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对一棵古榔榆的“重构”

漆园吏告诉我,这棵树不比大椿,但也一把年纪了。

漆园吏告诉我以后,一只精卫鸟从云端出,以炎帝千金的姿态,盘旋在岳家寨上空。那时岳家寨还不存在,连鸡子儿里的一根血丝也谈不上,岳家寨诞生是两千年后的事了。從上古而来的精卫鸟,俯视着巉岩凌穹的太行山,于莽苍之中发现一棵树格外耀眼,像它胸前缀着的父王赏的宝石。(剩余301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家
    散文海外版 2022年03期

    散文海外版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