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拥揽月光入怀

很多年以前的我,不太爱夜深人静的时候,总觉得月光洒下来的朦胧带着些说不清的凄凉和孤独。纵使是看到那流淌于发黄纸间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这类的诗句,也好似被雪山的冰直戳了心脏,一颗心冰凉凄寂。于是乎,我便也不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出门。

一直到去年仲夏,月光落在心口的伤才慢慢地被父亲治愈。

那天,邮局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叫我去取录取通知书,激动的父亲即刻便拉着我去镇上。(剩余109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