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烟花易冷

风吹过来的时候,炊烟便碎了

烟花变成烟雨,落在母亲的头顶

日复一日的冷暖之间

母亲的发梢渐渐生出白色

檀梨桌上,那只盛满饭菜的碗

总在等着一个夜归人

他担当着一家十口人的口粮

几声咳嗽,和铁犁磕碰墙角的清脆声

善良的黄狗一跃便窜出洞口

它没有吠叫,只是摇着半截断尾

父亲回来了,来不及落坐

便咕噜一大(剩余86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