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石碑里住着远行不归的人(外一首)

花朵敲响闹钟

春色逼退三百里田野

天空下走着变旧的新人

路越近,理想越遥远

目的地与初衷背道而驰

一条小路将坟山五花大绑

把欠下的足迹一一收回

有人在打扫落叶

也打扫体内的积雪

把受伤的部分试图修平

父亲的咳嗽声装满口袋

唯有春风,是最好的解药

让他和枯草一起暂时还魂

我们把祭品和唠叨摆上墓碑

点香,叩拜,把活着的理想托付亡魂

石碑里,住着那些远行不归的人

他们向下的走势

却有幸成为一种仰望

这一天,雨水和泪水都被倾尽

只剩下一双空空的眼睛

水在水上,岸在岸边

余生的险径又缩短了一寸

大暑把大暑推上热情的悬崖

日子拐上更陡峭的坡度

半是写实半是隐喻:

完整的大地被人们肆意分割

田园,村庄,道路……

还要修建更多墓地

被设置的节气也一样

赋予婚丧嫁娶

赋予播种收割

以及格式引申出的更大意义

在丰台,大暑前夜下一场雨

象征沸腾前需要冷静

每一滴雨都带着与生俱来的姓氏

唤醒更多遗忘的事物

云可以无限瓢泼,把天空占满

将一生要写的都写完

投递给每一个思念的地址

柳枝也可以更瓢泼

我将一一折下

把此生所留恋的人

都一一送别

面对杜鹃的反复诘问

还有最后的蝉鸣

在小河将小河带走之前

大暑把大暑推上熱情的悬崖

等待宿命的迎风坠落

程杨松,1980年生于江西德兴。(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