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夏虫不可语冰


打开文本图片集

三叔不务正业,爱赌钱,好喝酒,欠了赌债,就逼祖父替他还,祖父无能为力,作为兄长的父亲却不能坐视不理,只能遂了他的意。三叔酒瘾犯了,就偷喝母亲的月子酒(一种专门为新产妇和月子期妇女准备的酒),偷杀母亲养的鸡鸭去下酒。发酒疯时,他经常操起扁担打父亲。父亲打不过一身蛮力的三叔,有时被打得鼻青脸肿,有时被追着满村子跑。(剩余130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目录
monitor