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文选刊

小品文选刊 (2022年01期) 电子版

类型:月刊  类别:文学小说
一本精选全国报刊佳作,荟萃时代精美短文的综合性文摘半月刊,具有思想性、文学性、趣味性。一刊在手,遍览全国报刊精萃小品。
原价:¥8.00   促销价:¥4.89
  • 促销信息
  • 全年订阅更优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录
卷首语丨还想吃你做的菜
前些时,有一四川来的朋友,我带他到乡下采风。中午在县城里,左转再右转,找见一个当地的小饭馆。待到上菜时,第一次来北方的南方朋友,还未等吃饭,脸上已露出既喜又惊的表情。 在他的眼里,这是第一次见识北方的粉丸子、熏豆腐干,第一次见识这些满满是烟...
品行丨亲亲雪城
俄罗斯人唱的那首“五月美妙五月好,五月叫我心欢畅”的歌曲,黑龙江人特能理解。的确,古人说塞北这个地方,是“孤悬绝塞,马死人僵”。至少在先前,这话夸张的成分是很小的。黑龙江的寒冷期差不多占了全年的一半儿。例如,哈尔滨的“春”几乎同俄罗斯的西伯...
品行丨古镇的月亮
远处青山托起一轮亮晶晶的月亮,洁白的月光洒落在古老的青砖绿瓦上,这连绵不绝的山岳,这古老的小镇,在月光下,罩上了一层神秘的薄纱,以一种神奇的魅力,吸引着我们。 我来广西贺州黄姚古镇的次数已数不清了,夜间游览却是第一次。断黑,华灯齐明,窄窄街...
品行丨东坡的雪堂
南宋洪邁的《夷坚丁志》卷第十八有《东坡雪堂》,关于修建的地址,是从一个梦开始的。黄州(今湖北黄冈)人何琥,是东坡的门人何斯举的儿子。金军南下后,他寄居在鄂州(今武汉武昌)的江边,每年的寒食节,他都要回故乡扫墓。 宋高宗绍兴戊午年(公元113...
品行丨黄河之水天上来
读过许多描绘黄河的诗句,总觉得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句子最为形象,也颇有气势。直到后来我目睹了黄河,更觉得李白的诗句是神来之笔…… 那年夏天,正是雨水丰沛的季节,我来到壶口瀑布。曾听人说过:这里有“千里黄河一壶收”的奇观...
品行丨绍兴的故与新
十年头尾两次来到绍兴,都是借鲁迅先生的名义。十年前是来领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这次是在先生诞辰140周年之际来参加纪念活动。 来绍兴是要去兰亭的,十年前也去了,不过那时只顾着玩,身着汉服附庸风雅,体验曲水流觞的雅集与盛会。而今再来,已然“无我...
品行丨宗角禄康观鸟
对于鸟来说,布达拉宫后面的宗角禄康公园是它们的天堂。 有被放生的鸭,更多的是匆匆过往的野禽,它们中有斑头雁、棕头鸥、红嘴鸥、鸳鸯、绿头鸭等。 这个冬日的上午,我转过布达拉宫的面前,沿着它的身边,走进宗角禄康公园,踏上水边的小石板路。 太阳已...
品相丨沏茶和饮茶的最高境界是自然
要出遠门,当然要准备好茶叶,至于要不要带个茶盅,犹豫了一阵子。对惯于旅行的人,行李中的每一件物品都计算过,判断是必需,方携之。沏茶总不会是个问题吧?最后决定,还是放弃了茶盅。这一来可好,往后的一些日子,这个决定带来许多麻烦,但也有无尽的乐趣...
品相丨鲁迅的朋友和敌人
有人问:如果鲁迅生活在你的身边,你愿意和他做朋友吗? 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反了,不是我们愿不愿意跟鲁迅做朋友,而是鲁迅愿意不愿意跟我们做朋友。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他很念旧,中国人传統的好习惯他都有,他又喜欢和老百姓、普通人打交道。他也特别嫉恶如...
品相丨乡村的冬天
我一直在思索着乡村的冬天是由那些元素构成,面对现在那些如同森林般楼群矗立的都市生活,思绪总是不自觉地飞到时光背后,想起那些儿时以草垛和炊烟为记忆的乡村冬日。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漫天飞舞的雪花,山塬白茫茫的一片,無限氤氲起苍茫与辽阔的意象空间...
品相丨一个少年的小镇时光
那时候我十二三岁,喜欢穿白衬衣和白球鞋。白衣胜雪,情怀如诗,那时的一切,仿佛都是那首怀旧歌曲《白衣飘飘的年代》的旋律,那么纯朴自然。我最向往的,就是去一趟小镇。 小镇其实是三个村庄的交界之处,因为地理位置特殊,逐渐发展成几个乡村的经济中心,...
品相丨平淡的喜悦
说道“普通”,若从生活样貌和處境来看,总是特别想摆脱旧俗,期待出众,想超越庸常的平淡与平凡。眼前那些琐事,总不称心,达不到满意的程度。 时光飞逝,正所谓“一弹指六十刹那”。毕竟,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转身,自己乃至身边的...
品味丨爱上燕麦早餐
早餐一定要吃,否则会酿大祸,这绝非危言耸听。不妨先讲讲我三十多年前的糗事。那是初秋的中午,我匆匆赶到淮海路的一家餐馆,还没坐下就晕倒,吓得朋友魂飞魄散。后来听好友说,当班经理很淡定,让伙计冲了一杯糖水给我喝,不一会儿,我就恢复知觉了。果然如...
品味丨江南鸭肴“悬念”多
一 寒意正浓,上海人心心念念吃大闸蟹了。还有一样美食也是一期一会的,那就是鸭子。 长三角地区河汊网布,水田肥沃,养鸭是农耕文明形成的传统。作家汪曾祺在《故乡的食物》中写道:“我的家乡是水乡。出鸭。高邮大麻鸭是著名的鸭种。鸭多,鸭蛋也多。高邮...
品味丨京城酒香
夕阳西下,万家灯火,醉眼微张,怡然自得;末了,倒头一觉,养精蓄锐,明日再为生活奔走。说实在的,在这些人的生活中,什么也比不上二锅头带来的歡欣和愉悦呀。 早就听说,北京的二锅头酒,跨进了人民大会堂,上了国宴。很遗憾,我对二锅头酒的真实情况,无...
品味丨椒蒿
五月的角,六月的蒿,七月八月当柴烧。此为北疆说椒蒿的顺口溜,意思是,在六月里吃椒蒿最好,过了这个月份,椒蒿便长粗长老,不能食用。 在新疆,经常听到人们用民谣、顺口溜和谚语讲述食物,譬如“一口香,一碗饱”“哪怕活到中午,也要准备晚饭”“马是男...
品物丨故乡红叶
香山的红叶,我是赏过的。第一次赏香山红叶,我正上着一所专业院校,适逢红叶盛季,满山皆红遍,同伴便惊叹不迭。 但我只感到亲切,并没有难抑的惊奇。因为我觉得,故乡的秋天,也是红叶满山、流丹溢彩的;而且,山脉绵亘,红到极远遥的地方,比香山来得有气...
品物丨看云
国庆长假,与朋友去郊区玩,躺在草地上,仰望蓝天,天空格外明朗,空气特别清新,一阵醉人的微风吹过,似有秋天的一丝凉意。南国的秋天自然不像北方那样秋意浓浓,但这微风却也让我感受到秋天已至,看着一望无际的天海,白云似鱼儿在洁净的天海里悠游,让人心...
品物丨苔香满衣
“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王维的这两句诗,读来颇有禅意,一股幽幽的古意,绿油油的,没来由地泼进你的心田。 苔,是时间之物,是岁月留存的吻痕。它入乎道,近乎禅。它,点化万物,化腐朽为神奇。破敝的木门,伴以青苔,就有了机趣;呆头呆脑的顽石,覆...
品物丨冰是水的骨头
北方的冬天,常常是万里雪飘、千里冰封。从滴水到小溪,从池塘到河流,都悄悄凝固了。 水,凝固了,便成了冰:冰针、冰芽、冰花、冰笋、冰凌、冰枝、冰挂、冰柱、冰塔、冰帘、冰廊、冰瀑、冰洞、冰坝、冰丘、冰床、冰川……这千姿百态、巧夺天工的冰,是大自...
品情丨一片幽情冷处浓
1952年,姐姐带我和弟弟在联友照相馆拍的第一张照片又到鲜鱼口,这条比大栅栏的历史还要悠久的老街。前些年,鲜鱼口被整治一新,成了传统小吃街,在力力餐厅和通三益果品海味店的位置上,原来有一栋二层小楼,那里是“联友照相馆”。 我站在联友照相馆的...
品情丨出门,走向风雪
2021年11月7號这一天,立冬。万物之“藏”,从即日开始。 这一天,北京地区下了大雪,瑞雪纷飞,孩子们将洁白的雪捧在手里,仰面向天空中抛撒,仿佛是参加一场雪的庆典,阵阵欢笑,透露出心中的喜悦,人们用喜悦的心情迎接着这场初雪。而我对这样的天...
品情丨月是故乡明,心安是归途
舷窗外一片漆黑,机翼上的航行灯闪烁不停,在寂静的夜空中,这些许的微光显得格外温暖。此刻,我正飞越北极上空,向着家的方向前行,马上就要投入伟大祖国母亲的怀抱,阔别三年的祖国已在天涯咫尺。 近乡情更怯,不觉间泪水已模糊了双眼。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
品情丨做父母的倾听者
昨天儿子偷偷向我诉苦:姥姥太唠叨了,受不了。我听了微微一笑:受不了也得受! 母亲今年七十五,耳聪目明,身体硬朗,记忆力比我都好,多少年前的往事记忆犹新。母亲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生活,独自住在老房子里,所以每隔几天我就会过去看她,顺便听她唠叨唠叨...
品情丨父亲的烟头
推开窗,柔柔中带有丝丝凉意的风掠过,不经意间,一片发黄的叶子飘然落下,抬头看看天空,微醺的树梢告诉我秋天到了。下楼,仔细端详那片落叶,叶脉渐渐清晰,叶肉渐渐饱满,记忆回放,一个老人慈祥的模样隐隐呈现在叶子上,父亲、父亲,您还好吗?我好想您。...
品言丨一条河的时间书
那个艳阳高照的秋日,我在吕家坪镇,遇见沈从文《长河》中的锦江河。 换作平时,与一条河的相遇,我起初的印象,总是停留在浅显层面。很多时候,我的匆匆来去,有点浮光掠影的意味。细想,人这一生,会与许多江河劈面相逢,印象深刻能有几许?与锦江河的会晤...
品言丨在路上
这几日,我无端地对自己惯常的生活状态产生了怀疑。每日忙忙碌碌,不是在键盘上飞快打字,就是上楼下楼,出门进门。很多时候,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多数的回答是:在路上。 我总在路上。去开会,去赶飞机,去赶火车。风尘仆仆,步履匆匆。我在尽最大...
品言丨长翅膀的种子
曲径通幽处,流水潺潺,野趣横生。鲜艳的花朵叫巴西野牡丹,鲜艳的红伞伞是美味滋补的高端食材,在云南普洱的万掌山林场,新鲜的植物与新鲜的客人互相问候,新奇与热情像雨后绿叶上欲滴的露珠。 我们仰头细数一棵思茅松的年龄,十一,十二,十三……林业专家...
品言丨自己的桃花源
系列纪录片《文学的故乡》中,有一组镜头是记录作家阿来在他的家鄉川藏高原上拍摄植物花草的。他双手抱着一部单反相机,为了找到最佳拍摄角度,竟然实笃笃地趴在山坡上。那种敬业的劲儿,丝毫不亚于写小说。 原来,从2010年开始,他就一直关注和着迷于拍...
品言丨简约之美
我的朋友,新近对住房进行了装修,扔掉了大橱小柜,只做了一排壁橱,客厅只放一张三人沙发,一张茶几,一台电视,显得简约而又整洁;卧室也只是一张床,一张写字台,一个书橱,里面陈列着一排排书籍,实用,简单而又温馨,洋溢着淡淡的书香。 “该扔的都扔了...
品艺丨我的梦开始的地方
从中国的版图上看,我的出生地漠河居于最北端,大约在北纬53度左右的地理位置上。那是一个小村子,依山傍水,风景优美,每年有多半的时间白雪飘飘。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漫长的寒冷。冬天似乎总也过不完。 我小的时候住在外婆家,那是一座高大的木刻楞房...
品艺丨李渔的名号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从小镇被安置到省城一个文化单位专业写作,在其中的戏剧研究所,知道了李渔。 李渔最早的名号让我印象深刻,原名仙侣,字谪凡,号天徒——仿佛是对他人生的预言。 在略带夸张的记叙中,李渔简直有些奇特:襁褓识字,四书五经过目不忘;...
品艺丨文人画的打开方式
三年前的夏天,胡烟从北京到无锡,专程到我的蒲园来看菖蒲。我们是初识,平淡地闲谈了大约半天时间。回京后,她的散文《夜访菖蒲君》却写了一万字。读后,我意识到,表面淡,其实她心里涌动着对菖蒲的深情,非常炽烈。她是那么敏感的一个人,而且追求的人格理...
品艺丨鸟天堂里的壮美与辽阔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飞过”,读周晓枫散文《鸟群》,我想起了泰戈尔《流萤集》中的诗句。鸟的一生美丽而高贵,飞翔是为了赶赴蓝天对它的邀请,它作为天空的使者,为大地和人类带来云端的讯息。 读周晓枫的散文,体会最深最强烈 的是其中鲜明的诗性品...
品艺丨寒夜客来茶当酒
今年的立冬,北京准时下了一场雪,这是往年所罕见的。雪之大,随着北风飘,令天地一白。雪后,温度慢慢回升起来。晴朗的太阳照着屋檐,雪化得极快,不过三天,已经完全消失了踪迹。 反而小雪节气前的几日,竟像初春般温暖。天空蔚蓝,日光柔和,柳叶还没褪尽...
品史丨超越李杜的天才
“老夫聊发少年狂”。其实,苏轼写这首词的时候在山东密州当行政长官,那时他才四十岁。按今天的标准来说,应该是青年,居然敢称老夫。这也许是宋朝的风气,年纪稍大一点,称老就容易受人尊重。欧阳修才四十岁左右,就自称醉翁。 当然,那时人的寿命比较短,...
品史丨汉元帝年间的瓦
傍晚时分,数十块瓦片,装在泡沫盒子里,被主人端上来。我们开始认识这些瓦片,用手小心地触摸。人群中发出惊讶声。哦,这就是汉瓦,这就是昭君墓的汉瓦,这就是青钟村昭君墓的汉瓦。啊,头一次见,不,是头一次见到昭君墓的汉瓦。断片,残损,粗粝,看上去有...
品史丨俯仰人间今古
与重阳结缘的诗人,首推陶渊明,留下一堆典故:嗅菊篱下,白衣送酒……就连常用的龙山落帽也和他相关,孟嘉是他外祖父,他的家鄉自然也成怀古胜地。唐蔡孚《九日至江州问王使君》:“九日浔阳县,门门有菊花。不知今送酒,若个是陶家?”(旧题王勃,“不知”...
品史丨“西南”陋室
钱穆先生,在八十高龄时,写下回忆录《师友杂忆》。其中,对三十多年前,西南联大几位教授同挤一室之事,记忆犹新。 卢沟桥事变后,清华、北大、南开的师生为避战火,开启了南迁之路。先于长沙,成立临时大学,文学院暂且落址在衡阳南岳。 这一天,钱穆登山...
相关杂志
订阅全年
小品文选刊
订阅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权益
①该本杂志即日起至未来1年内所有更新电子版杂志的使用权限;
②赠送该杂志的所有往期的杂志的使用权限,有效期1年。

全年订购价格: ¥58.68

登录龙源期刊网

温馨提示:

1.点击网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钮可以为您的账号充值

2.充值金额可以选择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购买网站上的任意杂志或文章

还没有龙源账户? 立即注册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购买杂志

小品文选刊

杂志价格:¥4.89元

  • 微信扫码支付
  • 当前余额:¥100.00

    去充值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