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2023年第10期书屋絮语

陈寅恪对新旧学术评估有他自己的标尺,所谓“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预流”与“未入流”截然划开,并强调此为“通义”,可谓寸步不让,然这些后来者未必看重。虞云国在《学随世转:二十世纪中国的史家与史学》一书的序里写道:“中国传统史学向现代史学的转型,一般以二十世纪初梁启超刊发《新史学》为起点,但新史学范式的全面开创还要迟至五四运动前后。(剩余85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