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黄昏,爬上山坡

自那以后,很少会这样

独自向山林里走去,炊烟升得越来越高

天色越来越暗,道路越来越窄

体内涌动的欢喜反而越来越多

布谷鸟和落日正在一起下沉

跳到微黄的草籽上

我完全将自己放入这未竟的时辰里

把所有透过树缝的夕光

所有欲落未落的响声

轻轻地挂在肩上

所以我不会想到明天

无论我走多深多远,总是能回来

也(剩余8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