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种玉苞的少年


打开文本图片集

这事,跟北京那个叫五道营胡同的地方,扯不上关系。只是,少年的父親去那里喝过豆汁。半碗。少年想象,豆汁是黄豆榨出来的水,像学校下晚自习时,偶尔村里打基桩的牛老板拖一箱回来,送给学生喝的豆浆,甜,黏。少年舍不得喝,拿回去给父亲,父亲就说:豆浆晃晃,还挂了糊糊,不假。

少年名叫北海,问过几次:爸爸,北京的豆汁是不是和这一样?

父亲答:不一样。(剩余2734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羊债
    长江文艺 2012年02期

    长江文艺

  • 安详
    长江文艺 2018年02期

    长江文艺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