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大泉沟

过去十几年或更久的时间里,我对这个村子说不上爱还是不爱,在浩荡的光阴里,有些记忆太过具体,愈发清晰可见。

在大泉沟,我走过最漫长的路。春天挖野菜,夏天备干草,秋天采野果,冬天接羊羔,当然也不止这些事。我翻过大阪坡,走向平坦的平顶台子,路过孙家爷爷的羊房子,穿过雪水河,走向灌木丛,走进松树林,走进一个叫“石门”的冰川地带……满怀希望的走着。(剩余294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