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古田啊,古田(外一首)

圣地从来就很简朴

让一幢普通的客家民居走进教科书的

是1929年冬天的一场邂逅

是漫天冬雪与廖家祠堂黛黑瓦片的一次邂逅

是蕭萧黄叶与松软泥土的一次邂逅

是衣着不整的红四军在古田山坳的一次邂逅

1929年冬天的这场邂逅

是走下井冈的朱毛红军与闽西的一次邂逅

是新泉的一湾温泉泡洗泥垢之后

让一支军队开始改变脾气的邂逅

夜深了,战士的梦儿

高高挂在屋后的那片树林

朱老总从士兵处谈话后回房彻夜思索

透过窗户隔壁传来清脆的声音

那是毛委员在伏案奋笔疾书《古田会议决议》

祠堂里的煤油灯光照得小厢房一夜无眠

同在思索着一个政党和一支军队的走向

是枪指挥党,还是党指挥枪

不能让枪的准星出现偏差

不能让握枪的手软弱无力

从迷茫的问号到争论不休的省略号

终于在晨光中迎来最后一个感叹号

搁下笔的毛委员披衣而出

向梅花山间第一缕曙光

投以胜利的目光

把游击习气升华到军纪号令

是荡气回肠的1929年12月那个冬日

是廖氏宗祠里连续二日来爆发的

满堂掌声

从掌声里走出祠堂的朱毛

再一次紧紧握手

这历史性的一握定格成为军魂

——党指挥枪

从此,握枪的手不再犹豫

从此,一支军队的眼睛更加雪亮透明

草鞋

静物无声,只有高悬于陈列馆

或塑之于纪念碑

方能凝聚住一代代人的目光

把时光定格

把历史浓缩

把眼睛擦亮

草鞋很结实

革命根据地的一草一木

老区妇女手中的一针一线

这饱满的温度覆盖着草鞋

让饥饿贫穷的苏区喜欢

让赤脚的中国工农革命喜欢

草鞋是船,驮起过南湖上第一批共产党人

草鞋是火,点响了南昌城里的第一枪

一路的坎坎坷坷一路枪林弹雨

它知道主人足下的方向

那踩低了雪的高度

那测试过河水速度

那探寻过沼泽地深度

那踏过无数战友鲜血的草鞋

驼起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奇迹的草鞋

哦,像火种一样在大地行走的草鞋

是天空与大地上吹不散的云朵

就这样,小米加步枪的红军将士

脚下传递着草鞋的信念

走过井冈山古田山凹走过延河水西柏坡

爬过雪山淌过草地脚下生风脚步坚实

赶走了穿皮鞋的军阀和太阳旗

此时,躺在博物馆里的草鞋

可以好好终了一生了

不,它还在说话

草鞋里走出来的中国革命

昭示着一个永恒的真理

胜利,来自草根,来自坚贞,来自戒骄戒躁

邱德昌,现居福建龙岩。(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