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钵盂之上

雷峰塔

你最终是垒成在钵盂上,覆手

就倾翻潴留千年的云雨。我的身体

是另一种悬挂的恐怖——赤条条穿着白

被西湖化缘而来的宝塔砌起七层。每一世

我冒雨去捕捞姻缘,偷盗的心肝就在查获时

翻下水底。即使是修个同船渡,传奇也只是悬置、

风干得一丝不挂——夫君再三到佛前

闲耍,妖媚娘

就在带累里唤作死冤家。不如凫水到对岸,

借着走私的

惊险,引渡欢愉的错认或纵欲的堆叠——用你的横梁

挑起闺房的帐幔,许多恩爱倒吊在怀疑的终点处。(剩余112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镜花
    上海文学 2015年11期

    上海文学

  • 夜车
    上海文学 2015年11期

    上海文学

  • 英雄
    上海文学 2015年1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