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散文 (2022年10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摘文萃
《散文》创刊于1980年1月,是百花文艺出版社创办的,我国第一家专发散文作品的纯文学刊物。
原价:¥10.00   促销价:¥6.66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丨短长书
静夜思 一 三位青年,同去巴黎学画。 两位学成归来,其中一位坐上美院院长位置,颇受国家重视,同样广受普罗大众追捧。另一位回国后,起先任教于美院,后辞职,专心绘画。作画前,他囫囵煮一锅饭,连食数日。“文革”年代,不得已,他将半生心血悉数毁尽,...
丨赵一曼在沈阳
1932年2月,共产党员李坤泰以《申报》记者的身份,从上海来到沈阳做地下工作,并首次使用“赵一曼”这个名字。《申报》1872年在上海创刊,出报七十七年,是近代中国发行时间最久、最有广泛社会影响的报纸,也是中国现代报纸开端的标志。新闻发展史在...
丨壬寅春时:阅读与记录
“不管现在每天每日在我耳边聒噪的是什么,不管我自己以及无数和我命运相同的人经历过怎样的侮辱和磨难,我仍然不能完全违背我青年时代的信仰:尽管有这样那样的挫折,总有一天会重新好起来。纵使我们今天怀着惘然若失、一筹莫展的心情,像半个瞎子似的在恐怖...
丨大风起
水底的风 气者,可成风。 气之流动,无处不在,于是便没有风刮不到之地。风刮在水上,可使水面波动。风亦会进入水底,使整个河流暗自汹涌。所谓东风解冻一说,便是例证—— 一冬冻结厚冰,必先从下面消融或开裂,可见水底的风何其迅猛。 元代有一书叫《杂...
生活志丨薄秋
先是看到那只鸭子,一身油光的羽毛,色彩斑斓,头高高地抬着,脖子上还有一圈漂亮的金毛,是非常有象征性的那种金黄。我开始并不知晓那是鸭子,还以为是一只鸟,但它走路蹒跚的样子,打消了我的错觉。 然后,我看到了她,年龄跟我差不多,说不上漂亮,可也不...
生活志丨陇山访古记
陇山,又称关山,别名陇坂、陇坻,既分界了陕西关中平原与陇西黄土高原,又分水了渭河与泾河,是鄂尔多斯高原游牧文明与中原农业文明的交汇地带。甘肃简称“陇”,即自此山命名。 访汉碑记 陇山之西的松林中,有一通汉碑,叫《河峪颂》,是甘陇境内汉刻最古...
生活志丨久远的种子依然在近处开花
女儿小时候每天早上去上学,一定要跟我紧紧拥抱,好像要久别。我就笑她Play drama(演戏)。她却一本正经地说了一串“万一”,我急忙捂住她的小嘴。尽管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世事无常”几个字仿若达摩克利斯之剑,但人们总是侥幸那剑是悬在他人的头...
看·听·读丨无解的圈套
一 热内一生都在出走,这颠沛之旅正是他对自己的寻迹。他所有的旅行、出逃、写作、拍电影,包括对性的沉溺,无非都在执行着对自己的确认。1910年12月19日,一个未婚女子生下热内,把他交给了收养所,从此杳无音信。作为被遗弃的私生子,热内从未能确...
看·听·读丨那达旗牛录
在伊犁河右岸的杏树下睡着的时候,我梦见自己在河左岸的那达旗牛录旅行。那是一个我从未在现实里去过的锡伯族小镇,街道遗址般安静,房屋各不相同又很相似,有雪白的墙壁和红色的屋顶,屋顶上都蹲着灰鸽子。空气中有股马车的气味,似乎有辆马车刚从小镇跑过。...
看·听·读丨西医的前身
医药的史前史 病与死,是地球人很难避开的题目,特别在史前社会,这更是困扰人们的话题。有病自然要就医。上古没有化学和生物学,医药只能就地取材。于是,医这种治病的方法就有了不同的来源。医字的前身是“醫”,但它更早的前身是“毉”。 这两个医字外形...
闲话丨月亮咬住了狗尾巴
喏,那“庞然大物”就是我爹的老年代步三轮车,它有个响亮的称呼:宝马。这是我爹考虑了一个月才定下来的名号。 我爹是个固执的老头,也是个幽默的老头。 是个脾气暴躁的老头,也是个冠心病患者。 是个上网积极分子,也是个有追求的吃货。他的追求是:每顿...
闲话丨去太白
田地刚苏醒,社员们开始锄麦子了。我已经做了四年的农民,恍惚的日子散落在生产队里的每一块田地里。农历二月的风尖酸而刻薄。刚进地,锄一会儿,就要搓一搓冻得麻木的双手。年轻而新鲜的太阳从东边的山头上跃上来之后,空气里有了一丝暖意,太阳光下,社员们...
闲话丨乡土
“写小说真像一根扁担,一头挑的生活,一头挑的技巧。”说这话时,柳青已是出版《种谷记》《铜墙铁壁》等多篇小说而名满文坛的青年作家,参与创办《中国青年报》,并主持文艺副刊工作。1951年9月,柳青作为中国作家代表团成员赴苏联访问。实地访晤,柳青...
闲话丨花间草上
明前,清明以前,带着一种干净和美好。明前的一切,都干净都美好。明前雀舌,二旗一枪,一泡出香,二泡鲜爽,三泡回甘。对坐一张茶桌,隔着两杯绿茶,我问草书好在哪里,赵国柱先生说:“草书里有一种生命状态。” 怡心斋,是国柱先生写字、读书、饮茶、会友...
闲话丨做范记
姥娘双手搓鱼鱼,嘴说,俺娃你要学会做饭。 有姥娘做,我才不学。 姥娘给你做不了几年了。 还有我妈么。 你妈不会守你一辈子。 我娶媳妇呀,生好多闺女呀,做饭是女人的事。 大舅老普坐在小板凳上,刺啦刺啦拉风箱。他不晓得用铲铲囫囵一下火底,灶膛早...
闲话丨女儿小志
听孩子说话 听孩子说话是一种享受。孩子的心是单纯的,所以他看到的或听到的都有着单纯的面貌,他的表达也如同天籁,纯朴,新鲜,简洁,生动。有时虽不十分确切,但其感觉之奇特、出语之有趣,由不得你不发出惊叹。 女儿三岁时,看着我给她写的“真真”,笑...
闲话丨啜饮上帝的沉默
图书馆:我啜饮过上帝的沉默 这么多年,对于这座别人看来未必豪华、设施平平的图书馆,我满怀着宗教般的温柔感恩。 我曾经在一篇文字里半矫情半伤感地说,图书馆是现在唯一证明我还没有完全堕落的标志性建筑了。是的,去图书馆,几乎成为一种仪式,使我自以...
专栏丨写作上发财的都是守财奴
我记忆力差,被当作笑柄,健忘得至少从生理上为忘恩负义做好了准备。不认识或不了解的人,却因为我在写作里的细节还原,认定我言不由衷或夸大其词。我随身携带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依靠这个便利的道具,我成功掩盖了自己严重的生理缺陷,显得像是拥有照相机般...
专栏丨哥舒带的刀
大约一千两百多年前,一个西部边陲的唐人(西鄙人)写下一首名叫《哥舒歌》的五绝,带有强烈的民间诗歌色彩: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在另一个版本中,后两句出现了异文:“吐蕃总杀尽,更筑两重壕。”显然,无论从气势还是诗...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2.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66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

杂志价格:¥6.66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