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古渡屐痕(散文)

波平,浪静。

温柔漂泊的,不是扁舟,是轮船。

相市古渡口,耒水柔波中,铁制栏杆的轮船竟有扁舟之秀美。

暮秋渡口,由不得人不想象,这儿的冬天将是如何一番景致?生于斯、长于斯,被世人誉为“诗魔”的洛夫,曾深情写道:“秋深时,伊曾托染霜的落叶寄意;春醒后,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回。”1949年7月,21岁的青年洛夫,不,那时的他还叫莫运端——站在相市渡口,挥手作别亲人与老屋,哪承想会一别39年!奔回古渡边的故乡,于融雪之时,心也定会沾满湿漉漉的哀愁与喜悦吧?难怪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剩余244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高明
    北京文学 2013年09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