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蒸蒸日上

报菜名

我到刘家湾小学教书的时候,刘爹还不是村里最老的人,比如校长的老爸,虽被岁月淘得像只空纸壳,毕竟还在鼓鼓囊囊喘气。刘爹好几次说,他比校长的爹少不了几岁,却眼不花,耳也不聋,手也不抖。没想到,翻过年来没几天,他就撒手西去了。那时电话还没有普及,更别说手机,寒假结束返校,一位老师悄悄说:“刘爹头天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就硬在了床上,不过走得蛮舒服的。(剩余1086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世界
    长江文艺 2019年03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