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没有药神,我们做彼此的神


打开文本图片集

索那瑜

世上有神嗎?我不信神,但相信超乎预期的奇妙事偶尔会发生。

我的朋友小娜在印度乡下的44岁表哥发生严重意外,伤了脊椎,胸部以下瘫痪,肋骨刺穿肺部,在乡间简陋的医院待了17天才能移动到大城市的医院开刀治疗。

不幸之事接二连三,表哥在医院发生头部黑霉菌感染,又开了两次刀抢救,最后医师移除他的眼睛避免扩散至脑部。(剩余105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