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南头山的旧时光

入船记

我怕海。

那一年跟父亲出海,船没行多远,我就顶不住了,硬撑了一会儿还是没能熬住。先是“翻肠倒海”,吐得黄胆都要出来,胃里东西倒空后,接着干呕,黄汁水沥沥的,再这样下去,我担心肠子也要出来了。被父亲架到船舱里头,虚弱地躺着,面色惨白,额头冒虚汗,比死还难受。船舱内的床铺,说是床铺,其实勉强可以安身,像只白鸽笼,长度仅放得下身子,个子高的人得蜷起腿来,转侧都困难。(剩余514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明眸
    散文海外版 2022年10期

    散文海外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