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亲历:欧洲能源危机有多严重

2022年9月1日,德国柏林地标之一勃兰登堡门的夜间亮度明显降低。这是德国实施节能新规的第一天。

“甜过了。”蛋糕入口后,德国的缪女士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是她常买的一款蛋糕,店家的出品向来稳定,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她很快反应过来:作为燃料、动力的能源价格上涨,导致面粉、鸡蛋的生产和运输成本增加,拉高了价格;店家要保持蛋糕重量与售价不变,只能多放价格相对低廉的糖。

能源危机,这个看上去宏大抽象的词,正在无声地改变着欧洲民众的日常琐事。它不只是变甜的蛋糕,还是久久没发货的壁炉、不再明亮的街道和一张张令人“崩溃”的账单——几乎关系到生活与生存的一切。

西方国家对俄罗斯施压的后果经过层层传导,最终压在了欧洲普通民众身上。10月下旬,《环球人物》记者找到了身处其中的人们,听他们讲述正在和即将经历一个怎样的冬天。

德国,“温暖”的代价

欧盟有27个成员国,欧洲国家的数量则更多。它们的能源需求与结构不同,对外部能源尤其是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程度不尽相同,故而“寒意”不均,过冬情态也各异。

缪女士所在的德国,今年年初还有约55%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属于欧盟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国之一。四五月间,她开始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关于天然气短缺、呼吁民众节约能源的消息,越来越密集地出现在新闻中。

今年缪女士家一共购买了5.3立方米木柴,包括4.3立方米云杉和1立方米山毛榉。这是其中的一部分。(图片由缪女士提供)

连她土生土长的德国丈夫都说,从未见过这种报道阵仗。这时距离德国总理朔尔茨等欧盟国家领导人拒绝俄罗斯提出的“购买俄天然气须用卢布结算”的要求,刚刚过去一个月。

缪女士一家居住在德国西南部的布伦茨河畔金根,冬季最低气温可达到零下10摄氏度,以往都是靠天然气取暖。过冬替代方案是什么?她首先想到的是烧木柴,方便、经济,最重要的是相对易得——德国有近1/3的国土面积被森林覆盖,全国所烧木柴约80%可来自本土。

德国联邦能源与水业协会数据显示,2021年仅有不到6%的德国家庭靠烧木柴或木柴颗粒取暖。但眼下,这种看起来与现代工业文明相去甚远的取暖方式,正以极快的速度“复兴”到供不应求。从今年春夏开始,缪女士寻觅了当地的多个木材交易工厂,一无所获。售货员告诉她,不是钱的问题,“没有货了”。

最终,缪女士以数倍于去年的价格,辗转买到5.3立方米的木柴。“就拿一立方米云杉的价格来说吧,去年年底是30欧元(1欧元约合7.22元人民币),今年四五月份是70欧元,过了一个月又涨到85欧元;现在,这个数字变成了100欧元。”

烧木柴需要加装壁炉。7月下旬,已经在德国生活了18年的缪女士订购了人生中第一个壁炉。它有米白色主体和黑色炉门,造型简单大方,不过至今没有到家——网站订单显示,4到6个月后才会发货。安装公司则告诉缪女士,今年预约已满,估计最快明年2月可以上门。“所以,我要到明年2月才能烧木柴取暖吗?”

到了8月,德国已经排除了批准“北溪—2”天然气项目的可能性——这一项目原本计划绕过乌克兰等东欧国家,将俄罗斯的天然气直接输送至德国,以此降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对能源供应的影响。剩下的俄羅斯向欧洲输气的主要管道“北溪—1”也是“命途多舛”。“新闻上说,‘北溪’要么断供,要么维修,天然气时断时续。”缪女士只好又购入了热泵,一台由电力驱动的制热器,工作原理与空调相似。但等待安装的队伍同样排到了明年年初。那时,她家里的太阳能电池板应该已铺设完成。

看到9月26日“北溪—1”“北溪—2”天然气管道发生泄漏的消息后,缪女士第一反应是“雪上加霜,大家必须寻找取暖的替代方案才有可能安全度过这个冬天”。她继而感慨:幸好三管齐下,到了明年年初房子供暖就有保障了。

这些2023年才能到来的温暖是明码标价的。缪女士给《环球人物》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壁炉包含安装在内,花费近5000欧元;热泵、太阳能电池板都是近两万欧元;再加上木柴,合计花了5万欧元。

高昂花费的前提是缪女士与丈夫都有着不错的收入。“我们的工资水平在德国大概能排在前5%,但也觉得这是一笔很大的支出。”而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德国全职雇员的平均税前月收入为4100欧元,取暖的负担可想而知。

缪女士把取暖视作一场“持久战”。她已收到通知,进入11月,天然气价格将从每千瓦时0.08欧元涨到0.18欧元。“根据这一涨幅推算,壁炉用两年就回本了,热泵大概需要10年;太阳能的话,差不多20年回本吧。”

在德国更南部的慕尼黑,中国留学生安琪也发现,生活中一些习以为常的东西正因能源危机而逐渐改变,比如城市照明,这是最早引起她注意的。欧洲有相当一部分电力来自燃气发电,所以天然气涨价一段时间后,电费也开始上涨。她实习的公司重新装修时,曾在大门处加装了极具辨识度的灯带,但“这个灯带今年都没有开过”。傍晚回家的路上,整个街区也仅有路灯亮起了。街道两旁的商店从前打烊了还灯火通明,如今都一片漆黑。

关掉不必要的灯,这是德国政府推出的节能措施之一。7月29日,德国首都柏林开始在夜间正式关闭一批公共设施的外部照明,熄灯范围涉及胜利纪念柱等一系列著名地标和景点。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