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高处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说,太姥山是太姥姥的名字,不是一座山。

是的,還有谁比太姥姥老呢?那时候没有时间的刻度,没有日薄西山,太姥姥在地球底下那个铺银贴金的大房子里玩耍。那岩浆浆,也就几千度吧,吹着气泡泡,嘟噜噜地涌了进来,她就搅呀拌呀,将自己也搅拌进岩浆浆里,又捏成一个个的泥团团。嘣的一声巨响,那大房子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剩余189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念黄姚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0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一条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1年09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母亲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1年09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