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邮局里的736个“窃贼”

英国邮局标识。
2021年4月23日,英格兰及威尔士上诉法院撤销了对39位邮局代理商的有罪判决,受害者及其亲友为此欢呼。

“全英最值得信赖的品牌”,这是英国邮局在官网的自述。

从2000年至2014年,英国邮局因怀疑736位代理商在账户管理系统“动手脚”,私吞公款,以盗窃、欺诈和做假账等罪名将他们送进监狱。然而,真相最终被发现,所谓“盗窃”纯属虚构,真正的“窃贼”是邮局采用的管理系统软件存在漏洞。这起案件被称为英国最严重的错案之一。

20多年过去了,被冤枉者的两鬓长满白发,人生中多了妻离子散、倾家荡产的遭遇,但他们仍不放弃,要为自己讨个说法。

“罪人”

菲尔·考恩和妻子菲奥娜是爱丁堡的居民,原本经营小型加油站和五金店,在2001年当上邮局代理商。

英国邮局有360多年历史,是英国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上世纪60年代其分支机构大约有2.5万个。进入新世纪,在信息技术的冲击下,邮政业务量骤减,连年亏损。为节约成本,邮局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让普通民众做代理商,但他们不属于邮局的正式雇员。民众可通过邮局代理商领取养老金等。

2004年1月,考恩在操作邮局提供的账户管理系统时发现,自己代理的养老金账户数额有误,总是少钱。1个月后,缺口已达3万英镑(当时1英镑约合15元人民币)。本着负责的态度,考恩将此事报告给了邮局总部。

几天后,三名身穿西服、打着领带的男子找到考恩。他们是总部派来的调查人员。一进门,这些人就气势汹汹地质问:“那些钱去哪里了?你用它们做了什么?”他们将保险箱里的钱、库存商品和设备通通带走。临走前,调查人员告诉考恩,他被取消代理商资格,所开设的代理网点必须关门。

菲尔·考恩一家。
珍妮特·斯金纳(中)得知自己的罪名被撤销后喜极而泣。

考恩说:“這些人一开始就认定是我拿了钱,甚至根本不问我账户管理系统错误的事情。”让他恼火的是,调查人员还怀疑菲奥娜是同谋。考恩后来从其他代理商口中得知,他们的配偶也被调查。这已成为调查人员的套路。

很快,针对考恩的指控被撤,但菲奥娜依然被指控做假账。邻居得知此事后,不再光顾考恩家的加油站和五金店,他家的窗户常被人砸坏,还有人朝菲奥娜吐口水。多重打击之下,菲奥娜患上了抑郁症。

考虑到妻子的病情,考恩贱卖生意,搬到了其他城市,可菲奥娜的病情越来越严重。2009年1月,她因酗酒,再加上服用过量抗抑郁药和感冒药,在睡梦中死去。考恩认为,虽然邮局的指控不是造成菲奥娜去世的直接原因,但此事让她一直心情郁闷,才导致了后来的悲剧。

珍妮特·斯金纳与考恩有着同样的遭遇。

斯金纳是一位单身母亲,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她把开设邮局代理网点视为最合适的谋生手段。2006年,因代理的账户里少了5.9万英镑养老金,她被起诉伪造账户,企图私吞那笔钱。律师建议斯金纳先承认做假账,以换取法官对她从轻发落,争取判缓刑。斯金纳认为,自己从来没有伪造账户,也不存在私吞资金的事情,但她不想进监狱,犹豫中听了律师的建议,选择认罪。

2007年2月,法官裁定斯金纳私吞养老金,因数额过大不考虑缓刑,她被判处9个月监禁。

当法官宣布斯金纳“有罪”后,她意识到人生被彻底改变了。入狱第一晚,狱警可怜她的遭遇,允许她和孩子通电话,可孩子们不愿喊她“妈妈”。服刑10周后,法院考虑到斯金纳是单身母亲,准许她假释出狱。但斯金纳的噩梦还在继续,邮局向她索赔1.15万英镑。她只好卖掉房子,交完赔偿金后手里的钱所剩无几。

喊冤

斯金纳以为,自己要背负“罪人”的名声一辈子,“我必须学会忍受一切,回顾过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但有人并不想认命。

阿兰·贝茨是“正义联盟”的组织者,也是问题软件的受害者。2000年年底,贝茨发现自己管理的养老金账户有问题。“几周内就少了大约6000英镑。”他多次致电邮局,表示自己从未私吞养老金。邮局直接通知贝茨,其代理商资格被撤,代理网点被关。他必须还清少掉的6000英镑,还要交赔偿金,不然将被起诉。

“正义联盟”的组织者阿兰·贝茨。

可这次,邮局碰到钉子了。

贝茨认为,钱不是自己拿的,还要扛下所有的责任,这不公平。他开始给大大小小的媒体写信,讲述自己的遭遇。绝大部分信件都如石沉大海,只有一家电脑刊物的记者回复了他。他从记者那里得知,像他一样的邮局代理商还有很多。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