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个被疼爱的女人(外一首)

她又忘掉了如何制作面包,把牛奶

洒了一地,她又一次一个人过夜

她知道,黑夜不再能够让草莓酱发酵

她得重新学习做饭,或者去早餐店

喝咖啡。她的双手无力地下垂

开始幻想,某个人在清晨喂她喝粥

烹饪那些总能抓住她味蕾的食物

可橱窗内整洁的餐具,愈发孤单、生出霉斑

她知道,只有等云朵打湿大地

那些遗留的痕迹才会被暴雨冲走

从下水沟,通过河流汇入黑色深海

那天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她的笑容

似乎那场暴雨已将她彻底吞噬

她总说,她眼前有一堵墙的伤疤

自己总能在这片狭小的区域里听到

一阵又一阵刺耳的回声,像只

露宿街头的野猫,用它的爪子刮动

一只不銹钢的空罐子,而她

只能去默默地啃食自己,以此缓解

心口的疼痛,她徒手拆毁自己,又企图

重新将自己缝合,曾经的她是那样的不可一世。(剩余20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