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会再有新的消息

不会再有新的消息,不会再有新的人群

幸存者穿过铁幕的锈孔,为何只是重复那说

过千万次的话?

巍峨的主,拍拍她的肩头又把她合上

像对待一页过时的经书

我拿起祖国这枚棋子又放下

我从前厅走到门院

我以情人的眼光与之对视

——这个黑皮肤的女人,屋子里的不速之客

二十世紀冰冷的脚趾在她体内划旋

像把被历史(剩余14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诱惑
    北京文学 2012年01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