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追思傅敏君

两年多前,我听说傅聪离世的消息,想到久未联系的傅敏一定会很悲伤。我约了时间去看望他。没想到他竟记不得我了。我只能与他太太陈哲明聊天。他坐在一旁不怎么说话。后来我们一起到附近的必胜客吃午饭。我看他吃牛排吃得很香,也很利索,想他身体应无大碍。他自言自语说:“陈丹晨,我记得这名字。”哲明说:“你来,我们很高兴。(剩余280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刺青
    上海文学 2013年09期

    上海文学

  • 罐子
    上海文学 2017年06期

    上海文学

  • 跑货
    上海文学 2024年05期

    上海文学

  • 过河
    上海文学 2024年05期

    上海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