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

扬子江 (2022年01期) 电子版

类型:双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扬子江》诗刊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办的大型原创性汉语诗歌双月刊,创刊十余年来,赢得了海内外诗坛的广泛赞誉,为诗歌爱好者推崇...     展开
原价:¥15.00   促销价:¥9.00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开卷丨在德兴馆(组诗)
朱朱,诗人、策展人、艺术评论家。出生于1969年9月。曾获安高(Anne Kao)诗歌奖、中国当代艺术奖评论奖(CCAA)、胡适诗歌奖。著有诗集、散文集、艺术评论集多种,其中包括法文版诗集《青烟》、英文版诗集《野长城》,以及《灰色的狂欢节—...
诗潮丨写诗(组诗)
山中四月 玉兰花落了一地 香炉未燃 远处有云雾 众佛在左 石头和水居右 大树向上 有藤蔓倾斜、缠绕 沿着山势 开一大片繁密的黄花 雀飞过头顶 远处草丛里有野兔 花树的倒影 在水里反射着弧状 有人对着山谷“啊”了一声 片刻,我听到的回声 不是...
诗潮丨从丝瓜森林开来的卡车(组诗)
塘栖 负塘而栖,莺啼花落 枇杷熟了,阴阳井,弄堂琵琶 一起弹奏细雨、和风 时光的一个停顿,在塘栖米床 七孔桥的流逝,有了七倍的慢 关于众生,关于苦乐 陈守清的广济,是普度的近义词 苏州已远,杭州很近 人间慈航,过塘栖 便是拱宸桥、武林码头 ...
诗潮丨新春与秋日(组诗)
两个新春 需要阳历、阴历两个新春, 反复确认冬天的消失, 像同居后进入婚姻。 只有一个新春,会显得失真。 需要两个新春,敦促少年 加倍生长,美好, 穿新鞋,走一条新路, 抵达父辈们陌生的新世界。 需要两个新春,安慰老人: 心脏如果动力不足,...
诗潮丨墨水瓶(组诗)
镜子 一个单薄、空心的平面, 竟繁衍出如此多费解的空间—— 没有什么能填满它,除了空无。 从不储存记忆,甚至比鱼的记忆还短。 唯有主体,能唤起它对主体的回忆。 然而你丢失的东西, 倘若破镜而入, 也许能在里面找到。 我见过直立、倒挂的镜子,...
诗潮丨静夜果实(组诗)
清晨 窗帘将白天关在外面。我躺在延迟的黑夜里 初夏的声音透过窗帘缝隙,也透过织物看不见的 孔洞,不断传进来:有人手执细竹枝扎的长扫帚 推动浮尘和落叶。落叶滚动 从左耳滚到右耳,又从右耳滚到枕头上 我翻转身,听到两位老妇人说话的声音 “嗡嗡嗡...
诗潮丨眠者、絮语或路径(组诗)
眠者 很深的梦里,我只是看看我自己 与何人同梦,这取决于醒着时 读何种书,与何人共度过模糊不清的生活 语言的尽头不可丈量,就像写作 有时仅仅是,把那些虚无的东西提取出来 自很深的梦里,很深的水底 他难道不怕在某个夜晚突然醒来? 他难道不怕遇...
诗潮丨去除(组诗)
上海记 印满枫叶的街道,湿漉漉的 陌生的静安区。延长路。 高大的枫树,它们密集的枝丫规划着天空 门窗紧闭的店铺,没有一双 适合我的鞋子。我拖着行李箱 穿过地铁站,听见轮子的“咕噜”声和雨声 混在一起,并没有特别的意义 也从未有某个特别的人出...
诗潮丨物体的心灵(组诗)
纸飞机 它反复飞向远方,梦总是夭折 反复托举它的空气,总在它翅膀下叹气 它不甘心只做一张白纸 不甘心一直被人用笔尖在皮肤上纹字 它要像古人那样登高,看清自己的命运—— 为何没有写字的白纸,都留给人写誓言? 它要捡回鸟儿丢在空中的脚印 它要坠...
观点丨诗歌意象的精神现象学
意大利隐秘派诗歌的重要代表人物——朱塞培·翁加雷蒂(1888—1970),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自愿入伍,在参加第六次伊松佐河战役的1916年8月4日—17日期间,因目睹战争的惨烈和残酷,写下一首名叫《河流》的著名诗作。尽管以河流为...
观点丨生活与爱:想象与词语的妙境
人类作为存在于这个星球上最高级的生命体,其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动的生活,而且对于生活有所感受与感悟,又可记载于文字中。而作为诗人,在生活中能够体会出诗意,然后写下来;或者在生活中,诗自己显现,走到诗人面前,只需记录下来。诗有时候就是如此简单。而...
新星座丨五月的母亲(组诗)
陈吉楚,1990年生于广东汕头,现居海南三亚。 童年往事 跳跃的少年 在高大的老榕树上 在枝干交叉之间 隐身于繁叶之间 如鸟儿觅食跳跃 跳过那些被火烧的废铜 那里藏着零花钱和糖块 倒垃圾的女人一把火烧了 而你需要和小伙伴比拼速度 第一个到达...
新星座丨林间书(组诗)
黑多,本名程潇,1995年生于安徽黄山,现居浙江杭州。 白露 在去往水边的路上 走进一片林间空地 秋光垂落,落叶飘摇 怀抱植物的木质香调 生出其他三个季节 没有的温柔,这温柔里 没有悲喜、忧愁 这是在夏日里,曾多次 往返的一方水塘 自然的领...
新星座丨另一种乡愁(组诗)
李才豪,1987年生于海南万宁,现居海南海口。 清香 当我骑着破旧的电动车 一脸茫然经过这个路段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毛薯的清香 我不想过多地去描述那种感受 费尽心思泼洒浮夸的修辞 我见过太多的事物 因用力过度而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一股毛薯的短暂...
新星座丨在一个秋天返乡(组诗)
朱未,本名朱军,1988年生于山东济南,现居江苏南京。 院落 那年,青天下,鸽子的哨声清凉 院落是南去的燕子怀念的巢 南墙边,母亲悄悄种下一株惊喜 婷婷头上扎着两个丸子跑过来,说 淘气,我想跳皮筋,你帮我们撑着 我抬起头,看到母亲把青草递进...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与同桌讨论非虚构(外一首)
陈巨飞 说到虚构的时候,雪花 便落满了天柱山。 说到非虚构,就做一条鱼。在涸辙,在深渊, 一口咬住 现象的鱼钩。谈到这一句, 群山吹起低缓的口琴,万壑有声。 ——我有深渊的凝视而你 有曲折行路的疲惫。 生活多真实,从炭火中取出语言,冒着热气...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西塘窄巷(外一首)
如果时间有往来通道 应该就是这种窄巷,两边砖墙 重现过去的笔直,早晚阳光浅照 四季雨水数两。宽度适于独行 方便与自己重逢,与初见之人减少含蓄 也方便分别,添置背影时 制造数次回眸的错觉 倘若无人往来,从头望到尾 寂静深处,婉约词的叹息 从青...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山坡(外一首)
山坡那样小,它的温柔那样小 远远望去,静静地涵容天地 无一例外地接受着,和死亡 一样恒久。没有人能驯服一座 山坡,就像没有人能用手去 劈开河流。我们在山上露营 一只机警的地鼠,探出半颗 毛茸茸的脑袋,灰棕色的毛 兜住一窝窝初生的风。竹林 被...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纸吸管
限塑令后再吻你的 就只有纸吸管 吸住爱情的同时 爱情也吸住你 但不能用舌尖和齿 否则你将在一场电影中见识 热可可的日潮与月汐 隐隐青山并不拒绝 做你的茶色 不喝到最后 你永远猜不到 珍珠和纸哪一个 先消失于你的喉音 要知道 仅仅是把你的心事...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第一个雨季
想起来,也是一个雨季,刺槐花在绿叶中泛出白光 每下一场雨,树叶的椭圆就扩大一圈 我独自站在走廊上看雨 雨水笼罩整个世界 单一的声音里,寂静蔓延 这是个重要的时刻,暮春时节 红色的花朵都已凋谢,果实是青的 树干也是。我长到十五岁 第一次走出人...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夜游港城(外一首)
我们冒雨赶路, 作为夜晚的一部分, 成为一千二百年的港城, 新的动词。 或悬在叶尖 落在疾驰的车顶之上。 湿漉漉的打击乐, 精确有力。 我们与世界 再次连通。 秋日发声练习 星期六。菊科植物在雨中击鼓, 每一聲韵脚,都是秋天的李白。 而不断...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夏夜沙滩
沙滩上,三个孩子在玩着足球 其中一个,把球射到了门里 游戏带来的小小胜利和满足感 也带动了,另外两个孩子的举手欢呼 他们体内的童真,没有被夜色遮蔽 這时候,一只潮蟹爬过来了 它的前方是大海,也是它的家 它的旅途显然是一次回归 我就这样观察着...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寻鸟记
在我的记忆中 蓼花开放 许多年轻的鸟 一定是黑卷尾、烏鸫, 或者麻雀、白头鹎、斑鸠…… 我若再一次仰起头 众鸟便从远处归来 它们的歌声胜过流水...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孤独消亡时
越来越多的人带来 越來越多的空虚 在街头每次停留的脚印中 在红灯转为绿灯的间隙中 机械思维正在操纵着 你的生活,你有许多委屈 藏在每日的工作中 你不敢触碰它 像揭开带血的伤疤一样 如果痛感可以量化 或是整个马里亚纳海沟 你惯于在深渊中 试探...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襄垣(外一首)
盘桓于 人類——器皿般 柳絮式尖叫 在诱人的薄暮间,贯穿天穹的导火索 一次被煤化的真实 在仰望泪腺的裙摆——来临之一侧 而 诗歌——仅作为——采空 ——肥沃之燃烧 在科洛尼亚 让一节车厢 钻过 伞的心脏 我们将不会 和雨交谈 在科洛尼亚 数...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清晨,醒于扁舟
天空温柔得像蚕丝被 城市还没醒来 就像手机,还没被我长摁开启 戶籍、医保、驾照、银行卡…… 连同电话号码,被编码的我还没醒来 但青山已醒 在江面倒映薄薄的身影 像晨起洗脸的人 洗落一江清脆的鸟鸣和山寺的钟声 鱼和水草已醒,翻转深潜的鳞片 像...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假发
迈锡尼人,为他们 死去的国王戴上黄金面具 在庄严的古埃及,孟菲斯市民 裝点着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 我戴上假发,用一个戏法来重建 被生活所褪色的光阴,吹灭它的灰尘 我很清楚,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正越过我幽暗的双肩,捕获着蜃景 他的想象探入我乌托邦...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我与我(外一首)
我像一座大钟在时间的速行道上摆动, 真我和假想我的齿轮正不断咬合, 一圈一圈靠近命运的发条。 “咔嚓”……“咔嚓”……能被意志的指针计量的, 都是假的。 午夜时刻,我看见 成千上万个我,从不同事件中 挣脱出来,正列队等待着 被我穿插进一个一...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我应该在那里
阿勒泰那么远 我会去吗 喀什的夜晚 星星大吗 大理、稻城的秋天 是怎么样的 据说在那里 可以写出一封让铁石心肠的人 心软的信 每当我在地图前 总觉得自己来自远方 應该在那里 深深爱一个人...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微醺的女人
我们用一顿饭的时间交换故事 有人阐述死亡 并展示了肩胛骨的钢钉 有人说长寿的秘诀 是:远离男人 有人说独库公路很美很危险 要至少五个人同行 七八只龙虾在手里撕裂后 心里的五個名额终未满 更有甚者,曾想在凌晨三点 用棉被捂死枕边不洗澡的男人 ...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乌尔姆之夜
在多瑙河的边沿行走 漫山遍野的葡萄像极了油画 这是艺术家们向自然馈赠的奇珍 月亮在我的对面,远处教堂高高耸立 只那一瞬,我被那精致的雕塑所震撼 群山压低身体,俨然要化成江南的水乡 哦,那个敲鼓的鼓手,端着酒杯的女士 坐在船上。我对面的渔夫递...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诗和歌(外一首)
词语呼啸的瞬间结晶, 在朗诵体的腰斩中。 唯有如此,我才能确定 诗是失败的。 唯有如此,失败才是 碳高度的结晶体。 在诗逃亡的瞬间, 女歌手的高音遁入, 引领着泪腺的走向。 她的肺泡已成为我的颤音。 你并不知道。 山水命题 无意义的黄昏摇摆...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寻树
如何在人群里找一棵树? 与你相比,它的根更深一些。 它的四肢舒展,是人群中 舞跳得最好的那个吗? 它的面容与你一样模糊, 无数次与你擦肩而过。 它在一些人的輪廓边缘生长, 是一棵能够开花的树吗? (你捡到一枚不对称的花, 因它逐渐变得对称,...
第三届长三角新青年诗会小辑丨星空(外一首)
回家的路,躲到星空 风卷着星星,卷着空,卷着黑夜 风把一切浮动起来 墙壁、肖像、小酒馆、钢琴、麦田 小鸟的叫声、麦秸的倒塌 一个临死的人 一个不久会结束的过程 星星比空大 星星旋轉起来了 星光璀璨不属于星星 星星在回家的路上 是翅膀,是夜,...
译介丨[俄] 帕斯捷尔纳克处女作选①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Борис Пастернак, 1890—1960),俄国诗人、小说家,195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出版诗集有《云中双子星》《超越街垒》《生活是我的姐妹》《主题与变奏》《重生》《早班列车上》《天放晴时》等...
译介丨[罗马尼亚] 马林·索雷斯库诗选
马林·索雷斯库(Marin Sorescu,1936—1996),罗马尼亚当代重要诗人。1964年出版第一部诗集《孤独的诗人》,之后又出版了《时钟之死》(1966)、《堂吉诃德的青年时代》(1968)、《咳嗽》(1970)、《云》...
艺事丨第二届当代中国作家书画邀请展
2021年11月,由《揚子江诗刊》杂志社、《中国文艺家》杂志社、太仓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第二届当代中国作家书画展在江苏太仓成功举办。 本期“艺事”栏目选发其中的部分作品。...
百家丨诗,或者河流(组诗)
潮水涨满海湾 潮水涨满海湾。黎明盛放 每一次梦醒,皆如混沌初开。你记录 然后疑惑:文字与影像能够留下的 海水亦可以复制,或者删除? 而海堤,正朝向光明的码头 弯曲成虎鲸银亮的脊背, 为潮水一次次赋形,为诗 找到沉稳而律动的句法。 光,溢出云...
百家丨孤雁枯苇(组诗)
壶 陶壶搁置 肉眼只见壶面那束梅花 似有附庸风雅之意。 壶内虚空 一片黑暗。 可曾听到泉流叮咚? 虚空中有日月移动 在雨露与岩石之间 果木、禾苗挂满恩惠的水珠 壶 栖留着天空与大地。 倾倒 一个馈赠的词。 给予与接受 在同一瞬间 当嘴唇吮吸...
百家丨下雪了我们一起喝酒吧(组诗)
夜晚站在一棵玉兰树下 在夜里,它是一团跳跃的白 刚好擦亮夜色 站在田埂上,我们手拉手 悄声捏住它的名字 仿佛一松手它就会像去年一样飞走 仿佛它从来都在路的左边 从来都不曾孤独 也从来没有瞥见一个衰老的男人 蹲在树下吸烟,眯着眼睛迎风流泪 抖...
百家丨虞美人(组诗)
红莲 一个以莲自喻的女子,就已从水与月 水乳交融的甜蜜中走来 透过春天的清风传递一阵阵幽香 白月光铺满荷塘 她睡在荷叶的体内,而清香便化为她的呼吸 我总是想到那花瓣上的滴露,晶莹地 滚动在她的脸颊上 她努力使自己向上生长,绽放 一朵红色的莲...
百家丨生为蜡梅(组诗)
天色已晚 那么多鸟都飞了 飞向山的另一边 我原也是其中的一只 如今,在敬亭山 看你喝酒 刚才满天的云霞 预言明天还有一片晴空 而你执意守到明月初升 守到对影成三人 山中徘徊的清风 吹动你的衣袖 和我的羽毛 我站在一条柔软的枝上 你把酒壶放在...
百家丨生命的拐弯(组诗)
小姑妈 黄昏 雨点又大了一点 我和小姑妈在拐角 相遇 还能喊些什么 一个步行 一个在车里 小姑妈招手 怯怯地叫我 选一把最嫩的青菜敲车门 放在车后排 雨中最亲密的两行 在各自回归自己的生活之前 在白发愈加花白的暮色里 小姑妈站起来 目送我 ...
百家丨致苏东坡(组诗)
乌台 这是你笔下最浓的一滴墨 把整个王朝和你团团包裹 差一点把自己淹没 十面埋伏的诗句 刀光剑影的文字 理想和诗意草草掩埋 这一夜的黑 胜过所有的墨 才华,只是怀璧其罪的凶器 深深地插在乌台 黑暗的囹圄中 一群乌鸦在聒噪 另一群则准备食腐 ...
百家丨陶罐(组诗)
雪人 雪的尽头,有没有一位 洁白的菩萨,红萝卜鼻子、樱桃小嘴 轻盈、端庄地坐在地上 有没有一位风尘仆仆的异国少年 黑皮肤、卷头发、高鼻梁 恍然如梦地,把你细细端详 暮雪 暮色如轻烟,一点点地 飘在雪地上。更早一些时候 雪也是这样一丝一缕而又...
百家丨写给父亲(组诗)
和婉豫在岷江边喝茶 三棵玉兰树,其实还是一棵 整个世界都是如此 在岷江边喝茶,榕树是最好的冠冕 生活在大地上多么有福,坐在我对面的 被我看见的 不论远近,最好的兄弟姐妹 流水和车辆带走,诸多的我们 如同青草吞没零散的灰尘 烟蒂和塑料。河流终...
百家丨想象秦淮河(组诗)
尘世并不完美 这样的夜晚并不完美 车辆加速剧烈颤动的噪音 愤怒地穿透飞扬的沙尘 泊着一钩弯月的夜空 湛蓝深沉,如孤岛露出海面 如你溢出我这颗心 尘世并不完美,爱上你 足以让我爱上这个世界 它所有缺陷我都乐于谅解 想象秦淮河 这灯火映照的暮色...
百家丨运河记(组诗)
七里山塘 一条水路迢迢,将仿古的建筑群 一分两边。江南富家子弟流行梳二分头。 沿水路向前走是七里,沿街往回走还是七里。 七里,是白居易在苏州埋下的伏笔。 陈圆圆董小宛来过,七里山塘火了一次; 曹雪芹来过,七里山塘又火了一次。 名人一次次地来...
百家丨全家福(组诗)
矢车菊 墙角的矢车菊开在子时 夜色淹没了它们本来就少的妩媚 却掩不住它背靠的泥墙 挂着的一盏不知为何而亮的马灯 两个破旧藤篮 一件竹叶蓑衣 泥黄的竹叶还滴着水 它们站在离我三十年的夜里 像一张转动的黑胶唱片 播放着那一年 夏蝉从喧嚣到死寂的...
百家丨郊居(组诗)
夜空 近乎幻觉 瓷器、绸缎,静若处子 轻盈之物取出了一部分的储藏 天际之上,勇敢的星 也会有胆怯的轻颤 扑闪的微光 有一种接近 秋草站在風里 一切都这般对称,顺从 对立 镜子面前总是做着相反的动作 你能感受到 他的故意,他的刻意 甚至是他的...
百家丨古海(组诗)
旱象 毛乌素沙漠的海子 剩下了一层干皮 往远处看 阳光的幻影 一片水波荡漾 黑格兰还在年轮里打铁 水鸟在上一场雨水里扇动翅膀 我穿过苏里格庙的院子 在一丛沙打旺旁数沙子 一只蜥蜴看了看我 并没有走开 古海 塔克拉玛干沙漠 能活下来的植物都是...
百家丨将饮茶
故人笑比中庭树,一日秋风一日疏。 1 相比瞬息流变的万物 我们的正襟危坐多么 不值一提 “我毕生的理想 不是当酒徒 而是变成你的一个句子” 2 侍茶者 不必讶异 你还会遇见更多荒谬又旖旎的事物 像此刻杜撰的对白 竟然没有任何值得收藏的隐秘 ...
对话丨在语言的河流中
一、用一种民族视野面对汉语诗歌 陈培浩:冯娜你好!很高兴一起来探讨汉语诗歌的民族维度问题,或者说从民族视野来反观现代汉语诗歌。如你所知,少数民族诗歌研究近些年成了热点,这种研究主要是寻找具有少数民族身份的诗人进行研究,不过我对民族诗歌研究有...
旧体新韵丨扬中清韵
扬中礼赞 青圻碧甸展空幽,翠苑芳林鸟唱酬。 水上花园灵秀地,江中丽岛太平洲。 江洲秋韵 霜染村郊换丽装,流光溢彩绿添黄。 禾田稻熟翻金浪,白藕红菱水带香。 芦花飞雪 绿蕩青坡野菊黄,林丛鸟唱漫诗香。 飞舟阵雁裁云水,芦絮纷飞似雪霜。 甜橙满...
旧体新韵丨诗三题
和韩国强老师《八十抒怀》 青霜轻捋笑城头,仁善好施何所求。 野老放歌真快意,东坡载酒慰风流。 仰苏自有月明地,起賦当从海色州。 已借翰林蓑笠影,不言桃李满园留。 寄事 秋风难解叶初黄,带雨飞花夜半凉。 习静乃知春意闹,下山始得石心刚。 听松...
旧体新韵丨诗三题②
天阙山 春霁江南牛首山,天光云影动人寰。 层林尽染芳菲雨,不負韶华出九关。 白云山游记 信步青山暮色浓,桃花涧水去无踪。 九龙不见飞仙境,意欲瑶池月下逢。 金陵老门东 秦淮深处谁家院,静卧城南烟雨中。 自古六朝金粉地,何人不识老门东。...
旧体新韵丨诗三题③
庚子小雪后六日入虞山 断无长物可称师,偶作雕虫实弄姿。 一片秋山偷展眼,化泥叶叶是情痴。 咏枇杷 西下巴川性向阳,天然曲直亦成章。 叶长如耳听风雨,果胜金银涤肺肠。 琴川环城路樱花 建炎遗构解因缘,劫火曾灰志未迁。 今岁复沾新雨露,环城但见...
旧体新韵丨山村三题
漫步 闲逛江边风拂衣,蒹葭头白沐余晖。 谁惊芦荡栖巢鸟?唧唧盘旋不敢归。 雨后 连绵梅雨闷愁人,潮湿阴沉汗满身。 唯有芭蕉欣得水,一尘不染更清新。 插秧情 柳絮飘浮入夏天,莺啼蛙闹伴耕田。 麗人插下行行绿,惹出情丝织锦篇。...
旧体新韵丨诗词三题
上班途中闻香詠蔷薇 何由隐有暗香来,元是蔷薇明后开。 花不争春人不媚,南墙斜倚绝尘埃。 初冬艳阳天江岸闲步杂感 冬照煦和物色妍,黄花飞萚竞争鲜。 垂丝难得鲤三尾,遣兴偶成诗一篇。 鸣雁任教云里过,野凫不碍渚心眠。 闲来漫步随心向,只慕渔樵不...
旧体新韵丨诗二题
忆西域南疆 蒼苍戈壁乱飞烟,漫漫黄沙铺远天。 空阔雄浑何壮美,谁将诗画种荒原。 梦西域 大漠飞沙壮远征,边关冷月照西行。 茫茫戈壁彤云聚,浩浩天山铁马腾。 无意寻诗诗沸涌,有心逐梦梦天成。 何时再踏遐疆雪,问鼎冰川好摘星。...
旧体新韵丨诗二题②
秋分 昼夜平分赖一阳,桂香樟绿写秋章。 田塍尤喜丰收景,正值高天月照塘。 解封这一刻 喜讯初闻泪浸衫,熏風拂柳燕枝衔。 远方诗友屏中贺,锦绣江都又鼓帆。...
旧体新韵丨诗二题③
睡莲 芙蓉香十里,碧叶卷如裙。 愿把白莲请,奉为座上宾。 孟秋后湖 轻纱薄雾卷云头,瀲滟清波抖绿绸。 映日红莲嬉水闹,紫金千尺丈菱洲。...
旧体新韵丨荷花颂
红莲 满塘姣好沐南风,细雨初晴色正浓。 出得污泥神更爽,亭亭水上韵无穷。 白莲 洁白容颜蕊吐黄,久经风雨蕴清香。 不憑脂粉增娇色,朴素情怀气自芳。...
旧体新韵丨诗二题④
小树 林间小树欲参天,谁料半生无际缘。 守得枝头几分俏,也教春色满园鲜。 寻景 秋日寻芳暨水边,雨丝风线柳如烟。 桥頭最喜芙蓉绿,不惧露霜花满天。...
旧体新韵丨诗词二题
水觅舟 雨日感怀并呈诸友 别后楼台已高锁,三年羁旅向天涯。 空吟明月惟思友,倚罢春窗漫煮茶。 倦绪无端望归处,尘泥终古尽飞花。 人间离合倩谁问,梧叶几声似旧家。 相見欢 余独客紫水十载矣,长是庠序清冷,幽居寡欢。一日而见数菊凌寒,夕照之下,...
旧体新韵丨词二题
南歌子·农家小院 款款莺啼序,翩翩蝶恋花。柳枝竹影翠微斜,明月清风花草绕农家。 喜鹊来相伴,清泉慢煮茶。井台院落静清嘉,夜阑卧听风竹叶沙沙。 南歌子·慈母 歲月压弯背,时光磨白头。一声慈母泪双流,惟愿平安康健度春秋。 送...
旧体新韵丨词三题
南歌子 柳絮纷飞日,花红渐老时。难留春去步迟遲。空对夕阳楼外染胭脂。 做久天涯客,写残落寞诗。有情难诉是相思。唯把此心随水寄君知! 江城子 常怀昔日那春芳。看鸳鸯,画眉长。月下花前、都做老时光。恨隔云程三万里,今独影,倍凄凉。 幽兰新剪寄何...
旧体新韵丨词三题②
浣溪沙·春 绿树窥窗莺正啼。曲廊枕水小舟移。清香飛过画桥西。 意在梅风兰馥馥,情随竹雨草萋萋。提壶幽径醉春泥。 行香子·仲夏吟 缕缕熏风,树树明光。任怡情、步过东冈。尖荷分盖,嫩竹新妆。更樱桃红,杨梅紫,枇杷黄。 寻幽何...
诗萃丨晾衣架(外二首)
他有时暴躁,有时忧郁,有时悲伤, 仿佛他不是一个, 而是一群,如他的衣服一样, 红色的,蓝色的,黑色的,白色的…… 它们经常聚在晾衣架上, 相互之间也不说话,只是荡着秋千。 他一件件将它们收起, 又一次次穿着它们出门。 有一段很长的时间, ...
诗萃丨如果鱼是庄子的老师(外一首)
黑壳虾一刻不停地搓着它的卵 就像杂技师玩走马灯的魔法球 马鲷鱼用嘴含着孩子,总怕化了 (唔,多像一支五百人的御林军) 孔雀鱼产子就像天女在散花 (其实,更像飞机扔炸弹,但庄子没见过) 庄子一边研磨,一边听鱼快乐地唱歌 惠子问,你又不是鱼,怎...
诗萃丨夜宿大兴岛
有你,火炕上 滚热滚热的解酒 你的疙瘩汤、酸黄瓜也是 有你,我不再枕着 田埂。枕着你的胳膊 梦比去年还香,还真实 这一个夜晚 蛐蛐比去年的懂事多了 它在哪一棵葡萄树下 睡着了?我们的夜 除了我們,那么寂静...
诗萃丨鹧鸪
鹧鸪天 一只鹧鸪可以满天 那叫声 足以穿越迢迢山水 鹧鸪飞 飞不出乡愁 鹧鸪叫 让满月或弯月的夜晚 都显得残缺 总有一个游子在路上 走在自己的 愁肠上 鹧鸪是一团淡淡的墨 写下深深的故乡 鹧鸪叫 整個江南更软了...
诗萃丨雪后上大姥山(外二首)
空山不见人 但闻鸡犬声 成片香榧树,包裹在 晶莹里 安全起见,弃车,一个人,徒步往上 脚踩雪地,“咯吱”响 知道我有惬意的孤独 和半肚子的墨水 大姥山,精心准备了原封未动的一张张 白纸 问候你朋友 绿道散步,身边 只有瓯江水。夜色里,渺茫一...
诗萃丨所有的……
所有的绽放被大地发布 所有的凋谢被大地接收 所有的月台 都在大地上浮沉 就像一場霜降 重过所有的聚散 你的一声汽笛 未能把苍黄刹住...
诗萃丨瘦西湖
瘦西湖似乎溜出了季节的秩序。樱花爆裂 紫杏涂鸦,低调的诸葛菜花 把还寒凉的大地,搓揉得白一块、紫一块 游人多像被小径串起的马鞭 抽得春天一路小跑 跌撞出满湖春意 我们沿着春色的手势行进,走草径,过桥梁 偶尔被红花绿柳导入水堤的远处 世间有许...
诗萃丨说书人(外二首)
钮家巷中的老书店 紧挨着状元府 如一把训尺,相扣 石板上走来的说书人 平江路是他 出演时,必备的挡雨长衫 老旧的大儒巷 面对庞杂的观前街 分明是说书先生启言 举起的醒堂木 “啪,啪”二响 琵琶曲,从拙政园传来—— 东山采风记 一座孤岛享用了...
诗萃丨封面(外一首)
每次去父母坟上 都要经过许多墓碑 我已习惯,边走 边浏览墓碑上的文字 像在书店里,边走 边浏览书籍的封面 大抵知道书的内容 一个年轻女人,正在 一边擦拭封面 一边擦拭眼睛 不忍卒读 我从坟上回来 路經新华书店 在陈列新书的书架前浏览 像浏览...
诗萃丨祥云是一个人的名字(外二首)
多像洁白的仙鹤啊。预言的灯盏 越拨越亮。雪晴了 来是故乡,去也是。天下 经幡回响 风动,心止,深蓝一望,祥云 配得起翩然转世 红衣僧人悯怀凡尘 面对一株青稞诵经如水 这高原的天空,天空的神祇,爱一个人 就是爱万物。这万物的内心—— 无量河倒...
诗萃丨梦(外一首)
二十岁以后只梦见过你一次 随后的日子便在檐下一一闪过 穿梭的人群露出白色的衬衫衣角 冬天早已牵着雪花走过 嘴角含蓄的笑 似乎没有了春夏秋冬 笔直的水杉体重增加了许多 一簇簇二月兰在眼中绽放 再也没有人提起 故人的踪迹,哪一页写着马齿苋的 夏...
诗萃丨川南行纪(外一首)
一个人跑到了江边 说什么,一个人 也要到江边坐坐。 清凉的钟声 在孩子们的头顶盘旋 几十年没到这座城了 围长绒巾的青年 江滩闪烁的青年 大概早已老掉 落日里 他会回来么 一直想 和这个忧伤的 变电站职员一起 离开沱江中路 前往黔北 乌江边 ...
诗萃丨吹拂(外一首)
用来比喻一款爱,明显是轻了 与抚摸相同,心头的位置更重要 我是歌者,心窗糊上粗糙的月光 試问春风在哪儿?耳边闪过的热气 发自麦克风。忘怀的你,衣袂掀开的你 录制完天涯回响 多道浪迹浮现肤肌 肤肌上的疙瘩排列有序 渗透止痒的泪滴 呼呼,窗外的...
诗萃丨造塔记 (外二首)
他的一生,都在渴望 建造一座砖塔 即使是夜里 他也未停止练习以下技艺: 捣和,调拌 堆砌,涂抹—— 他的一生,都在努力 將词语和修辞,搬到 更高的山顶 作为旁观者,我愿意把这 不断重复的一切 当作接近月亮的过程 河水在静静流淌 河水在静静流...
诗萃丨溶洞(外一首)
风中连绵的群山像流动的河流 背着双肩包专注遗址的人 从一个溶洞走向另一个溶洞 在不可再生的页面里 一边惊诧一边记录 石笋间参互的对白 偶有星光打过,警觉的石灰岩 粗粝的皮质藏着珍贵的情节 顽垢或苔藓的附着 挤出清澈的汁液,就是 远处奔泻的红...
诗萃丨奔跑的铁花
仿佛在撒网 喷出四射的金 在黑暗中,敲出光明 铁的舞蹈 照亮铁匠的清影 手里握着大把日子 一锤两锤,许多锤后 成型,成花开的美好 无数的铁 在鐵匠手里,拆解 缝合,最后四处奔跑...
诗萃丨五月的最后一天(外一首)
斜阳不发一声 又仿佛说尽你的一生 斜阳下,你来到这里 长长的西江塘 响着“叮叮当当” 船厂敲打船钉的声音 一朵洋槐花掉落肩头 有些美好不会再来了 你知道,无关斜阳 也无关黄昏 寂静越来越暗 码头的芳香 一个穿凉鞋的小女孩 一个水泥缆墩 那是...
诗萃丨第三只手(外一首)
一只手 從罐子里伸出来 从罐子里的土中,伸出来 抚摸她的脸 她用它支撑着头部 她正幸福地依着它 这有些荒诞 她产生无数个想法 是在闭眼的时候,这使她 觉得真实与干净 一只干净的手伸出来 并不打算缩回去 像块路牌 她也没有说出某些人的名字 她...
诗萃丨又见黑白版画《渔光曲》
当初,你年轻的身影贴近 春潮上的片片白帆,写生画夹 夹满一江渔汛,从刻刀上 找到劈风斩浪的感觉 渔歌千里,在刀痕里悠扬 线条的视觉语言,简洁得 只有黑白两种颜色,足以 概括大江的丰饶、慷慨 和日日夜夜澎湃的生命力 你抒情的刀痕,曾重返 滔滔...
诗萃丨白鹭(外一首)
寒冷的秋夜 月亮在天空中闪耀 云在挣扎 路边的蜘蛛网断了 有大风 风中的苇草匍匐 野花柔弱 它们相互拒绝又抱紧在一起 对于落入水中的叶子 寂寞是一种有限的消解 在这寂寞中 世界偿还了对流水的信任 人声鼎沸 有三件事物正进行着超越 它们分别是...
诗萃丨小镇(外一首)
小镇放在瓶子堆里 那么多的瓶子,小店 小镇里的人是忙不过来的 所以,它要借助雷声 把蚊蝇赶掉,还要一盆清水 把泥腿子洗干净 小镇不需要高台,喇叭 叫上几个人,就是一桌子的瓜子 花生皮,上等的啤酒 都在墻上,溢出的酒花 纸美人去尝 一大碗一大...
诗萃丨云世界
相对于大地而言 云的层面还有一层世界 有云峰、云海、云森林 云沙漠、云岛屿、云旷野 影影绰绰,似乎还有云动物 甚至云人群 云世界,色彩統一 既使乌云,透过舷窗近观 也近乎透明 也虚得更干净 云世界的万物 比大地上的万物 活得轻松、抽象、轻盈...
诗萃丨空湖
风,忍住时间摩挲 几只白鸟停留在木栈道上 加深了苍穹的辽阔 天色渐暗,你越来越看不见它们 ——那些沉沉浮浮的宿根 包括岸邊纵深的 柳枝,多年来 一直想点化的一块石头 这湖 多像白云俯瞰大地时,无意中 推落下来的一个窗口 你把手臂伸入其中,想...
诗萃丨清明:四月的两滴泪眼
清明。荒芜的四月中 僅存活的两个 汉字。寂寥而冷清的两滴泪 被异乡的雨水反复擦洗 村口。敞开故乡的生死之门 空旷的天地,早已坍塌入土 衰草、枯树与风的守望 归途之上,没有归人 苦难。被大地一次次收养 长成唯一站立的庄稼: 母亲的坟和父亲的墓...
诗萃丨泥娃娃(外一首)
于是,我确信 天堂有个美丽的学校 那一天,来了一个新生 他叫:泥娃娃 這是一个预先命名的孩子 尘埃一样轻盈 那么急不可耐地浴血而来 来不及打量世界的模样 是的,他是个天使 或许他认为,人间不值得流连 尘归尘,土归土 就在那个初秋的早上 一颗...
诗萃丨那天(外二首)
表弟和他父亲来了 他们在一幢大厦等我 我在黄昏的灯光下 见到了我的亲戚 他们健康而朴素 姨父见到我说 你怎么这么瘦 跟原來的你 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咳嗽 有人安安静静地 咳嗽了一声 他们中间必定有一个人 给出了咳嗽的胜利 另一个人的咳嗽 同时...
诗萃丨桑科草原
桑科草原,雨中草地像一块湿巾 我骑着洛桑的马 和他追逐雪峰和太阳 我送给他一块小小的瑪瑙石 给他的妻子打一块吊坠 这块来自尼泊尔的石头,和桑科的信仰一样 星辰正点燃草地,近处牦牛打鼾 时间消亡的夜晚,我们各饮大碗青稞酒 微醺中,我看到桑科深...
诗萃丨周末相约山塘钓鱼
驶上村道后,导航提示 鱼塘就在附近。山峦间 岔道,模样相似,没有路牌 我开着车兜来转去,每次 无功折返 都试了,只剩这条 我认定最不可能的小路 两边长满荔枝树。雨水冲刷的凹槽 滚满碎石。阳光断裂 树荫在提示什么。开上山坡 我看到垂钓者的背影...
诗萃丨母亲像一只取暖器(外一首)
寒冷的冬夜,母亲坐在我的身旁 织毛衣,她的视力已经不允许她 做这些活计了。我的母亲 七十七岁 她为我慢慢编织着 一件御寒的毛衣,有时候 她会停下来 像一只取暖器,静静地呆着 不吹风,但发着光 发着热 有时候,我仿佛可以听见 “噼噼啪啪”的燃...
诗萃丨芦花(外一首)
夕阳给芦苇的记号愈合了, 年久失修的黄昏, 就要带走,蹲在人间 老得掉牙的风。 雪停了,野鸭子回了家。 空荡的湖面, 芦花弯着脖子, 踩着潦倒的滩涂,向北移动。 黃大茶语 一片挨着一片,群居的新茶 赤着脚,排着队,哼着干净的山歌 这数不清的...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扬子江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4.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扬子江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扬子江

杂志价格:¥9.00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