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上海“团长”:在被需要和被污名之间

47户需要带壳蚕豆,4号楼202室2份、3号楼304室3份……一共70份700斤;27户需要黄山太平湖鱼,4号楼102室1份……一共50份;还要54份108只鸡;6箱72托鸡蛋,每箱360枚……上海静安区某小区组织团购的“团长”胡冬安按品类、室号等分类列了一个长长的明细表,核对几遍后,她和联系好的供货商下单。

按照供货商的排期,三天后才能发货,第四天到货。“到货的具体时间没法预计,只能等通知,因为路况不能保证。”胡冬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凌晨三点接货也有过,看运气。”

到了接货那天,胡冬安要特别留意手机,随时准备接货车司机的电话。接到通知,她再联系小区志愿者,穿好防护服,戴好口罩,面屏及手套,到小区门口等货。接货、卸货、清点物资都由她这个团长全权负责,清点好的物资放到小板车上拉进小区,如果那是晚上10点以后——10点以后接货是常事,胡冬安和志愿者要等第二天再送货,因为“怕板车声音打扰别人睡觉”。

发放物资就相对好操作了,他们对照着配单,把各楼的物资运送到楼下,再由各楼志愿者分发自己楼层,如果刚好赶上测核酸,各户居民可以自己下楼领取。家中只有老人或行动不方便的,志愿者负责送到家门口。发完货事情还没有完,团长要提供“售后”,如果哪位居民对物资的质量、数量有意见,找到胡冬安,她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是一个上海“团长”的典型日常。在上海实行全域静态管理、常规市场供应体系骤然停摆以来,“上海团长”火出了圈,他们利用自己日常工作中的资源,寻找物资,组织社区团购,某种程度上,他们代替了这个城市中因为工作量剧增而略显无序与忙乱的基层管理者。他们的身份,从原本繁忙于寻常日子的普通居民,变成人们口中的梗——“我的团长我的团”,以个人接力的形式打通了封控小区的最后100米,救居民于匮乏,但最魔幻的,还在于短短二十几天中,他们集赞誉与质疑于一体,从被感谢到被审视、随后又被非议的嘈杂声场中,在这个令人感怀的2022年春天里,上海“团长”注定会成为一群被记住的人。

“一开始没人知道怎么当团长”

“物资供应不上了”的出现,最早是在3月30日到31日。当时的浦西还没有封控,居民们早早在3月27日上海宣布封控计划后就囤足了一个清明假期的物资。而原定封控至4月1日凌晨5时的浦东已经确定延迟解封,很多人家里储备的菜不够了。

崔丽丽在上海财经大学担任教授,主要做电商研究,也是上海市网购商会的专家,她从商会会长宋轶勤那听说了居民物资告急的消息,俩人和几个同事、朋友商量了一下,觉得可以利用平时积累的供应商资源做点事,帮买不到菜、粮食的小区对接靠谱的供货基地,于是拉了群。宋轶勤记得,“一个小时不到,200人就冲进来了。几乎每过几秒,就有一个人扫码进群。”最开始入群的人,都是这个临时公益小队成员的亲人、朋友、朋友的朋友……且以居住在浦东的人为主,慢慢的,闻讯要求进群的人越来越多——因为浦西也延迟解封了,不到5天,群已满500人,于是再组建二群,现在,两个群加起來共有800多人。

商会副秘书长戎颖负责对接供应商,“最开始进群的人都是自己想买菜,以为可以像平时的外卖平台一样自己订货。”她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人们进群后才发现,商会联系的供货基地无法接散单。提供给群内人员的几家蔬菜、肉蛋基地都是戎颖一个个打电话确认过的,他们都有自己的货车和司机,有运力,质量均由上海市农委或者是商务委认定过,但这些基地一直是大型线上平台的供货商,并没有零售能力,他们要求必须达到一定预定数额才能发车送货。群内的人们观望了一阵,没办法,不凑够发货门槛就解决不了自己的吃饭问题,一部分人开始尝试在社区发起团购,被“逼”成了团长。

“为什么不在封城前多囤吃的?”这是相当多上海人被外地朋友问过的问题。陈洁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有一家名为鎏婳书的化妆品企业,她所在的小区属于上海的一处高档小区,在3月27日她就注意到朋友圈内很多人在储备食品,3月29日,距离她所居住的浦西封控还有3天时,她也准备储备一批。

早上8点出门,她先后去了离家最近的大沽路菜场、浦西最大的菜场——广粤路副食品市场和上海著名的网红菜场——高陵路菜场,这些菜场已经全部关闭。她赶紧又去盒马x会员店和costco,“目测进门队伍长达200多米”,人员密集,出于安全考虑陈洁选择放弃。最后她去了上海太古汇下的城市超市——单价昂贵、售卖精品的高端超市,除了一些零食、酒类还有货,蔬菜、水果、牛奶、冷冻食品等货架都已被抢空。所幸那时盒马、叮咚等线上平台还能使用,虽然派送速度远不及往日,还有很多物品缺货,陈洁也算凑够了一家人4~5天的口粮,“既然通知封控4天,多数人就只储备了4、5天的食物,老人们储备1周需要的药物。”陈洁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陈洁冒雨发完物资往回走时,邻居拍下了她的背影。
原本直供电商平台的蔬菜供应商给浦东的小区送货。
胡冬安和志愿者把团购来的物资标好号码,按顺序排放,利用电梯传送,订了货的居民自己按好楼层到电梯里自取,避免接触。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