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河坊街(外二首)

沥青的今夜,已有蔷薇隔阻,

在步行人的视线尽头,风合起书页。

漫长的历史是一条暗河,

我们睡梦里消失的船从那里远去。

银河衰微,那观测它的人已变得分外久远,

久远,恍如,一匹野马被驯化的过程。

冗长的灯光

目睹了白塔的倒塌。能够爱些什么

以供今夜的好梦?河坊街,古老的铜钟坠入河里,

一千三百年后终于产生绝响。(剩余74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