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婚姻抑或第二性的围城

——评《婪尾春》(点评)

波伏娃《第二性》一个重要的观点,即女性是被塑造的。性别差异性从自然差异到社会差异,体现在对性别身份的认知、规定和塑造。其实,作为社会人,无论女性、男性,都是被塑造的。只不过,男性的被塑造,是在自己的话语中的塑造;女性的被塑造,则是在男性话语为主导的话语体系中被塑造。如果简单点说,也可以理解为女性默认了性别认知的规定性并被这种性别观念塑造而成。(剩余226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高明
    北京文学 2013年09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