐藏了许多桃枝 石头众多,阳光来不及晒出它们身上的 盐分。我用早晨和黄昏搬运石头 午时在石板上烧了苦茶 很快,我的房屋堆满了石头 我便把石头往天空垒 往月亮上堆,把墙...
诗歌丨大雪
我们在乌鸦的翅膀下收割麦子 连续几个黄昏,树下的驴吃着麦草的阴影 妹妹们在麦垛深处掩藏她们的布娃娃 分不清风的朝向 我总是敏感墙内、石头内部的意识 似乎大雪将要来临。母亲从山坡上下来 把竹篮中的番茄運回家中 并未意识到,它的灰色逐渐蔓延 她...
诗歌丨雾
从花园出来,进入一间独栋公寓 洪水淹没了我所在的城市 白马带我在水中漂流 你清晨就在窗台抽烟 我在墙上,留下了葡萄的阴影和气味 然后出现在窗外的树叶中 只是為了让你看见我身上的雾...
诗歌丨浮事二三
蝉噪如雨的傍晚从桥上走过 将落日拒绝在视线的边境 看彩云堆砌,涌浪般卯紧最后的夏日 你掀开小城桃色的雾 去寻空枝上荒废的鸟迹 却看見树叶落下,蝉鸣依旧 我们经常故意走一些陌生的街道 看一些陌生的人,兀自被晚风 垂顾着。雨将下未下之际 从幽暗...
诗歌丨游河
故地难重游,却有相似的秋风匆匆击中我 像掀开记忆的匣子,惊见某些 朴素的时刻竟成为身体的语法 成为时间里多余的部分 令我亲切又惘然 还有什么是在失去中逐渐清晰的 那盈满的水,一遍遍 寻访着我的童年,杂货铺 旧医院,还有落叶铺满的小操场 我聚...
诗歌丨晚鹌
晚是它起飞忘了看天气,大雨落在翅膀上 沦为霧中迷航的小小船只 晚是它赤裸身子,蓝灰色羽缘褪去后 湿重如昨日服药之苦 晚是我们不能再等了,今夜就要 到耕地去,到茂密的草丛去,到矮树 和灌木林里去……找到你 晚就是我刚好看到你张翅,风正清朗 晚...
诗歌丨在田野散步的一个下午
难得的一个好天气,我走向田野 寻到一块较为光滑的石头坐下,我看到 微风有一阵没一阵地吹,河水就这样 一直往前流。我坐在这里,成为它们的 一部分。我戴着耳机听歌,想着以前 拿木棍发呆的日子 像蚂蚁没有烦恼,这样过完一生也好 或许我知道,只是不...
诗歌丨刚刚好,先生
刚刚好 我们在这里等雪落下来 刚刚好,我们把窗户打开等雪 剛刚好,我手机发给你今天有雪的消息 刚刚好,我要回来陪你一起看雪 刚刚好,它们决定要在天空下降 为你表演华尔兹 刚刚好,我们不会一个人再在雪地里 摔跤了 一切都刚刚好,先生—— 我此...
诗歌丨母亲的孤独
十多天了,没给母亲打电话 没告诉她我的手机欠费 没告诉她,她曾多次 出現在我的诗歌里 我害怕,害怕她和浣衣的妇女们说 害怕她在妇女们走后 一个人回家 和耸拉着尾巴的大黑狗说...
诗歌丨我行其野
一路紧随我的暮色 向晚,但昭示着 夕阳、炊烟的坍塌 拾荒者和羊群的遠去 我的路过 只是令这片田野 增添了些细碎的往事 只是令一群乌鸦 在夜色的堆积里 惊起枝头,徒然不安地 多叫了几声 暮色更晚,远处 村落的灯火 再也没有一盏为我点燃 我在诗...
诗歌丨春风见
风的一双手敲响月亮,春天 便醒来,便睁开惺忪的眼睑 新燕携着雨水 从童年赶赴,认领祖辈 遗留的荒宅 溫软、润泽。扶着春风 那些落满灰尘的词语—— 芣苢、卷耳、茹藘…… 会踏着《诗经》的韵脚 又一次被摘下,被春雨擦亮 蛩鸣反刍里 万物醒来仿佛...
诗歌丨夜色
我已经习惯门前没有菜园的日子 习惯夜幕降臨,被困在伪装里 杨柳摇曳一地的月光 有人故意一次次迟来,而流水无语 小k,我知道你已经把我忘记 窗外有淡绿色的核桃树 我去后山打水,树叶云淡风轻地 往下掉,一个又一个的拐角 值得外乡人停留很久 要是...
诗歌丨黄昏,爬上山坡
自那以后,很少会这样 独自向山林里走去,炊烟升得越来越高 天色越来越暗,道路越来越窄 体内涌动的欢喜反而越来越多 布谷鸟和落日正在一起下沉 跳到微黄的草籽上 我完全将自己放入这未竟的时辰里 把所有透过树缝的夕光 所有欲落未落的响声 轻轻地挂...
诗歌丨如果倾诉
然后我又一次说起爱,说到希望 小小的天窗里星光攒动 好像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我独自一人前往异乡 那个穿桃红色衣服的女人 帮我把行李搬上顶楼 又好像就是昨天 我在巷子里迷了路,那個 满头银发的婆婆把我带了出来 所有的他们,都是我的亲人 是让我在...
诗歌丨父亲的铁轨
小时候,家里的平房离铁轨不到十米 我不知道,那條铁轨 将自己的肋骨数了多少遍 然后毅然决然地伸向北方 我不知道,那些渣石 在黑夜的潮汐里 拍打过多少次夜的回音 然后一次又一次 选择背负疾驰而过的火车 我也不知道 父亲背着洋镐和铁锨 摸着铁路...
诗歌丨雨水之日
今日雨水,没有雨 但我想起那些下过的旧雨 像陌生人一样假装熟稔 冬日未散,蜗居在我的耳朵 数年,也许还要数百年 我多么希望一场春雨的到来 在落地的时候告訴冬天她的干脆利落 不似雪花迟疑,在人间 它还未找准栖居地,就化了 但我的眼前,只有一杯...
诗歌丨蝶
粉饰之物,都背负透明的煽动性 一只蝴蝶,不得不擅長的事情,就是—— 在无数个结了痂的夜晚剥开自己 蝶,向来不怕溺水 也从来没有一汪黑夜之水能够打湿她的背脊 除了伤口处开出的靡靡之花 蝴蝶再也不能用黑夜来安慰自己 寻找一种确证后的剥离,她拿起...
诗歌丨河与岸
线条与线条之间,是一种重叠的美 交错的光影里,一条河流缓缓走过 很多时候,她拒绝了荒芜 带着自己的岸向我走来 那么多的事物里,她有且仅有一个 可以供她永远依靠的岸 你看,他们配合得如此默契 有时缓,有时急 在平坦处慢慢走,在險要处一起冲锋陷...
诗歌丨石头
滚落下来的时候,命运的旋风 如刀似火,不断将我锻造 而我决绝地推却一切 忍住下坠的势能,任由风雨漂泊在体外 我拒绝万物在体内生长 却任由一朵花,开在自己的身体里 一步步将自己炸裂 在不断的滚落中,我永远先于万物 抵達永恒...
诗歌丨蓝玉簪龙胆
这便是我所能保持的所有 心,冰蓝而又湿润 根茎接连着椎骨,直入地心 馬蹄声幽远,万物借以土地 各自栖息,彼此繁衍...
诗歌丨荻花谣
微风而已 这些荻花就忍不住 飘向天空 在鄉下,一个人起床 做饭,收拾屋子 都显得慵懒 山坡的映山红 还没去采就谢了 这满地的红艳艳 风要是能吹过来 该有多好 我再也忍不住 对这些荻花的赞美...
诗歌丨清水河边
车轱辘粘上小花 或者说车轱辘 必须停下来 就能看见 碎花裙的女人 在天空下 也停了下来 她骑着车 沿着清水河 追一只蝴蝶 一朵花飘进清水河 或许就有 一双眼睛掉落 这时流水轻轻地 云輕轻地 在我的胸口 往左边靠了靠...
诗歌丨拜水帖
去都江堰看水吗,看河道分叉,洪水从善 这里流着雪山的影子,牧者的歌 向着山喊,鱼嘴就颤,河水也颤 明晃晃的天,白云最白,流水最忠诚 如果天黑巴巴的,別站在风口 这人间集结的伤痕,还要 再流两千多公里...
诗歌丨空白的晴天
好久不见,彻底的蓝 我愿将,目之所及告诉那个写生的人 瞎子在唱歌,水是发黄的绿 所有脚步直直地走过 空白的晴天,未经修饰 落日,就像我們一样 该热的地方热,该冷的地方冷...
诗歌丨写给母亲
我从没想过以诗歌的方式进行 给我们的爱,冠之以名 初秋的雨,过于缠绵 你和多数的女人一样 卧在炕头,摆弄着针线 鞋垫上,牡丹开了又开 你说,那是幸福的象征 走到哪里便开到哪里 母亲,多少次梦魇来时无助的呼喊 多少次夕陽西下,暮色垂边 我想,...
诗歌丨一只脚跨过的河流
盲人在夜里唱歌 守着醉酒的山河 打一壶山间的月光 悄悄地说,我醒着 用九月的风做嫁衣 为那雪白的天地留下一丝不苟的安逸 我醒着,在梦里作别 夜,安静了 不再拼命涂改落葉的痕迹 改用一只脚来丈量思念的距离 不可预期 一只脚就能跨过的河流,却等...
飞天论坛丨晦暗、颓靡与唯美
苏童是一位勤奋且高产的作家,他的小说创作按题材内容大体可被分为三大类:一是以《米》《武则天》《我的帝王生涯》等为代表的“新历史主义”或称“历史虚构”小说;一是以女性为主要人物、描写女性生活和命运的《红粉》《妻妾成群》《另一种妇女生活》等作品...
飞天论坛丨新时期甘肃文学的发生
作为当代文学期刊整体群落的必要构成,《飞天》的发展变迁亦是这一时期当代文学发展的侧影。从历史沿革来看,刊物走过近70多个春秋,经历过新生、高潮、低谷和停滞,它的办刊历程反映了当代文学的发展状况;从文化历程来看,刊物成长于西部的文化土壤,秉持...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飞天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80.2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飞天

杂志价格:¥6.6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