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海外版

散文海外版 (2021年09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散文海外版》1993年1月创刊,是百花文艺出版社继《小说月报》后创办的又一份中文文学选刊。创刊以来,从海内外报刊中精选...     展开
原价:¥12.00   促销价:¥6.9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特别推荐丨远路上的新疆饭
有一年,我们开车去阿勒泰,从天山脚下的乌鲁木齐出发,穿过茫茫准噶尔盆地,往天边隐约的阿尔泰山行进。原打算在黄沙梁吃午饭,那里的路边有几家卖拌面和大盘鸡的野店。所谓野店,就是前后不着村,饭馆的矮房子淹没在路边野草中,四周是沙梁起伏的荒漠。那时...
特别推荐丨隔离记(上)
2020年2月下旬至3月底,根据铁凝主席的提议,中国作协党组派出了一支赴武汉抗疫前线采访创作小分队,由我担任领队。3月27日,由中央指导组统一安排,我随赴汉采访的央媒记者一道,乘高铁G66次13点41分从武汉站出发,于18点顺利抵达北京西站...
作家专栏丨遥想右北平
一 右北平与北平,亲密无间,唇齿相依。但它们是不能混淆的。 右北平是一个伟大的地名,与北平的联系千丝万缕。但它比北平大得多,更古老得多。右北平像一个经历过无数世纪风霜雨雪而心胸宽广的父亲,贫困艰辛又豪迈粗犷。它把自己朴素坚忍和乐善好施的性格...
别具只眼丨清晰的朦胧的
阿兰·德波顿的文字有的我喜欢,有的就不喜欢了。譬如在一篇文章里他这么写:“大广场的北侧长约101.52米,它是在1619年,由德莫拉建成的。这里的温度是18.5摄氏度,风向朝西。大广场中央的菲利普三世骑马的雕像高5.43米……”我...
别具只眼丨“平安”归来
我外出的机会很多,每年都有好多次。到了外地,我很少逛街,很少买东西。别人送给我的礼品,我一般也不愿往家里带。一是我把带东西视为一种负担、一种累赘,能不赘就不赘;二是在这个物质丰富的时代,家里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新摞陈,陈摞新,把家里有限的生存...
别具只眼丨木器的重量
条凳 远远看来,梅溪乡下的“中门李”老屋场,好比摊在岁月里的一幅画——不单时间成为生命的底色,就连溪水、瓦屋、树木和人等等也一脉相连。等走近了,你才发现树木多得数不过来,用浓墨重彩的笔触,抒写着人间的色彩。 树木一多,便出木匠。恰巧,我爹是...
别具只眼丨远去的河流
再也不会有那样的一条河流了。在我的一生中。它只能从我的一生中流过一次。它穿过我,穿过辽阔的鲁东南大地,穿过我整个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它日夜川流不息,穿过浩渺的苍穹与宇宙,穿过无垠的时间与空间,带着无涯的萧索与寂寞、虚幻与孤绝,滔滔东流入海。 ...
别具只眼丨文气内外
字的家族 中国汉字很难学,这让许多外国人望而生畏。 事实上,中国人自己学起来也不容易,否则中国古代就不会有那么多文盲。 不过,中国汉字是象形文字,也是一种特殊文化,还是不可多得的哲学。所以,如学来得法,就会非常有趣,也容易得多,否则,一定会...
作家视野丨世上最长的大街
1999年岁末,我开着一辆绿色的道奇旅行车,带着一个样品箱子,一头扎进了央街,开始了我在多伦多的经商岁月。 那年的2月份,我带着一家人移民到了多伦多。在这之前,我在阿尔巴尼亚待了五年,经历过战乱,四个月之前还被绑架过一次,死里逃生,现在总算...
作家视野丨最后的乡居
陆游一家的欢笑,或许应该先连接到南宋乾道元年(1165)陆游于镇江通判任上,他似乎有先见之明,用俸禄在家乡的鉴湖边造了三山别业,以后哪一天不做官了,就回到这里,耕读过日子。陆游这种远见极其准确,别业建完的第三年,陆游的孩子们就在这个院子里跑...
作家视野丨对一棵古榔榆的“重构”
漆园吏告诉我,这棵树不比大椿,但也一把年纪了。 漆园吏告诉我以后,一只精卫鸟从云端出,以炎帝千金的姿态,盘旋在岳家寨上空。那时岳家寨还不存在,连鸡子儿里的一根血丝也谈不上,岳家寨诞生是两千年后的事了。從上古而来的精卫鸟,俯视着巉岩凌穹的太行...
作家视野丨生生之河
人往前走,河往远方。人有人的一生,河有河的一生。人的一生为“人生”,河的一生为“河生”。我们经常歌颂人生,反思人生,奋斗人生,我们却很少去关注河生,以致“河生”两个字从我们的语言中跳出来,竟是那么干涩和生硬。 于是,我就想记录一条河的河生。...
作家视野丨情牵梦萦话闽东
多姿的峰峦飘着多姿的云彩, 多情的涛声伴着多情的螺号。 山的挺拔,海的壮丽, 有我们的身影,有我们的欢笑…… 悠扬婉转的旋律,深情激越的歌词,犹如春天的小溪在开花的山野里淙淙奔流,越过多少峰谷,飘过多少田畴,一直飞进了我们的心里…… 这首名...
作家视野丨活着让我惊讶
尽管我眼里是汪洋的缤纷,尽管我手中是无声的壮阔,尽管我在眺望之处和回家之间找到了最合适的位置。 但有两样东西,是我现在真正所需:初始的安眠和远方的光荣。 热闹是色情的肉体,那么多人拥向它,触抚它,在它面前兴奋得发抖和眩晕。 我们这些孤独的人...
散文新星丨铁路生活区的坚硬和柔软
向塘西火车站附近的天空从早到晚都很忙碌。北边火车呼啸而过的轰隆隆声刚刚远去,南边车厢车轮铁轨之间的咔咔声又渐次传来。东边进出机务段的各式火车头低调深沉的呜呜声和昂扬高亢的哧哧声起起落落,西边三角线道口的喇叭反复大声嚷嚷:火车来了,请不要抢道...
性情写作丨祖母的季节
“我没死。你这傻孩子。”她说。 挂在门楣上的粽叶已经发出了灰褐色。风飒飒地吹着那捆粽叶,很像是雨声。真的下雨了,雨丝白茫茫地扫过村弄,在我家门前织起一张网,那捆粽叶又沙沙地响起来,像是风声。 祖母坐在门槛上,注视着檐下的雨水像小瀑布一样跌落...
性情写作丨南头山的旧时光
入船记 我怕海。 那一年跟父亲出海,船没行多远,我就顶不住了,硬撑了一会儿还是没能熬住。先是“翻肠倒海”,吐得黄胆都要出来,胃里东西倒空后,接着干呕,黄汁水沥沥的,再这样下去,我担心肠子也要出来了。被父亲架到船舱里头,虚弱地躺着,面色惨白,...
性情写作丨临渊起舞
我再次提出把手术日期延后一天。我有这样一种感觉,前面是一条深渊,我被推上了悬崖,丛生的乱石锋利如刃,我必须小心翼翼,倘若走错一步,就可能倒在这里,甚至坠入万丈渊底。 好在他们也不着急,还没有一个戴着深度近视眼镜、两鬓斑白、一脸凝重和悲悯的老...
性情写作丨荔湖,蓝在光中闪耀
◎ 旻 旻 正午的阳光沉静下来,落在发梢上 天空一尘不染,没有多余的叶子 可以坠落,让湖面泛起涟漪 水在低处吟唱,波光粼粼 远处的羊蹄甲,闯入陌生人的视线 它粉红的祈祷如同赞美,一直向上 此刻,我唯愿时光可以停顿 在我们,或在那一尾鱼 身...
性情写作丨坐看云起时
梅子黄时雨。地处长江中下游的临湘市,又迎来了湿漉漉的季节。这时候的龙窖山老龙潭瀑布,一定非常壮观吧。 于是,就进山了。 汽车刚刚拐上龙源水库岸边的村级公路,坐在我右边的小霞就指着车窗外呼喊起来:“你看,水像一块晶莹的碧玉,水那岸的山脚像墨玉...
性情写作丨栀子花香
喜乐是得胜的记号。2019年5月的最后一天,给我们喜乐平凡的生活增添了沁人心脾的馨香:我们拥有了两盆栀子花。这两盆栀子花也许等了我们很久,它们静静地守在废橡胶做的花盆里,默默地吐着芬芳。 它们是我们在距市里三十多公里的惜福镇集市上买的。我尾...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散文海外版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75.00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散文海外版

杂志价格:¥6.9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散文海外版

杂志价格:¥6.9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