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在南疆铁路,怀念一个亲人

一定要去的,去看看,南疆的铁路

泪水淌过脸颊,垂柳和胡杨树

布满了羽裂状的伤痕,透过风雪

红景天用血色见证,光阴冰凉

每一个小站,中途都有断流

从吐鲁番到库尔勒,奎先隧道

跨过时间大壑,回不去了

怀乡的人,把自己变成远方

致礼,回礼,做出立正的姿态

陈其贵的父亲,也是当过兵的人

儿子不在了,做梦不分时辰

母亲的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

流过褶皱的手背,其实逢年过节

都给他烧了纸钱的,陈其贵的哥哥

说这话的时候,腊梅开得正香

姐姐走过去,花瓣里的雪就化了

姜維彬,现居四川泸州。(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