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在章介生最后岁月里戒香烟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靠顶层天台栏杆嚼口香糖,右食指在手机“备忘录”上写文字。要写的文字事先打好腹稿的,还算顺溜。文字发上朋友圈,稍转上身打了个哈欠,就瞅见章介生。他躺天台篾椅上,抬手向我勾一下,又勾一下,示意我过去。这顶层八楼的天台上空,秋高气肃,有只老鹰在盘旋。

我们两家天台之间那堵砖墙的高度,依旧是楼房建成时的一米五,没有跟风从众在上头垒砖块升高,站自家天台可以互通有无,而且都放置一架小木梯。(剩余1194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世界
    长江文艺 2019年03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