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过年的滋味

过年,就是和过去的一场告别。不知是岁月催人老,还是生活条件好了,我越发觉得,年的味道越来越淡,便时常会怀念儿时的年。

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山沟里,全村只有几十户人家。过年的时候,村子里的上空总是响起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家家戶户的院子里,落满一地红色的纸屑,犹如一片一片红色的地毯。点燃一串鞭炮,捂起耳朵迅速跑开,噼里啪啦,鞭炮声欢快地传遍乡野。(剩余139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奶河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念黄姚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0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一条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1年09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母亲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21年09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