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22年05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勤奋未必能够成功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都不容易。这首先得感谢我们的父母,是他们赐予我们生命;其次,还得感谢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赋予我们生存的机会、生活的空间。 为什么我们现在常常羡慕小孩子,因为他们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有父母给得这片天,挡住了好多外面...
品行丨忧郁的春天
春天的午后,于我经常是惆怅的。春光越是明媚,惆怅的情绪越是强烈,以致转变成忧伤。并不是那种思春的意思,其实要简单明了。似乎,仅一个想法,这样好的天,如何度过呢?而我大多数的日子是坐在户内。看着如此活泼美丽的天,无可挽留地一寸一寸过去,渐渐褪...
品行丨十里河滩的秋色
不知不觉间,十里河滩染上秋色了。 仿佛还在昨天,十里河滩仍沐浴着夏日的灿烂阳光,那河滩地上盛开的荷花,恣情地张开着它们各种色彩的花瓣儿,吸引得一拨一拨的摄影师们,用镜头潜心地捕捉着荷花各种瞬间的美丽。傍晚的桥头边,还有很多市民、游人和庄客,...
品行丨光阴里的大酉山
在我遇見大酉山之前,她浸在亿万年的光阴里,以一种深邃的格局存在。 我所说的深邃,不啻是大酉山独特地貌,还有她源远的一腔文脉。追根溯源,相传,早在二千多年以前的秦朝,专横跋扈的秦始皇焚书坑儒,一众有识之士,冒着杀身之祸,从彼时都城咸阳出发,迢...
品行丨我在南方的艳阳里看雪
很多年没看到雪了,即便有雪,也只是那种极细极细的雪花,落到地上,不一会就变成水。年初四的晚上,听陆虎的那首《雪落下的声音》:轻轻,落在我掌心,静静,在掌中结冰。一下子动心了,这个时候能去看一场雪,多好啊,窗外已经好久没听到雪落下的声音。 似...
品行丨本色平遥
“汾水长,晋阳照,我的家乡在平遥。”这是一首著名的歌《平遥家》。歌曲饱含深情,通过对平遥地标性建筑的介绍,展示了平遥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文化内涵及历史价值。阎维文高亢深情的歌声,将平遥的韵味演绎得淋漓尽致。 不久前,我来到了朝思暮想的平遥古城...
品相丨光之香
我遇见一位年轻的农夫,在南方一个充满阳光的小镇。 那时是春末,一季稻谷刚刚收成,春日阳光的金线如雨倾盆地泼在温暖的土地上,牵牛花在篱笆上缠绵盛开,苦苓树上鸟雀追逐,竹林里的笋子正纷纷胀破土地。细心地想着植物突破土地,在阳光下成长的声音,真是...
品相丨挑一块石头
老黄挑着两筐菜,走四五里地,赶集去卖。两筐菜150来斤,老黄挑在肩上,累却开心,一路上哼着小调。到了集市,菜卖了近200元,老黄用这钱买了一袋化肥,又割了点肉,买了两包盐,还有其他零碎的东西。 化肥有50斤重,放在筐里,正好。可是,问题来了...
品相丨心中无牢
一般人做事情,都有必须遵守法律的概念。法律是社会对一个人行为正当性的最低要求,即所谓的底线,一旦违反,就会付出代价,代价之一就是坐牢。世间有想吃美食、穿华衣、住豪宅的,还没有愿意坐牢的。 法律意义上之牢房是有形的,看得见,摸得着,很容易躲开...
品相丨春天里的盛大雪事
竟然下雪了。风信子早已捎来了春讯的这个早春,而今竟然下雪了,这场雪来得真是颇为意外。 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其实已经下过两次雪,第一次的雪不大,也不久,却已初现雪的风韵,站在城市的楼顶,一眼望去,一片白蒙蒙的。第二次却有些浅尝辄止的味道,噼里啪...
品相丨插枝梅花便过年
腊梅含金,像是专等在岁末压轴,为春节而盛开。郑板桥在《寒梅图》题诗中说:“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在江南,剪下一枝梅花,插在古朴的梅瓶里,几乎是春节必不可少的清供。但是,在北方人眼里,却是奢侈的。因为不多见。 记得汪曾祺先生在散文...
品相丨中和之境
父亲平时喜欢读四书五经。一次,我好奇地翻开了几页,在《中庸》一篇里看到了几句话:“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原来“中和”一詞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 平...
品味丨哑巴豆
玉米花是一种美味的童年食品。记得儿时最喜欢追着走街串巷的爆米花的匠人,他们肩扛一个炮弹似的工具,支起来后点上火,将一把黄豆或者玉米豆放进去,他摇动着这个爆桶,時间差不多的时候,“砰”的一声,他扭开了开关,里面的黄豆熟了,又香又脆,玉米豆变成...
品味丨春菜小记
春天一来就特别想吃野菜。这天就去逛家附近的菜市场,蔬菜区在二楼。我的眼光在寻常蔬菜里跳跃,想找到一些不寻常的面貌。 在一个摊上看见了香椿。主色调是嫩嫩的暗红,怎么看怎么舒服。有没有一种颜色叫香椿色? 老板是个壮小伙儿,穿着件花溜溜的夹克。 ...
品味丨 饸饹飘香
在整个陕北,吃饸饹乃是家常便饭,无论城镇、乡村、饭馆、农户,到处都有各式各样的饸饹,缘何延安城里的商家却偏偏要把它冠以“延长”二字,使其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品牌呢? 追根溯源,在过去那个艰苦的年代,恶劣的地理环境和靠天吃饭的农耕方式下生存的陕北...
品味丨白辣椒
下班回家,收到母亲寄来的一大袋干白辣椒。 母亲在老家的菜园里种了很多辣椒,辣椒挂满树时,挑出好的,选个晴好的日子,将辣椒晒成白辣椒。 我是在湘西的一座大山里长大的,老家的男女老少都爱吃辣椒,如果哪天餐桌上没有辣椒,就会觉得寡淡无味。会将白开...
品物丨冰雪的向往
有冰雪的冬天,对孩子而言多了童话般的美好,几乎没有孩子不对冰雪充满向往的。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冰雪是白色的,晶莹洁净,没被污染,为天真未凿的孩子心灵世界镜像的缘故。如果冰雪是五颜六色的,便不会有这种感觉了,起码对孩子而言,就失去了对纯净童话世...
品物丨春的脚步
谁能阻挡春天的脚步呢?该来的时候,她就悄悄地来了。那奇妙的脚步声,响在空气中,响在原野上,响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那是冰河开裂的声音,是天空飞来的鸟儿欢快的鸣叫声,是流水中鱼儿唼喋,是暖风里花儿吐蕊。 寒风还在呼啸,春天的脚步就已经在我们的身...
品物丨小鸟天堂
一 眼前,一個绿岛葱茏。如果有谁说这绿岛就是一棵树,你肯定不相信。怎么就是一棵树呢?分明是一片树林长在一个岛上。 说是将近400年前,村民在河中垒起一个土墩挡水,有人将一根榕树枝插在墩上,它便携着重重岁月盎然而生,直到根连根,枝连枝,交错纵...
品物丨观察一棵树
我家窗外的一棵大树被砍掉了一大半,听说有人称它挡住了日照。我是很喜欢那棵树的,因为在它繁茂的枝叶里躲藏着不少的鸟儿,这些看不见身影的鸟儿天不亮就开始鸣叫,生生地把一天天的日子叫醒了。 那是一棵杉树,在我家的窗外整整矗立了20年。我只记得最早...
品言丨善与恶
天地间只是一动,此动无终无始,不已不息。试问何以能然?而且此一动既是无终无始,不已不息,在如此长时期里,一往直前,日新又新,他将何所成就,叫人又如何去认识他?在中国传统思想里,似认为此动并非一往直前,而系循环往复。惟其是循环往复,故得不息不...
品言丨孤独是我们一生中无可避免的命题
孤独,是我一直想谈论的主题。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每天早上起来翻开报纸,在所有事件的背后,隐约感觉到有一个孤独的声音。不明白为何会在这些热闹滚滚的新闻背后,感觉到孤独的心事,我无法解释,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匆忙的城市里有一种长期被忽略、被遗...
品言丨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
作为一名普通士兵,与辉煌的胜利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个单薄的个体,与浑厚的集体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一位奉献型的女性,与整个家庭相比,我不重要。 作为随处可见的人的一分子,与宝贵的物质相比,我们不重要。 我们——简明扼要地说,就是每一个单...
品言丨光阴静美一扫杂念
在一个美好清宁的早晨,我偶然去了一趟辰山。万物沐浴在和煦的光照中,一眼望过去都是绿,一大团一大团的绿,一大堆一大堆的绿,在山里堆积、蔓延。 拾级而上,一棵翠绿的松树斜斜逸过来。松树枝干苍劲,枝枝杈杈一如鹿角;树干下,卧石旁,孤零零凸出一块长...
品言丨放空成了奢侈品
放空,俗话讲是走神儿,文雅讲是一场思想遨游,它时常出现在无聊的时刻。 哲学家海德格尔曾经用日常生活的场景来论述过无聊的三种形式。第一种是某人误了火车或者弄错了时刻表,不得不在候车室里进行漫长的等待。第二种是被邀请出去晚餐,寻常的食物佐着常聊...
品情丨长衫老者
我幼年时,家对门有条胡同,又窄又长,九曲八折,望进去深邃莫测。 隔街是店铺集中的闹市,过往行人都以为这胡同通向那边闹市,是条难得的近道,便一头扎进去,弯弯转转,一直走到头,再一拐,迎面竟是一堵墙壁,墙内有户人家。 原来这是条死胡同。好晦气!...
品情丨雪地上的脚印
吃完晚饭,你就一直在打电话,叫一遍不听,叫两遍不听,叫三遍不听,直到我吼:“你要打电话,就出去打!”砰的一声,你居然真冲出门去。 外面正下着大雪,我则愕然地坐在客厅,想起电影《绳索》中的一幕:淳于意对着自己“爱之深,责之切”的徒弟喊:“你给...
品情丨向小偷下跪的母亲
公交车里的人并不多,人们都无聊地望着窗外的风景。他盯上了一个带着小孩的妇女。那个妇女看上去是从乡下来的,穿着皱巴巴的衬衫,抱着熟睡的孩子,包挂在腰边,拉链微张着。 他轻易地就将一个用手帕包裹着的小纸包掏了出来,娴熟地将钱调到了自己的钱包里,...
品情丨孩子的星空
孩子们来到草原看星星。 星星好像是从地球飘到天空的一个又一个的白气球。气球的线断了,所以星星回不来。人们已经把星星忘了,星星却一直遥望着地球。如果地球上有人一直看星星,那么他们的目光总是会相遇的。星星想说的话也会随着目光慢慢传过来,当然,这...
品情丨眼泪是人间面积最小的湖泊
人一生下来就会哭,眼泪是神赐的礼物。 你多久没有流泪了,你是否已经忘记了眼泪的滋味?当你看透一些人一些事,你是可以变得更纯净的,那些人和事就像是过滤器,可以把岁月中的杂质都过滤掉。然后,你变得坚硬,在心的外层长了厚厚的保护茧,很少有什么人、...
品情丨仍怜故乡水
烧一壶来自故乡的水,泡一杯茶,那滋味远非一个“香”字可以形容。在一杯又一杯的品呷中,工作、闲读、写字、静坐,便因这水而与故乡血脉相通,融为一体。 抛却那方水土,离乡客居近二十年,仍喝不惯城里的水,总感觉寡淡无味,特别是瞅着壶底、杯底泛起的层...
品艺丨眼为什么望向窗外
无窗,不能说是房子,或屋子。确是,也往往会被形容为“黑匣子般的”…… 窗是一个象形汉字。古代通囱,只不过是孔的意思。后来,因要区别于烟囱,逐渐固定成现在的写法。从象形的角度看,“囱”被置于“穴”下,分明已不仅仅是透光通风之孔,而具有了提升房...
品艺丨画里阴晴
车窗外,雨洗过的茶场一片墨绿,像浓酣的水彩画。 细看,密密点点的嫩绿新芽在闪亮;古树老干黑得像铁;柳丝分外妖柔,随雨飄摇;桃花,我立即记起潘天寿老师的题画诗“默看细雨湿桃花”,这个“湿”字透露了画家敏锐的审美触觉。 湿,渲染了山林、村落,改...
品艺丨风情梨花
在春阳的烘托下,漫山遍野的梨花开了。梨树的花很繁,一片片洁白的梨花层叠相依,堆积成云,旖旎多姿。置身梨花树下,大片晃眼的白,缤纷一片,恍若身在仙境。柔軟的风夹着花的馨香,在清新的空气里弥散,深深地呼吸一下,淡雅的香气沁人心脾。 喜欢梨花白,...
品艺丨冰场上的歌德
德意志的夏天有多欢愉,冬天就有多乏味!这个地处欧洲中部的国家,冬季漫长寒冷,从11月起,天空总是一副阴惨沉郁的模样。 一 可就在那个还没有诞生暖气的年代,却有一位诗人,每年都渴盼冬天快快降临:“仁慈的冬天,你何时才来,冻住水面,我们就可以再...
品艺丨半旧之魅
黑白片《费城故事》开头,富家千金正要和未婚夫去骑马时,蓦然看到他那一身簇新的猎装,觉得他“简直像橱窗里展示的人”,立马把他扑倒在地,狠狠地弄了许多尘土,这才长舒一口气:“看,这样比较好看。”亦舒以着装刻画人物:他“西装半新不旧,腕表毫不夸耀...
品史丨应试榜外有真才
通过考试选拔人才,直到今天,仍是一种普遍实行的制度。但在历代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凡表现真才实学的,大多落实到应试榜外的角色上。《警世通言》第六卷《俞仲举题诗遇上皇》就讲了一个这样的故事。 这篇故事前面,用西汉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事迹作引,这二位...
品史丨在岭南“遇见”包公
我十多年前退休,之后客居岭南。那会儿我在学写毛笔字,不像现在这样早已兴致杳然,时任广东作协主席吕雷特地邀我去端砚产地肇庆看看。 我写毛笔字是闹着玩的,在外面别人设有“文房四宝”时,偶尔凑趣涂鸦,在家里就是拿个碗倒上墨汁和水,用不着砚台。朋友...
品史丨去大宋醉一回
800年前的宋朝,有血有肉,烟火气息浓烈。 辛弃疾闲居江西铅山瓢泉,看见有个人出门去买酒,回来的路上,那人边走边喝,一不小心喝高了,竟然记不起回家的路。他醉醺醺地坐在地上问经过的行人:“我家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了。”认识的人笑着摇摇头,用手...
品史丨唐朝雅俗:为梨花“洗妆”
说到春天的花儿,必少不了梨花。梨花极具观赏性,在唐朝,当梨花盛开的时候结伴去赏梨花是一种特别流行的风俗。北宋时的史学家王皞编过一本《唐余录》,里面还记载过唐朝人赏梨花有哪些讲究:“洛阳梨花时,人多携酒其下,曰:‘为梨花洗妆。’” 话说唐朝人...
品史丨向古人学习豁达
日间闲翻杂书,被一文所吸引,越读越觉之有趣,掩卷莞尔,冥想斯人斯时斯景…… 宦海沉浮,因言、因事被貶乃古之常事。那时的交通不便,却成就了多少的千古美文。这次所看之文就是北宋时一位叫王禹偁的官员写的。宋真宗宪平元年(998年)他因修《太宗实录...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