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学

北京文学 (2022年05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1960年《北京文学》因发表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而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新时期之后,《北京文学》更是佳作迭出:张洁的...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15.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现实中国丨改航
南疆和田,四月的最后一天,春光在明媚中交接,天地转换成初夏的繁盛,辽阔地域上的道路也显得分外通透和敞亮。路边的钻天杨笔直茂密,追着阳光,把高高的枝叶伸进天上的白云。一路盛开的各色月季高举手臂,鲜花的队伍,夹道迎送着南来北往的旅人和大美南疆的...
作家人气榜丨疫狐纪
第1天 厨房里有一扇大窗,站在窗前能看见整个后院。她正在院子里干活,但她不知道我在看她。 我的颈子上有一丝凉风,我知道那是小雨在我身后,看着我看她。 黄雀在后。我突然想起一个三百年没派过用场、早已生锈的成语。 “该上网课了吧?”我忍不住提醒...
作家人气榜丨救赎的诗学
张翎是著名海外华人作家,多年笔耕不辍,时有佳作问世,国内读者众多。张翎作品之所以墙外开花墙内香,原因很多,比如影视改编加持,但笔者以为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作品有一种独特的诗学品格:救赎的诗学。其新作《疫狐纪》,就是这一诗学的又一典型例证。 ...
好看小说丨工厂文学简报
1 我调到省机械工业厅工作时,基本属于白籽粉瓤的生瓜,可能因为脸黑显老,领导以为我熟了。过了国庆节来机关上班时,我的心情还沉浸在庆祝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气氛里。此时,我接到通知去省城近郊红星工厂蹲点,俗称“下厂”。我爱好文学对词语过度敏感,联...
好看小说丨尊亲记
一 所有的灯光都在晃荡。 人们朝这边围过来,围过来,围成一口森森的井。我瘫坐在井底,瑟瑟发抖。身旁,同样惊惶的黄娘正搂着不停抽搐的爹。 嘈杂的人声如蜂群嗡鸣,有的叫打120,有的叫通知家属,有的在大声询问谁会急救,更多的人在唉声叹气…… 我...
好看小说丨哮天犬
黑子有条狗,大狗,精瘦,黑色,跑起来闪电一样,人见了都会吓一跳。尧店街上总有上万人吧,上万人应该都见过这条狗,无一例外地都被吓一跳。老杨就说,黑子,别在街上转。指指边上的青华山,上山玩去吧。 那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尧店街上养狗的人还不多...
好看小说丨抓特务
记得上初中那会儿,1975年吧,有一部电影《海霞》,轰动一时,讲海岛女民兵故事。电影据说有原型,真实地名叫洞头岛。我们得知后别提多兴奋,一种光荣感,因为那地方离我们家乡不远,都属东海前线。小伙伴中有亲戚是洞头岛人,平常偶有往来,这下都变至亲...
好看小说丨地下的炊烟
此刻的我与黑暗中的幸存者一样宛如弥留。人饿得心慌时不想说话,没力气的。这样的弥留之际,就想起一个人。不是父母亲朋,也不是初恋。想起这个人,漆黑的地下室就不那么冷凉样。 睡在地下停车场的一角,与江姐和小棉被里睡熟的两岁多女童紧紧地靠在一起。不...
好看小说丨陪护
在医院的温馨病房里,老婆儿猝然离世了,她是趴在床沿睡觉睡过去的。 老头儿悲痛得死去活来。老婆儿是陪护他的,病人还活得好好的,而陪护他的老伴儿却乘鹤西去了。 发现老婆儿出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病房的走廊里顿时响起了医护人员来来回回跑动的...
好看小说丨小镇人物二题
鲁巳己 这是二十年前的事。 我认识鲁巳己是在萨拉齐镇“四和园”酒馆。 “四和园”,最早是个茶馆,是由四个回族人合伙开的。买卖人讲究和气生财,所以就起名“四和园”。 “四和园”的干货比较全,做得也非常地道。有吊炉干货、小炉干货、油炸干货、蒸锅...
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丨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发表,至今已经整整80周年了。80年来,无论中国的社会历史还是文艺创作,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无论我们今天取得了怎样的成就,都必须了解我们的来路或前史。没有这个前史就没有今天。80年前,延安文艺座...
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丨新时代视野中的“延安讲话”
2022年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80周年。80年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下简称“讲话”或“延安讲话”)在中国革命文艺、人民文艺、社会主义文艺发展史上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为中国文艺指明了方向,“延安讲话”也是马...
天下中文丨弹弓王
一 弹弓,在我看来,绝对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之一。它是人类手臂的延伸,也是智能的另类载体,说象征也成。人类的童年期,或者换句话說,一个小孩子,尤其是男孩子,对弹弓的向往和渴盼,在我看来,几乎相当于孙悟空对金箍棒的依托。 童年时,我曾尝试着制作一...
天下中文丨远去的莲花瓣
1976年夏秋之交,这是中国社会一场巨变的前夜。当时北京市文化局的负责人透过《北京文艺》资深编辑周雁如找到我,他说:“密云县山区有个村庄叫莲花瓣,发生泥石流,死了不少人,我们希望你去采访一趟,写篇小说吧。” 这一年灾害频发。在唐山大地震之后...
天下中文丨舞蹈的农具
农具,农耕文化的代表,凝聚着先人的智慧和汗水。因生活习俗和生活环境的不同,衍生出各具特色的农具。陕西南部山区使用的农具,因其独具山区特色而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它们像一群敬业的舞者,在陕南山区这个舞台表演了数千年。随着汉江流域“南水北调”工程...
天下中文丨迈着方步穿过彩虹(组诗)
徐州灯火 夜晚,徐州城灯火通明, 远近的楼房都在漏光,但有一个窗口 是黑的,一直黑, 仿佛光,死在了里面。 在对面楼上, 我死心眼儿地盯着这个 漆黑的窗口,并不为了什么。 我毫无目的。我无聊至极。 我就是想看个究竟。 就在我全神贯注时, 这...
汉诗维度丨姚辉诗选
大地之晨 大地保存黎明的方式 很多 甚至 包括遗忘 以胡豆 以油菜及 稀少的麦苗方式保存 以街巷中面条与 豆腐的方式 大地看到了那个肩负 风雨前行的悲伤者 大地辜负过太多悲伤 你找不到保存悲伤的大地 一粒土的悲伤 闪耀光芒 但陶制的黎明忽略...
汉诗维度丨白纸上的岁月(组诗)
堆石子的孩子 路边 堆着石子 一堆 又一堆 孩子们四处捡拾 认真数着 将一颗颗石子 堆在另一些石子上 孩子们在堆什么 想些什么 暮色降临,他们离开的时候 没有谁把头留恋地回过来 像是从来就没有谁堆过 那些石子一样 也像是那些石子 本来就一一...
汉诗维度丨所有的脚迹,顶着新雪(组诗)
关于爱 我用十万亩平原 养一场大雪纷飞 用半江寒风 赌一位渔夫的酒量 和一个词语的温暖 雪不谙水性 止于江北 你注定不能成为我的灯火里 广袤而闪亮的皱褶 鸟已飞绝 你的美和凛冽 都不是针对人类的 两亩五分地的麦子 几个日照,麦子就黄了,麦芒...
汉诗维度丨红枫是一座起落的城池(组诗)
一棵树 暮色渐渐落下,黄昏的大地上 秋风已经拿起刀子 整座树林在鸟声中动荡起来 越过枝繁叶茂的夏天 时断时续的心跳 让风有了色彩和形象 一棵树屹立傍晚的边缘 划过秋天的起伏 心里酝酿一场垂钓乡愁的风暴 一棵树连接的支点 弥漫山岗,思绪忐忑 ...
汉诗维度丨完整世界(外二首)
一位老人,牵着一个小孩 走着。那是曾经世界 牵着未来世界,在走。 但我知道,在两者相牵 的指缝间,有一个 现在世界。 我现在就在这个现在 世界,扛着伞,抵御 风雨交加,让 曾经世界干燥,未来 世界湿润。我捏紧 伞,走着。走向 曾经世界。祝愿...
汉诗维度丨瓷器
把她生养在哪个朝代 都是不会迟暮的美人 你让她接受水,接受火 甚至强烈的酸 她都会表现出母亲般的慈祥 一辈子,她最怕碰到 坏心眼的盗贼 那时她多想就地粉碎,给你 看她身体的每一片肉上 东方女性的洁白 白海飛,1997年生。...
汉诗维度丨无人的时候我总爱……(外一首)
无人的时候,我总爱抽出体内的肋骨 敲击—— 落日,燈盏,群山,飞鸟和落叶。 也敲击其他的,比如江河、冰川和天空。 但是此刻,在一棵苍老的构树底下 我正小心翼翼地敲击它结出的 每一颗淡红色果实。一定要小心、用心 ——这位普通的母亲,不那么伟大...
汉诗维度丨雪的瞬间
傍晚的时候,透过窗户 同时穿过高楼林立的城市 视野落在 一抹暗红的雪上 金灿灿的颜色。假如此刻 大街上,一阵冷风中 两个相拥而泣的人—— 想必是,他乡遇故知 或者是,雪下到了一半 因为寒冷,不同血缘的雪 相拥取暖,再或者 有一瞬間,雪动了凡...
汉诗维度丨九月
你本来要在昨日夜里死去 向着海子,埋在另一个春天 但是昨夜没有雨,没有 让光提色的纯白。也许只有那样 你才能悄悄离去,不在意每一束繁华 告诉我,你从不信仰太阳 除非那里埋着一个他,忧伤的大海 空空,只装得下无尽黑暗 九月,我靠近凡·...
汉诗维度丨梦中的甘霖
梦里 细雨绵延遮天蔽日 你,扭动起长裙和蝴蝶翩翩起舞 我,在不远处看你 看雨 你的脸庞红嘟嘟 水汪汪的大眼睛春情荡漾 項间的粉色纱巾让花朵失色 那些溅起的水花 凉凉的 化作心头的甘霖 旋转,把不该来却来过的东西卷走 把来过的暖和爱再卷回 月...
汉诗维度丨记夜读
昏暗的房间 黑夜越过眼前 得一刻 思绪的清明 生活因点的集合 而勉强持续着 其他的时间只是凝滞 或以怪異的姿势蛰伏 (正如此刻书灯下的匍匐) 等待下一次 从事件到事件的跳跃 我应当重新生活 像一条连绵的小溪 有急流,有弯道 或许也有冻期 ...
汉诗维度丨亲爱的雨林
亲爱的雨林,我丧失个性 将爱意传达到极致 闭着眼等你的回应 你悄声路过,不知可否伸出双手 秋风像叹息轻抚我的脸 爱变成幽怨,不听世间的劝解 你走了很远,到沙漠變成影子 到海岛变成阔大的叶 要找到你,需要候鸟再次回来 告诉我,你的爱人出海航行...
汉诗维度丨变脸
年轻时的父亲是英俊的 那会儿在剧团工作 涂满油彩。揭下一张 又一张,不停地变换 最后留下的那一张才是自己 圣修堂的隔壁就是川剧团旧址 烟雾弥漫的老茶馆里 父亲透过破旧的窗户向外看去 曾经的舞台 破落的墙体 早已和過去一起 掉落一地 珠宝。...
汉诗维度丨岑河小镇
武汉到荆州,从长江到 长江,另一条公路边卧着村庄 几栋房子,多少人 的家,的故乡 西湖嘉园,岑河小镇新区 往東几里过去湖南人迁徙的聚居地 姓胡。胡旌强 三个小孩的父亲 胡哥孩子那般大的时候 胡字写在纸上 掉了月,小古,成了代表性 的称呼。他...
汉诗维度丨牛栏江行记
这里长满仙人掌 空气中蔓延着沙漠的味道 我们一路向下,至谷底方停 你说这里的山,有了别样的生命 這的人,命坚如岩石 地震劈开山脉 河流从山腹中泄出 那些乱石横卧的山岗 远看如一座坟墓 如果石头多一些,便是墓群 耕种和时间融为一体 人们企图在...
汉诗维度丨一整天我都平静地沐浴一个奇迹
写艰难漫长。我继续敲击键盘: 南方雪屋;他的太阳终年斜照在 他亲密爱人的 冰玻璃窗上。 那一道光最早在清晨醒来的梦中。 我不再感到冷。我的城市 有橙色的灯和蓝色的雾。 走过一条街,我轻快的马蹄 游走在松软湿润的平原上。 随后是上午的十一点。...
汉诗维度丨回乡下过年
回乡的路,爆竹瞬间 铺就的红地毯 让我恍惚,这就是衣锦还乡 年仿佛是个魔术师 吹口气,家家户户 同一天,挂上红灯笼 贴上红对联,红红火火的乡下 温暖的,这才是家的方向 屋后一座山,门前一条河 家的標配奢侈到云与月作饰挂 整个天空是你的后院 ...
汉诗维度丨苦瓜
土生土長 皮肤粗糙 为你掏出红心 再赴汤蹈火 整个夏天日高气燥 焦灼的执着念念不住 苦瓜的苦 熬出一味沁入心脾的清凉 仿佛这人生 告诉你该怎样把烦恼顿悟成菩提 张朝晖,1972年生于福建省平和县。...
汉诗维度丨雨中访万寿禅寺得句
禅房里,众人围案而坐 谈论着熟普、禅经 和内心的困惑。唯独我偷溜至 殿外回廊,倚着雕栏,边参悟雨声 眺望流岚慢慢遮笼青山,边对着 绝迹于牛筋草中的湖东寺遗址 思索:非名山不留僧住,何处能供养 佛陀真身?世界之大,我总在为 写作奔波,但没人料...
汉诗维度丨对影子说(外一首)
偌大的房间,不止有你 你看,还有花 开在瓶中 还有天花板,浮在空中。 偌大的人间,不止有你 你看,还有窗口正在敞开 还有天空近在眼前。 还有你面前的这个人啊 要用一生来把你养成一朵白云。 疯狂的雪花 这个周末,我只做了一件事。 看一朵雪花 ...
汉诗维度丨倒带
我带着她到医院看病 挂号,缴费,拍CT 检查她肥硕而空阔的腰肢 和落在脊骨里经年的雪 医院里人山人海,有的 是流水。有的是水上的残荷 我走一步,她紧跟着走一步 像一个害怕走失的孩子 时间让我们彼此换了身份 仿佛,我才是那个叫母亲的人 这样的...
汉诗维度丨葬礼(外一首)
月亮是被谁咳出来的 一枚病,倒挂在肺叶上。我准备去买酒。 (不能带着怀疑走夜路) 一张羊皮去参加葬礼,很多燕子站起来, 苹果树 打了个白色哈欠。 月亮在山顶,翻阅谁的清白之身, 父亲已经睡成一根不会说谎的木头。 我将是第一个不会哭丧的儿子,...
汉诗维度丨冰凌花
衬托之美 是你的唇线 还是你胸脯上的曲线 傲霜斗雪的美是不是 我笔下早春二月的童话 驻足这一个岭上人家 阳光伸出一双手,渐次地 摊开春天的五颜六色和香味儿 你的美 我不敢俯首可得,也不敢褻渎 你婆婆丁花那样的金黄 只能一点点靠近 用你懂的肢...
汉诗维度丨二十一克(外一首)
自称重量,七十千克的身体 除去骨头、血液和日渐增长的赘肉 二十一克的灵魂 如秋叶慢慢枯黄 坠落,最终化作尘土 和二十一克的灵魂对话 那些被秋风带进泥土的喘息 已变成一匹奔驰的野马 不论平原、山岭还是河流 风扶着我,倾听脚步的声响 风送走了风...
汉诗维度丨向演奏波莱罗舞曲的架子鼓手致敬!(外一首)
是的 这家伙的活简直累得要命 我今天翻出张盘听了听,發现拉威尔不愧活 在了20世纪 因为他的曲子里有萨克斯! 是的 那么我也可以演奏波莱罗舞曲了! 但那个架子鼓手 我看他的手腕子不散架才怪,或者干脆使用 了自动演奏的机械 他的节奏感很好 我...
汉诗维度丨旋转的洞
这里有一个旋转的洞 蓝色的布兜被丟进去染黄 山泉叮咚,丢进去传出轰鸣 而清新的风被丢进沼泽 仿佛温柔与爱,被丢进尖厉 眼前的幕布浓烟滚滚 但是我跳了进去 蜿蜒的颜料生长出力量 吞噬着青草地、阳光与白衬衫 烧焦了星夜、森林和山高水长 一头蛇形...
汉诗维度丨君子役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 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 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再一次,我感到渴過了头,我望你 站在我更新的脚印里突然开始抒情。 也...
汉诗维度丨有关夏日的迷失
休斯敦最后一晚 你喝掉所有的酒 车子停在高速公路 奇怪的聚会在道路尽头 无尽的日子和美丽的嫉妒啊 都不及休斯敦最后一滴酒 那夜我手握錯误 蹒跚在言不由衷的沙漠 休斯敦的白天和夜晚一样迷人 姑娘的身体和灵魂一样可憎 过路人走在通往“迷失”的道...
汉诗维度丨世界是松鼠的
清晨冻在一块冰里 太阳从喉头升起 和红松鼠们在森林里玩 拖鞋比我更疲惫,我划着它们去看你 此刻你住在阳台的大兴安岭,松塔都冻掉牙了 你将吃了一半的大松塔堵在被窝口 和萧红那样糊纸,抵御北方的猎人、砍伐和囚禁 五年多来,你每天准时五点起 趴着...
汉诗维度丨我欢喜很多人(外一首)
爱我的人 陪我走夜路的人 在教堂里跳舞的人 为我燃烧火焰的人 抱着断腿战士的人 爱笑的人 戴着牛皮纸喊叫的人 跪在冰上哭泣的人 挥着火把逃跑的人 藏起药膏的人 钻进鼠洞的人 仰望坟墓的人 向死而生的人 会说话的人 不会说话的人 把橡胶玫瑰缝...
文化观察丨“转场或留守——寻找报刊文学的编辑部往事”征文启事
在百年中国文学史上,报纸文学副刊和文學期刊曾经或依然是文学作品发表的重镇,影响巨大,如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发表在20世纪20年代的《晨报》副刊上。文学期刊更是名家名作的主要诞生地,都曾在纸媒时代风行一时,为百年中国文学作出了巨大贡献。近年...
文化观察丨在编辑部之间流浪
我来北京二十年了,前十年的工作,多是在编辑部。现在回想起十年前的事情,有恍若隔世的感觉。离开编辑部太久了,有些故事磨损严重,已经被遺忘,而有些记忆却深刻鲜明,一直留在心里。 想到那段编辑部工作生涯,“流浪”这个词跃入脑海,不禁莞尔。当年可没...
文化观察丨再见了,激情澎湃的日子
2020年底,做完了最后一本期刊,编辑部解散了。那些饱含热泪,满腔热血的青春,也在我三十而立的时候,画上了句点。 2015年,我大学毕业,在瞒着父母的情况下,一方面和他们说我在面试医院,另一方面阳奉阴违地去了我心心念念的杂志社——故事家杂志...
文化观察丨文学麦田的守望者
深夜关闭手中的电脑,新一届小作家网青少年写作能力大赛的阅卷工作总算告一段落。看着手机里编辑部推送给每位老师的电子刊物,封面上孩子的天真笑容让我难以忘怀。曾经,在内蒙古自治区的诸多中小学生心中,手里握着一本《小作家》杂志就意味着自己触碰到了关...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北京文学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180.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北京文学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北京文学

杂志价格:¥15.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